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人其萎:Derek Parfit 追思會

【荼毒室快訊】

  當代極具影響力的哲學家 Derek Parfit,於本年 1 月 2 日逝世。Parfit 任教多年的牛津大學哲學系,在 6 月 3 日舉辦了一場追思會,以紀念 Parfit 豐富的一生。

  舉辦追思會的地點是牛津大學的 All Souls College,亦是 Parfit 在牛津隸屬的學院。

All Souls College

  All Souls College 號稱是全球最難考進的學術機構。因為 All Souls College 是牛津唯一一所純研究型的學院,成為 All Souls College 的研究員,意味住你可以在幾乎沒有任何教學與出版壓力之下,進行自己的研究,門檻自然十分高。但這也造就了 Parfit 可以在進入了 All Souls College 近二十年之後方出版他第一本著作 《Reason and Person》,再相隔再近三十年才出版鉅著 《On What Matters》 首兩冊。哲學家 Isaiah Berlin、J. L. Austin、Bernard Williams、Michael Dummet、G. A. Cohen 均曾是 All Souls College 的研究員,而據聞大名鼎鼎的法律哲學家 H. L. A. Hart 竟曾兩次落弟!

  話說回來,是次紀念活動在一片輕鬆而不失莊重的氣氛下進行,主要由 Parfit 的家人以及各位生前好友致辭,細說這位一代哲人的生活點滴,不少故事都惹來哄堂大笑。這些往事,大都描述了 Parfit 對哲學幾近瘋狂的熱愛、完美主義性格和做事嚴謹認真之態度,實在令人神往。

活動流程

  例如,每一位上台致辭的學生和哲學家朋友都不約而同地說 Parfit 每次見到他們時,總會充滿熱誠地問他們最近寫了甚麼,有甚麼研究,希望他們趕緊說出來一起討論。 Parfit 自己則幾乎無時無刻都在思考哲學 ── 他晚年有很嚴重的失眠問題,換句話說,他真的不分晝夜思考哲學,沒有一刻停下來。甚至,他在衣櫃只放着很多件同款的衣服,每天的午膳都只重複吃一堆難以稱得上是食物的蔬菜,好讓自己連選擇衣服與食物的時間也能省下。

  哲學家 Jeff McMahan 說 Parfit 在美國訪問的時候,他一直讓 Parfit 住在自己的家。那段時間,Parfit 總在他家裡的地牢工作,而 McMahan 也知道 Parfit 心存感激。終於,有天 Parfit 來到 McMahan 的房間,說要報答他。然而,Parfit 卻問道:「你最近有寫甚麼嗎?我幫你看看,給你一些建議。」(當然,這一代哲學家的意見絕對是份禮物,但哪有人會用給意見當禮物報答別人呢……)更有趣的是,當 McMahan 正要拿出他的文章時,Parfit 竟謂:「今天我用了牙線清理牙齒,用了二十分鐘。今天沒空了,我明天再幫你看吧。」McMahan 便只是無奈接受 Parfit 這種不近人情的認真……

Parfit 的幾本著作,都是當代倫理學的必讀之作。

  Parfit 的專業態度,也顯現在他推薦別人這件事之上。哲學家 Roger Crisp 談及一次他正為自己的新書找推薦人,於是便找上了 Parfit。但 Parfit 拒絕了,並解釋:「這不是因為你的書不夠好,只是我以前每一次推薦別人,我都必須把那個人的東西從頭到尾讀一次,即便是我以前讀過的,我也必須再讀一次。於是我為自己推薦別人這件事立了一個規定:只推薦我的學生。所以,對不起,我無法推薦你了。」Roger Crisp 呆了呆,然後對他說:「可是……我是你的學生啊……」

場內放了不少 Parfit 的攝影作品

  除了哲學,Parfit 對攝影的狂熱也十分有名。另一名極具地位的哲學家 Thomas Scanlon 便分享了 Parfit 在聖彼得堡攝影的故事:那次,Parfit 在冬天到了聖彼得堡,卻為了一幅心中最完美的雪景,在嚴寒的天氣下,動也不動等了一整天。一直等着的他,竟然整身整臉鋪滿了雪也懵然不知,就這樣繼續待下去。幸好,最後有位俄羅斯人發現了這位快要凍傷「雪人」,趕緊送他離開,Parfit 才不致於出事。

正在分享的 Scanlon(彩蛋:鏡頭前面那沒太多頭髮的人,是本年 John Locke Lectures 講者 Michael Smith 喔!)

  這位對任何事情都如此一絲不苟的哲學家,甚至視自己的哲學就是自己的生命。Parfit曾表示如果他的實在論(realism)失敗了的話,那他的一生也只是個浪費,沒有甚麼意義。或許,我們會爭論他的實在論是對是錯,但看來 Parfit 有一點想法毫無疑問地錯了 ── 不論他的實在論是否正確,Parfit 豐富的一生也不會是浪費。

 

R.I.P.

特約記者豬文報導

Facebook Comments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