【明報專訪】好青年荼毒室 × 城市當代舞蹈團 跳出框框 哲學舞起來

誠邀您加入我們的Patreon計劃,成為會員後登入網站即免廣告![可按此]

Spread the love

【明報專訪】

  近日舞蹈表演《哲學係咁跳》,尚未上演已引起不少討論。城市當代舞蹈團邀請好青年荼毒室(哲學部)(下稱荼毒室)創作及演出,表演名稱也是從他們參與的節目《哲學係咁傾》改寫而來,不懂跳舞的哲學人在舞台表演跳舞,有什麼好看的?為何和《停格中的塑像》一起上演?且聽舞團藝術總監伍宇烈道來。

  此節目的緣起,其實就是城市當代舞蹈團邀請荼毒室,宣傳原定年初上演的作品《停格中的塑像》。伍宇烈說當時想他們介紹亞里斯多德哲學中的情感(pathos)和人格(ethos);後來因疫情延期,場地等安排有變,與同事商量時想到既然已聯繫了荼毒室,「不記得誰人這樣大膽,說了句,不如他們做一台騷囉」!同事間反應不俗,後來就敲定《哲學係咁跳》節目。

 

婆婆彎腰推紙皮 也是舞蹈

  伍宇烈也覺得,荼毒室推廣哲學,和城市當代舞蹈團推廣舞蹈的理念契合。「舞蹈在生活中,哲學其實也在生活中;然而舞蹈很難明白,哲學也是,好像不是這麼平易近人,但是這班人(荼毒室)令哲學(在大眾心中)和生活拉上關係。」對很多人而言,付錢在劇場觀看的舞蹈表演才是舞蹈,但伍宇烈認為從一個人走路的身姿也可看出舞蹈來。「舉例說一個婆婆彎腰,推着紙皮走過,這個情景她的身體在說故事給我聽,在我眼中這是舞蹈。」

  本來舞蹈表演,就是看舞者以身體說故事,伍宇烈覺得如果人能夠欣賞別人的身體,就能以不一樣的方式感受世界。不過記者疑惑,是否擁有技藝和知識的舞者,才有如此視角觀看身體,與普羅大眾有距離?伍宇烈回應,觀眾的狀態影響他們怎樣看表演,心能「靜」下來,才能讓「動」的身體影響、感動自己;創作者也有呈現的責任,他們和觀眾共同分享表演中交流的責任。

  藏族編舞家桑吉加的作品《停格中的塑像》,啟發自他在羅馬生活時看雕塑,從靜止的雕塑中看到動作與靈魂,雕塑如何凝固人的狂歡與沉思等。伍宇烈指如此理解雕塑可能很抽象和哲學。記者猜對節目有興趣的觀眾,應該不少本來就喜歡舞蹈;相比之下《哲學係咁跳》會吸引較少看舞蹈作品的觀眾入場,呈現由素人,亦即不太會跳舞的人表演舞蹈。當這兩類型觀眾同處劇場看完整個節目,會帶來什麼火花?能否藉此機會拓展舞蹈表演的觀眾群?

 

  那為什麼不請普通素人表演,一定要邀請荼毒室成員參與?伍宇烈欣賞成員的形象,他們都是願意分享的人,更說︰「我好奇的不是他們是素人,而是他們的好奇心,我可以在他們身上發現幾多事物?我在他們身上發現的東西,就是我發現到我自己的東西。」

 

練舞了解身體慣性、性格想法

  伍宇烈在排練期間,會與荼毒室成員做一些跳舞練習,有兩個例子記者覺得有趣。伍宇烈與成員之一老師做鏡子練習,伍宇烈做什麼動作,對方就跟着做什麼,過程順利,之後伍宇烈請老師一個人面對鏡子練習,他卻停下來不懂做,後來反思良多;成員之一的白水一直有練拳,伍宇烈便請他嘗試慢動作打拳,要求他慢點,再慢點,白水突然發現自己沒想過打拳時雙手在做什麼。伍宇烈藉跳舞練習了解到成員的身體慣性和性格想法,有人浪漫,有人害羞,也有人身體蘊藏的憤怒力量似乎能打穿地板。在練習期間和完結後,伍宇烈也會請他們分享感受,好奇他們用身體回應練習之餘,如何用腦袋拆解經驗的狀態,再用語言組織表達?將是作品重要部分之一。

 

  如果說記者對節目有什麼期待,也是他們如何分享身體。因為人的身體總是赤裸地反映人的心情與狀態,所以好奇從這次舞蹈表演,會否看見荼毒室做節目、公眾演說時的剛強形象以外,可能還有陰柔與脆弱的一面?這一面,伍宇烈說他已經看到。雖然網上有不少討論和爭議,伍宇烈覺得也代表作品已能引起觀眾好奇,問︰「對上一次,我們對一件新事物感到好奇,是什麼時候呢?」

 

城市當代舞蹈團

《停格中的塑像》、《哲學係咁跳》

日期及時間︰

8月26至27日(晚上8:00)

8月27至28日(下午3:00)

地點︰沙田大會堂演奏廳

票價︰$180至$320

網址︰bit.ly/3dzmzeB

 

 

文:胡筱雯

(原文刊於2022年8月19日《明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