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學隨想︰尼采反對「大愛左膠」的理由

誠邀您加入我們的Patreon計劃,成為會員後登入網站即免廣告![可按此]

Spread the love

作者︰MK Kong  難度:★★★☆☆

 

  某一天,荼毒室的網上聊天室播放了蓋斯(Raymond Geuss)在劍橋教授尼采(Nietzsche)的公開影片,於是我與一些聊天室的朋友一口氣觀看了其中三堂課。第二堂臨近尾聲,我快要打盹之際,蓋斯突然提出尼采一個驚人的想法︰奴隸是必要的。[1]

  蓋斯所鋪陳的想法大致如下︰

(一)評價活動是社會擁有文化活力的根本。

(二)評價活動必須要在周遭存在的事物中,概念上區分開好與壞的東西。

(三)必須要有價值上卑賤的類別才可以概念上區分開美好或高尚的類別。尼采指出,人必須對照過好與壞這兩類東西才能夠評價。我們只有透過劃分開價值高的東西與價值低這兩類不同的東西,才能夠評判出「某東西是好」或者「某東西是壞」。例如當我認為「嚐荼是美好」,我必須同時區分到與「美好」不同的東西。嚐荼是美好正因為它並非「不美好」。

(四)平等主義提倡消除價值上卑賤的階層(即尼采所指的「奴隸」)會破壞評價活動的基礎,使得社會失去文化活力而腐朽。

  蓋斯課堂上鋪陳的論證有些不清楚的地方,例如他指尼采的結論乃「所有形式的平等主義,例如社會平等主義,本身都是腐朽的。」不過,社會平等主義針對的只是提倡消除卑賤的社會階層,按道理只會使得我們無法再評判出高貴的社會階層,它不會消除其他評價活動的基礎,例如社會平等主義並無提倡消除無品質差的荼葉。[2] 那麼針對社會平等主義,上述(四)的意思便是「平等主義會破壞部分評價活動而使得社會腐朽」。與此同時,攻擊便變得沒那麼嚴重。與之相對,提倡消除一切價值上較差類別的普遍平等主義按(一)至(四)的想法的確會破壞一切評價活動。真想不到有人會想將品質差劣荼葉趕盡殺絕。當然,蓋斯可能只想指出所有平等主義都會使社會變得向腐朽的方向移動,而非指它們都會使得社會全然腐朽,如此理解,他的話便變得相對合理。[3]

  但不論哪種平等主義,它們似乎都可以輕易回應上述的反對。平等主義者只要反對(一),即對所謂「活力/腐朽」的準則不以為然便可。即使全部承認(一)至(四)的想法,平等主義者亦大可以說在衡量過文化活力與社會公義的取捨之後,社會公義明顯更為重要。蓋斯亦在課堂提到當代哲學家如羅爾斯(John Rawls)會以公義而非活力的準則去評價社會。

  須注意,蓋斯明言他所鋪陳的論證並非直接取自尼采的原文,而是他把握 《道德的系譜學》要旨的嘗試。他甚至指出尼采本人不會想以如此的方式表達上述的論證,所以對尼采有興趣的人還須參詳原文。不過小弟並沒有興趣搞清楚尼采本人說過甚麼,反倒希望嘗試推進一下蓋斯課堂提出的洞見,構想出另一種能夠攻擊平等主義的想法。

為免節外生枝,我乾脆稱以下的想法為「偽尼采」思想好了︰

(甲)只有概念上區別開價值低不好或壞的東西,我們才能夠評價某樣東西為好。

(乙)只有有分門別類或階級的社會存在,我們才能夠區別開價值好與壞的東西而評價某樣東西為好。

(丙)因此,只有較卑賤的類別或階層存在,我們才能夠評價某樣東西為好。

  上述大致上是蓋斯在課堂提過的論證骨架。(甲)只是上述(二)至(三)談論過的評價理論。由(甲)到(乙)的推論甚為關鍵,明顯需要更多解釋。

  為何我們須要一個有階級的社會才能夠區別開價值低不好/壞的東西?在課堂上,蓋斯嘗試解釋指 「這種(區分好與壞所要求的)心理張力只能夠在階級社會中維持下來」。[4] 蓋斯的意思似乎是,人類的心靈只有透過外在社會的分等分級,才能夠維持不斷劃分事物的評價活動所要求的心理張力。蓋斯指尼采稱這種人類心理現象為「距級的蔑視(pathos of distance)」。我估計大概與自恃高尚而判定事物好壞的態度相關,惟此處不再作深究。

