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學和哲學的恩怨情仇﹙二﹚ 1

心理學和哲學的恩怨情仇﹙二﹚

 誠邀您讚好我們的專頁,成為我們最大的寫作動力!  

作者:嚴振邦  難度︰★★☆☆☆

 

  上回講到,透過用實證方法來建立具體的方法學,現代心理學慢慢離開了哲學的大家庭,而且在研究人類心靈這方面還有長足進步。

  問題是,這樣下來,我們還需要哲學來研究人類心靈嗎?既然實證方法這麼有效,我們是不是就不再需要哲學來研究人的心靈?

  事實上,當代哲學還是有心靈哲學這學科。那我們要問的當然是:為甚麼還需要哲學來研究心靈?

實證方法看的必定是公共世界

  現代心理學既然用實證方法來研究,那麼我們必定要看看實證方法有甚麼特點。實證講求的是經驗觀察,而且還是不同研究者可以共同做到的觀察。就如研究青蛙的生物學家,他們研究的當然是一些大家都共同觀察到的現象﹙如青蛙的游泳動作﹚,然後一起建立理論去解釋這現象﹙比如:為甚麼青蛙是這樣游而不是那樣游呢?﹚。如果有個科學家,說他正在解釋一個只有他看到而跟青蛙有關的現象,我們就可懷疑他究竟在研究甚麼。而且若果只有他一個人能見到這現象,其他科學家根本無法一同研究,科學也就無從談起。

  所以,實證研究的研究對象,必然是公共的,是所有人都可以觀察到的。心理學也一樣:心理學家做的,就是研究那些可能大家一同觀察到的心理現象,然後去為此建立理論、提供解釋。

心靈私有的一面

  但是,我們的日常經驗好像顯示,人類心靈似乎並非完全公共。我們有一部分好像是只有自己才看到的,根本不能大家一同觀察。

  舉例說,你現在試幻想一下炸雞的味道。對,就是這個味道。又或者,你現在試想想見到紅色東西的感覺。對,就是那個紅色的感覺。不知大家有沒有想過,會不會其實其他人吃炸雞時,嘗到的味道跟你不一樣?又或者,會不會其他人看到紅色的感覺,其實是我看到綠色的感覺?不過因為整個看顏色的色譜剛好倒轉過來,所以我們才沒有發現其實大家看到同一隻顏色的感覺並不一樣?

  再多推一步,大家又有沒有想過,會不會其他人吃東西時,根本沒有你自己吃東西時感受到的「味道」?會不會其實其他人都像是機械人,只是用感光器感光,但沒有任何看到顏色的感覺?

  這很不可思議吧。不過想深一點,我們又有甚麼證據,可以證明其他人有我們看到顏色時的感覺,又或者他們看到紅色的感覺跟我們的是一樣?

  問題正正在於,每個人就只能感受到自己看到顏色的感覺,但卻不可能感受到別人的。所以我們似乎沒有直接的證據,去說別人看到紅色的感覺跟我是不是一樣,或者其實有沒有所謂看到顏色的感覺。

  這些感覺,表面看來,似乎只有自己能感受到,但別人注定不能,這可稱為「心靈的私有領域」。

心靈哲學的研究

  因為這些領域初步看來都是只有自己才能感受到,其他不能,所以根本不能用實證方法來研究。不同心理學家,都只能感受到自己的,但卻不能共同觀察同一個感受。這樣就不能用實證方法來研究了。

  而當代心靈哲學的很多研究,就是圍繞着這些看來只有自己才能感受到感覺。它們是甚麼來?跟我們的大腦有甚麼關係?和物理世界又有甚麼關係?是同一個東西嗎?還是一個是因,一個是果?抑或是一些更複雜的關係?

  因為實證心理學需要觀察一些公共的現象來研究,所以實證心理學根本研究不了上述問題。這就有哲學研究的空間了:究竟這些表面看來私有的東西,其實是甚麼來?

  不過要留意的是,也不是說所有哲學理論都會認為這私有領域確實存在。有一些哲學理論認為根本沒有這些東西。同時,也不是說所有哲學理論都認為這個領域真的是私有,有些理論會認為這領域其實也是公共的。不過不管他們的理由是甚麼,但要得到這個結論,實證方法還是不夠。我們還是只能用哲學的方法,去論證為甚麼其實這些東西不存在,或者只是表面私有,但其實還是公共。所以,哲學在心靈問題上往往有存在的需要。

 

封面底圖︰ParasagittalBrain.jpg

心理學和哲學的恩怨情仇﹙二﹚ 2

嚴振邦

為人嚴肅,平常都正經八百,不苟言笑,對運動旅遊美食色情資訊等日常輕鬆話題和說廢話挖苦別人說髒話耍廢搞惡作劇等取樂子的活動可說是全無認識也無興趣更無能力,甚至常不屑那些飽食終日無所用心終日只懂大言炎炎侃侃而談的人,以至有「嚴肅」的別名。可惜小弟一登場往往氣勢太嚇人,年紀雖輕卻常遭誤認為叔父輩的人物,故又被誤以為叫「鹽叔」——一個叫「鹽」的大叔。有些不認為我江湖地位值得稱「叔」的人,也就只能叫我「呀鹽」了。

More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