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gel 談人生之荒謬﹙上﹚:常見的人生荒謬說法都沒有根據?

 誠邀您讚好我們的專頁,成為我們最大的寫作動力!  

作者︰嚴振邦  難度:★★☆☆☆

 

  朋友,你曾幾何時覺得過人生荒謬嗎?曾覺得人生好像做甚麼都沒有價值、無關痛癢、並不重要?恭喜你,你開始了反省人生的第一步。但同時,現實世界甚至連眼看都未為真,更何況只是一些感覺?有人生荒謬的感覺,不代表人生真的荒謬。我們要做的,是嘗試追本索源,找找這些感覺的源頭,看看有沒有理據相信人生荒謬。

  Thomas Nagel 是為數不多曾經討論過這課題的英美分析哲學家。他在其著名論文<論荒謬﹙The Absurd﹚>開首時,就討論了幾個一般人常用來說明為何覺得人生荒謬的理由,並逐一指出當中問題。我覺得 Nagel 的回應很有意思,所以想和大家談談他的說法。

一、無論甚麼事,一百萬年後都不再重要

Consider some examples. It is often remarked that nothing we do now will matter in a million years. But if that is true, then by the  same token, nothing that will be the case in a million years matters now. In particular, it does not matter now that in a million years nothing we do now will matter. Moreover, even if what we did now were going to matter in a million years, how could that keep our present concerns from being absurd? If their mattering now is not enough to accomplish that, how would it help if they mattered a million years from now?

(Nagel, The Absurd)

  這個想法很簡單:我們人生中做的事,不論在現世中有多大影響力,一百萬後又有甚麼分別?拿破崙戰無不勝,秦始皇焚書坑儒,一百萬年後,做過或沒有做過,又有甚麼分別?就算德蘭修女做的事多麼偉大,南丁格爾在戰場上救了多少人,一百萬年後又重要嗎?好像無論我們做的事現在多麼重要,一百萬年後都不再重要。而既然結果都沒有分別,那我們現在做的事談得上有價值嗎?談得上重要嗎?

  Nagel 認為這說法沒有道理。「現在」和「一百萬年後」這兩個時間點,差了一百萬年。一件事「現在」很重要,都不足以使這件事在「一百萬年後」變得重要,那為何這件事在「一百萬年後」不重要,會使它在「現在」變得不重要?這兩個情況中,比較的時間點同樣差了一百萬年啊!若我們真的認為無論一件事「現在」多重要,也不能使其在「一百萬年後」變得重要,同樣道理「一百萬年後」一件事不重要,應該也不會使其在「現在」不重要啊!兩者不都是差了一百萬年嗎?

  更進一步說,用同樣思路,一件事「一百萬年後」重不重要,其實對「現在」也不重要:因為無論它「一百年後」重要不重要,也不會影響「現在」它重不重要嘛。

  要記着,Nagel 不一定覺得一件事「一百萬年後」重不重要,其實對「現在」也不重要。他只是說,若我們相信原本提出的說法,就要接受這結論。若我們認同一件事「現在」很重要,都不足以使這件事在「一百萬年後」變得重要,則我們按同樣道理,也要認同一件事「一百萬年後」重不重要,其實對「現在」也不重要。可見,我們不能用事件「一百萬年後」不重要,來推論「現在」的事都不重要。

二、我們的人生,只佔整個時間空間的一小部分

What we say to convey the absurdity of our lives often has to do with space or time: we are tiny specks in the infinite vastness of the universe; our lives are mere instants even on a geological time scale, let alone a cosmic one; we will all be dead any minute. But of course none of these evident facts can be what makes life absurd, if it is absurd. For suppose we lived forever; would not a life that is absurd if it lasts seventy years be infinitely absurd if it lasted through eternity? And if our lives are absurd given our present size, why would they be any less absurd if we filled the universe (either because we were larger or because the universe was smaller)? Reflection on our minuteness and brevity appears to be intimately connected with the sense that life is meaningless; but it is not clear what the connection is.