  無論如何,根據蓋斯的解釋,(甲)到(乙)的推論之所以恰當,乃因為人類的心理有如斯限制。那麼,最終整個推論都只能夠確立到卑賤階層是心理上必要於評價活動。但即使評價活動心理上必須要某項東西的存在,亦不能夠證立那項東西的存在就是道德上無問題。就如求愛活動心理上必須要求愛對象的存在,亦不能夠因此說求愛對象道德上就應該存在。因此,我們不應該將上述的思想理解成為支持卑賤階層或奴隸存在的道德理據。

  有人或會回應,因為我們有道德理由去維持社會文化活力,或者文化活力於道德上有價值,因此我們便有道德理由要有卑䏼階層存在。[5] 於是,下一步自然會討論我們究竟有沒有道德理由去維持這種必然要求階級存在的「文化活力」。一方面,以道德理由去證成文化活力似乎頗不像尼采。另一方面,即使我們找到某個道德理由支持這種文化活力,平等主義者亦會傾向屏棄那個道德理由。舉例說,如果某個偽尼采主義者指生活在如斯有文化活力的社會的人才有幸福,那麼平等主義者就會試圖拆穿指卑賤階層的生活絕不能稱上真正的幸福。如果偽尼采主義者指保全文化活力對整個社會而然是道德上美好的事,那麼平等主義者就會試圖以公義的道德標準去指出表面上「美好」的社會道德上有多敗壞······除非平等主義者無辦法融貫地拒絕文化活力而不絆倒自己。

  仔細思量,上述偽尼采的價值理論的確可能以「絆倒對手」的方式攻擊不同類型的平等主義。

  普遍平等主義提倡我們應該消除所有階級與分門別類,而它本身恰好是一項善的價值,否則便不值得人推崇。正正因為它是一項好的東西,所以它便需要壞的東西存在以作對比,否則人就不能夠將其評價為善而推崇它。因此,普遍平等主義的提倡必須要有某種較差的類別存在。故此,普遍平等主義並不能夠成功消除所有種類的階級,否則它自身就失去價值。由此可見,這個攻擊指出了普遍平等主義的某種自我推翻

  與之相對,社會平等主義提倡我們應該消除所有社會階級,而它本身亦是一項善的價值,否則便不值得人推崇。正正因為它是一項好的東西,因此它便須要壞的東西存在以作對比,否則人就不能夠將其評價為善而推崇它。但在這裡,社會平等主義並不會犯上上述的自我推翻。 社會平等主義必須要另一些壞的主義或腐敗思想存在以作對比,而腐敗思想的存在即使可能成為某種礙力,但仍然不會直接推翻社會平等主義的實現。關鍵同樣是,消除較為卑賤的社會階層只會使得我們無法再評判出較為高貴的社會階層,但這正正是社會平等主義的願景──人無分貴賤。

  不過,社會平等主義本身要求自身的實現乃是一項對社會低下階層為好的事情,否則便失去意義。倘若某件事情對某些人為好,這必然使得那些人成為好的人──這種想法對吧?例如健康、教育、社交種種對人有益的重要活動亦必然在某種意義上令人成為好的人吧。於是乎,換句話說,如果某個活動不能夠使得一個人成為好的人,那麼這活動便不算對那個人真的有益了。

  現在,我們可以看出社會平等主義如何自我推翻了。

  如果說社會平等主義會使得社會些某些人成為好的人,那麼這豈非正正要求我們將社會上某些人評價為好嗎?而將社會上某些人評價為好,必須社會上有其他較壞的人存在以作對照。這只是之前多番談及那個評價理論的後果。那麼,我們便得出了社會平等主義的某種自我推翻了。或許,社會平等主義最終不能夠說自身對於社會低下階層有益,但如果社會平等主義不對低下階層有益,那麼它又可以有甚麼意義呢?

  最後,讓我將攻擊寫成以下的形式,方便讀者刺破其貌︰

1. 社會平等主義至少對某些人有益,例如低下階層。
2. 如果它對某些人有益,那麼它便會使得那些人變得更好/成為好的人。
3. 由此得知,社會平等主義使得某些人變得更好/成為好的人。
4. 如果某些人變得更好,那麼社會上必須有價值上較壞的人。(根據偽尼采的評價理論)
5. 由此得知,社會平等主義須要有社會階級之分。

 

註︰

[1] YouTube 影片︰〈Nietzsche lecture by Prof. Raymond Geuss 2/7〉

[2] 看畢課堂與聊天室的朋友作簡短討論時,Nerissa 指出了這點。

[3] 好青年荼毒室負責編輯的鹽叔提醒了我。

[4] 課堂影片53分12秒的原句︰「That psychological tension can only really be maintained in a society that’s hierarchically organized.」

[5] 鹽叔指出了這點。

 

原文刊於《號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