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門經典:遇上 Boethius 的《哲學的慰藉》

誠邀您加入我們的Patreon計劃,成為會員後登入網站即免廣告![可按此]

Spread the love

作者:Yu Hui  難度:★☆☆☆☆

  因為博士課程的要求,我在今個學期開始要教一門哲學史的課。雖然說是哲學史,課程的篇排卻有很大的自由度。例如在秋季學期,課程中只要包含柏拉圖的一些對話錄、亞里士多德的《尼各馬可倫理學》和幾位中世紀哲學家的著作,基本上其它的部分是任我怎樣選也可以。古典哲學實在不是我的強項,因此在暑假的時候,我就得開始備課,細讀《申辯篇》和《理想國》等。但真正教我崩潰的,是中世紀哲學的部分。對比古希臘哲學,我對中世紀哲學的了解,基本上就是⋯⋯完全不理解。想到要在短時間內惡補這一個哲學史知識的大洞,不知已讓我失眠了幾多個晚上。

  如果是我自己的考試,我大概還可以草草看點二手資料,然後冀求考卷不會問得太深入,胡混過去。但現在是要自己站在講台講解,就是完全不同的故事了⋯⋯可幸的是,同讀博士課程的同儕中不乏中世紀哲學的研究者,我找上了其中比較相熟的兩位請教。他們都已教過同一科,其中一位更已是第三年教這科了,可謂經驗豐富。我向他們求救:到底如何可以在短時間內了解一點點中世紀哲學,並可以簡單講解一些經典?

  兩位朋友不約而同地叫我看這部書:Boethius 的《哲學的慰藉》(留意:這和 Alain de Botton 的那本可不是同一本啊)。他們的原因是這樣的:一般而言,想接觸中世紀哲學,可以「有大食大」:要麼就讀 Augustine,要麼就看 Aquinas。但是,這兩位人物都各有令他們不適合初學者讀(亦不適合在概論形式的課中講授)的原因。Augustine 的重要著作,例如《懺悔錄》,自傳成分太重,不容易在其中提取哲學的成分。Aquinas 的《神學大全》的論題和論證則太複雜,而且每每涉及大量古典和阿拉伯哲學的技術用語,沒有背景的初學實在難以進入。Augustine 我還未有時間挑戰,但 Aquinas 的《神學大全》算是勉強翻過三分一,對兩位朋友的意見實在「沒法認同更多」。而針對這些問題,Boethius 的《哲學的慰藉》可算是非常好的選擇,是上佳的入門經典。

  在書店找到《哲學的慰藉》後,我買回家就馬上翻看。果然,兩位朋友的意見都很對——《哲學的慰藉》是很好的入門經典。

  首先要說的是書的結構和文體。《哲學的慰藉》共有五章,而它的文體並非現代哲學常見的論說文,而是以對話錄的形式寫成。對話錄的內容講述在監牢中的 Boethius 遇見哲學女神,並與她辯論哲學的功用和一些哲學問題。有趣的是,每章的結尾,Boethius 都會附上一首詩,點綴該章的議題和論點。這種對話錄的形式,相比起冷峻的論說文,讓讀者更易投入。讀這本書時,我的確有種和書中的 Boethius 一同向哲學女神質詢和提問的感覺。而雖然同為對話錄,Boethius 似乎比柏拉圖更「體貼」現代讀者一點 —— 書中的 Boethius 和哲學女神每每會先清楚講述將要討論的問題,而女神提出的論證亦十分清晰到位,沒有太多難懂的技術用語,細心閱讀的話,絕對不難把握。

  還有就是《哲學的慰藉》的核心議題。其實,書的名字已經把這個論題點出:Boethius 想要探討的,是哲學如何安頓人生的苦難和厄運,如何讓人在浮沉不定的生命中,得到一點慰藉。事實上,這部虛構的對話錄,就正正是 Boethius 因叛國罪被囚的時候寫成的。Boethius 出生於羅馬的名門望族,年紀很輕便已在政治和學術上甚有成就。曾經的風光與當下的厄運形成強烈對比,這可能是 Boethius 寫作此書的動力,向哲學詰問。書中,Boethius 與哲學女神的對話涉及很多議題。例如第一章,在描寫了 Boethius 與哲學女神的相遇和往事,和 Boethius 對人世間的不公義和苦難的控訴後,哲學女神隨即引入了探討世界的秩序的形而上學問題,然後又和Boethius 討論人性是甚麼。又例如第二章,Boethius 和哲學女神詳細地討論外在的幸運與幸福的關係,又逐一檢視財富、名譽、權力等與幸福的關係。第四和五章更討論上帝與「惡」的存在、「永恒」的概念等問題。但一連串的討論,都是圍繞同一個中心課題 —— 哲學如何幫助我們(起碼是書中的 Boethius)看清楚世界的實相,擺脫對塵世幸運的執着,認識真正的善和上帝。

  最後一點值得一題的是,到底作為書的作者的 Boethius,在多大程度上接受哲學女神的論證?有的學者認為哲學女神在書中毫無疑問是權威的角色,亦代表了 Boethius 本人的想法和立場。但別的學者卻提出,書中不少細微的轉接,以及哲學女神的論證的明顯錯漏,都反映了其實 Boethius 未必完全採納哲學女神的立場。在這個角度看,《哲學的慰藉》的目標就就恰恰相反 —— 並非要以哲學為人生提供(理性的)慰藉,而是要展視哲學和理性的極限,最終為純粹的信仰留一席位。至於要採納哪個閱讀,自然就留待大家看過全書再作判斷了。

 

 

Yu Hui

無法容忍自己的平庸。興趣是了解比自己聰明的人想了些甚麼。 →→打賞荼毒室←←

More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