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子宮的女人

誠邀您加入我們的Patreon計劃,成為會員後登入網站即免廣告![可按此]

Spread the love

作者:甘仔    難度:★☆☆☆☆

 

  這次我想和大家講一個故事。

 

  話說很多年前,我認識一位朋友,他可以說是一位普普通通二十多歲的年輕人。與一般一樣,曾經拍過拖,也做過一些小生意,過着一般香港年輕人的生活。我跟他不算相熟,可說是朋友的朋友,只是一場相識,所以沒有怎麼聯絡,姑且叫他作 R 先生。

 

  這樣便過了幾年。

 

  後來有朋友拿起手機給我看,問我知不知道這個女人是誰,我當然是不知道。我朋友說,原來 R 先生去了外國變性,變成了 R 小姐。這件事當然令人吃驚,一個人究竟受了甚麼刺激,會從一個有女朋友的男生、有「麻甩 feel 嘅麻甩仔」,突然想變成女性呢?

 

  我這樣說當然不是歧視,我純粹想探討她的心理結構,她的世界觀,似乎她一直都很想當一個真正的女人。她開了一個新的 Facebook account,所有的打扮,不論是穿校服裙、還是 lolita 裝等等,看起來都是一些極女性化的打扮,應該是用來中和他身體上,一些殘存的男性特徵。在剛開始的時候,她是十分享受變性後的生活,而且更經常公開她私底下與其他人的情話,當然亦少不免成為了朋友之間茶餘飯後的話題。

 

  但是,她有一個煩惱永遠解決不了。即使她做了變性手術,放棄了男性的身體特徵,她仍然是沒有子宮的女人。對於她來說,這便是身體上不完全的女人,一個有缺陷的人,不能夠生小孩,這便是她變性後最大的煩惱。

 

  身體作為有限的存在,肉身的健康情況,甚至是性別,都是被動的事情,我們沒有辦法在出生以前,決定自己的身體是怎樣的。身體這個東西,某程度上可以說是我們的命運,是人的一個限制條件,而這恰巧是構成我們生命的必要部分,卻是我們沒得選的東西。我們生命的開始,完全是被動的,我們自己生得怎樣、父母是誰、身體是怎樣的,都由不到我們選擇,甚至我們根本不能選擇自己能否出生。用海德格的話是,這便是人的被拋擲性(Thrownness),這亦是我們生命存在的實況(facticity)。

 

  沒過多久,我便發現了原來有不少類近的例子,很多人似乎會從自身所「失去」的東西中找代替品,把自己的意欲轉移到那裡去。

 

  例如,她開始買了很多洋娃娃,甚至給她改名字,替洋娃娃在社交媒體上開帳號,幫他們慶祝生日等等。這些人知道自己不能生育,卻有着強大生育的願望,她們想做的事,身體卻不能夠幫她完成。故此,她們意識裡的意欲與她的身體產生衝突,互相排斥,甚至不願意接受自己這副身體,想把自身的身體拒斥在「自己」的範圍之外。

 

  而比較危險的是,這種自己與自己的衝突,便是自己憎恨自己的來源,這便是自己想攻擊自己,甚至是自責、自卑的原因。如此的結構不但在這位朋友的個案上呈現,很多不滿意自己身體的人,例如是不滿自己肥胖,或者不滿意自己殘疾的人士中,亦呈現這種思路,當中的重點便是:「我的身體,原來是我想成為那種人的阻礙!」願望當然是對未來未發生的事情的一種想像,身體則是過去與當下的現實限制條件,當中的落差,便是「自己攻擊自己」這種傾向的來源。當人困在這個迴路當中,走不出去,就會有點像佛洛依德所講的「憂鬱症」(Melancholia),而重點乃在於當事人無法接受失去了他所愛的自己、對像、理想(the lost of the loved object),從而困在那裡。[1]

 

  這位朋友的情況,未必是情緒病或者是精神病;具體該如何斷症,當然要交給臨床心理學家及精神病學家處理。但至少我們要知道的是,這肯定不是一種健康的狀態。就拿平常的傷風感冒來講,一個健康的人有自然自我修復的能力,若果人生病後,一定要靠外在輔助,或者依靠藥物才能變好的話,這當然不是健康的狀態,至少這個生命體失去了有機自我修復的能力,即使不是重病,也是「亞健康」的狀態。

 

  「健康」這個概念,落在身體與心靈上講,都不能只靠外物過活的,若果心靈或精神活動陷入一個泥沼,不斷循環,原地打轉,不能走向下一個人生階段,延伸自己,便是失去了繼續愛自己與愛這個世界的能力,是一種比較不理想的狀態。若人生花很多時間困在一個點上,陷入泥沼,原地打轉,那重複着的人生,其實就是不肯面對時間不斷流走,明天與今天不再一樣的事實。時間其實是生命活動最重要的東西,不肯面對時間之變化,其實就是不肯面對自身的生命。

 

  所以,關鍵的點還是要讓她自己接受自己,包括接受她的個人史是她自己的一部分。當然要接受自己是沒有生育能力的女人,還是很痛苦,但這恰巧是走下去的一個方法,當中需要時間轉化這過程。雖則轉化的重點落在「自己」身上,但這亦不代表責任只落在她身上。

 

  社會的包容與開放,還是有其作用的。

 

[1] 這裡所講的,類似我在《為什麼追求享樂反而更不快樂》﹙將會刊出﹚一文中說的東西,而這亦是極好的例子,但若果讀者想更了解,不妨再看一看筆者這篇文章。

甘仔

為人低調又低俗,但希望讀者不會覺得文章低能與低質; 興趣是歐陸哲學,現在研究的是與生物語言相關的課題; →→打賞荼毒室←← 很喜歡貓與兔,閒時會思考牠們究竟懂不懂人話, 一想到這個問題,便察覺還有很多論文要看,便頭暈眼花了。

More Posts -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