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人是我們的原鄉

 誠邀您讚好我們的專頁,成為我們最大的寫作動力!  

作者:嚴振邦       難度:★★☆☆☆

  【本文為中英劇團邀稿而寫,討論和它們劇作《過戶陰陽眼﹙重演﹚》有關的主題。】

  人死了會往哪裡去?其實誰都不知道,因為我們誰都沒有死過﹙如果有也請不要告訴我﹚。不過有趣的是,為甚麼沒有人知道死後世界怎樣,也不知道我們還會不會存在,但不同文化,都會有種種不同的習俗,去聯絡已死的親人,甚至假定他們都一定還以某種方式存在存這世上?

親人是我們的原鄉

  親情是件很奇怪的東西。人生在世,跟其他人的關係差不多總是個人選擇。跟誰做朋友,跟誰做情人,你要絕交,你要分手,誰也改變不了。沙特說,人總是能夠決定自己,在這層面,可以說是正確。我們總是先存在了,再去決定自己跟別人的關係。

  但親人卻是種奇怪的存在。你一生下來,你的媽媽就是你的媽媽,你的哥哥就是你的哥哥,不到你決定,伴隨你一生。就算你宣誓斷盡父子關係,你的爸爸說到底還是你的爸爸。海德格說人是被投擲到世上的;我們總是被投擲到一個我們沒有選擇的處境,才開始存在。而我們的家庭,就是我們被投擲到的第一個地方。

  所以說,親人是我們跟世界最原初的聯繫。一般來說,我們都是透過父母家人,來認識這個世界,讓世界變成我的世界,也讓我成為這世界的一部份。家就我們的原鄉,我們都是從這裡出發,再慢慢走進這世界。

親人永遠存在

  家庭和親人是我們意義世界的根,在我們對世界的種種理解上,都可以見到親人和家庭對我們的影響。跟家人關係不好的人,生活不一定不開心,不過就像離鄉的遊子一樣,生活總是少了一小塊,因為生活中沒有了故鄉,沒有了根。

  故鄉這東西卻不只是一個物理的地方。就算故鄉已經不再存在,它卻永遠在我們的價值世界中扮演一個重要角色。它總是神聖的,在我們心中長存。我們的親人也一樣,作為我們和世界最原初的聯繫,我們世界中一花一草一木都還是可以繼續看到父母的影子。就算親人過身了,他們卻永遠不會在我們的世界消失。他們已經是我們世界結構的一部份。

  所以他們雖然已經死了,但在我們心中卻永遠存在。

把思念寄托在具體事物上

  因為親人是我們理解世界的根,親人過身了,我們還是想把根好好的抓住。當然事實上,因為我們對世界的原初理解都是從他們而來,就算他們死了,他們留下的烙印還是不可磨滅。但他們始終是我們的根,對很多人來說很重要的根。所以他們死了時,我們還是不得不假定他們繼續存在,使得我們的意義世界可以繼續有根。

  於是,我們看到飛蛾時,就會想這是我們的親人。有任何異像,也會覺得是他們跟我們說話。甚至我們會主動去找方法聯繫他們。因為,我們某意義上,都不得不假設他們繼續存在。

  就好像我完全不相信鬼魂的存在,但我去掃墓時,還是會忍不住跟我爺說上兩句。

  這種認為親人必定繼續以某方式存在的假定,反映的,其實是我們對家人的鄉愁。

嚴振邦

為人嚴肅,平常都正經八百,不苟言笑,對運動旅遊美食色情資訊等日常輕鬆話題和說廢話挖苦別人說髒話耍廢搞惡作劇等取樂子的活動可說是全無認識也無興趣更無能力,甚至常不屑那些飽食終日無所用心終日只懂大言炎炎侃侃而談的人,以至有「嚴肅」的別名。可惜小弟一登場往往氣勢太嚇人,年紀雖輕卻常遭誤認為叔父輩的人物,故又被誤以為叫「鹽叔」——一個叫「鹽」的大叔。有些不認為我江湖地位值得稱「叔」的人,也就只能叫我「呀鹽」了。

More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