(Nagel, The Absurd)

  有時我們又會覺得,人生沒有價值,因為我們的一生只佔整個時間歷史的一小部分,身體又只佔所有宇宙空間的一小部分,所以從整個宇宙歷史的視點看,我們的行為根本微不足道,沒有影響。

  Nagel 也認為這說法站不住腳。很簡單地想想:若你的人生本身就荒謬,但你由原本只有七十歲的壽命變成了擁有永生,不是只會讓你有限荒謬的人生變成無限荒謬嗎?永生怎可令本身無意義的人生,變得有意義起來?除非人生本身有價值,不然永生絕不能讓它變得有價值。

  同樣道理,若我們突然身軀變得無限巨大,以致充滿了整個宇宙,人生又可以變得有價值起來嗎?明顯不能吧。一條本身沒有意義的生命,充滿了整個宇宙,也只是個沒有價值的龐然大物,體積變大斷不會就變得有價值。

  若我們有無限長的生命和跟宇宙一樣大的體積,也不能讓生命變得有價值起來,生命的荒謬顯然並不源於我們有限的人生或身軀。

三、每提出理由說明為何要做某一件事,我們總可以繼續追問,引致無限後退

Another inadequate argument is that because we are going to die, all chains of justification must leave off in mid-air: one studies and works to earn money to pay for clothing, housing, entertainment, food, to sustain oneself from year to year, perhaps to support a family and pursue a career – but to what final end? All of it is an elaborate journey leading nowhere. (One will also have some effect on other people’s lives, but that simply reproduces the problem, for they will die too.)

(Nagel, The Absurd)

  我們為甚麼要讀書?因為讀書才可以找到工作。那我們為甚麼要工作?因為我們要賺錢。我們為甚麼要賺錢?因為我們需要食物。為麼要我們需要食物?因為我們要生存。我們為甚麼要生存?這些問題可以一直延續下去。

  我們常會覺得,做某一件事,是為了人生的下一刻而做。而下一刻要做的事,說明了為甚麼我們要做上一刻的事,這也是行事之價值所在。讀書是為了之後找工作,工作是為了工作完可以有錢,有錢是為了下一刻可以買食物。我們一直都是以下一件事,來說明為何我們要做上一件事。但問題來了:人最終不過一死,這樣的做法必會終結。那我們怎能充分說明我們一生要做那麼多事?它們會不會都變得沒有價值?

  Nagel 認為這說法也說不通,因為背後有個預設:一樣東西的價值,要用其他東西來說明。所以要說明讀書的價值,就要找一些讀書以外的東西﹙例如工作﹚來說明。因此,問題一直追問下去時,就會出現無限後退。為了說明甲的價值,我們需要乙。為了說明乙的價值,我們需要丙。如此類推,沒完沒了,最後甚麼價值都說明不了。可是,這預設正確嗎?

  Nagel 正正認為這預設並不正確。若接受這預設,那麼我們不但說明不了人生的價值,甚至任何東西的都說明不了。如果每樣東西都要以其他東西來說明,這自然不會停下來,但結論明顯是錯。我們每天日常生活中,很多東西需要說明。若我們接受上述的預設,我們又怎說明這麼多東西?因此,我們有理由相信,要說明一樣東西,根本不用訴諸這東西以外的其他事件。有些時候,這東西本身就是最終說明。

  就如人生中不同事情的意義,住往不用再依於其他東西來說明,例如友誼:如果你的朋友說他為了一些別的東西才和你做朋友,那還算是朋友嗎?這友誼還有意思嗎?友誼不就是不為其他,只為友誼自身,才有價值嗎?人生中有很多事,根本不需要訴諸其他東西來說明其價值。反過來說,有些事物本身就有「內在價值」。

  因此,就算生命本身有限,人終歸一死,這也不構成問題。因為我們做的很多事情,本身就有價值,我們不用不停追問下去,直至到死。學習本身就可以為了學習,享受美食本身就可以只為了享受美食。難道一個愛吃的老饕,還要為了甚麼別的原因,才可以愛吃麼?

  因此,Nagel 認為這樣的立場也說不通。

  今天和大家說明了 Nagel 對常用來指人生荒謬的理由,為何站不住腳。可見,一般的說法,似乎不能充分證明人生荒謬。然而,Nagel 其實認為這幾個說法,都觸及了一些重要的洞見,而 Nagel 正正因此覺得其實人生荒誕。下一次,讓我再和大家談談。

嚴振邦

為人嚴肅,平常都正經八百,不苟言笑,對運動旅遊美食色情資訊等日常輕鬆話題和說廢話挖苦別人說髒話耍廢搞惡作劇等取樂子的活動可說是全無認識也無興趣更無能力,甚至常不屑那些飽食終日無所用心終日只懂大言炎炎侃侃而談的人,以至有「嚴肅」的別名。可惜小弟一登場往往氣勢太嚇人,年紀雖輕卻常遭誤認為叔父輩的人物,故又被誤以為叫「鹽叔」——一個叫「鹽」的大叔。有些不認為我江湖地位值得稱「叔」的人,也就只能叫我「呀鹽」了。

More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