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你我愛什麼?

作者:白水  難度:★★★☆☆

 

喜歡你,還是喜歡你雙眼動人?

  假如有一個人跟你說他喜歡你,那他到底喜歡你什麼呢?如果他對你說:「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就是所謂伊人的一顰一笑、一言一語還有一舉手一投足,那才會令他溯游從之,神魂顛倒,那他喜歡你的時候,就是喜歡你的條件,例如是你的美和你的好等等等等。

  但假如他跟你說,無論你美不美,甚至好不好,他都依然愛你,你永遠都是他獨一無二的那一個,那他的愛便無關條件,而且更反過來賦予你絕對的價值,令你凌駕於所有東西之上。這說明了情人眼裏出西施,在某些愛人的心目中,對方無論如何都是完美的。所以你是不是別人的毛嬙西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他的毛嬙西施。

  上述兩種看法,前者認為愛情着重的是對方的條件,後者卻不但認為愛情不但跟條件無關,更能反過來為對方創造一種特殊的價值或意義。到底哪一種愛情觀才能真正說明愛情呢?這個問題要探討的就是到底什麼才是愛情,我們到底愛什麼。以下就有兩個有趣的思想實驗可以為我們效勞,分別地檢驗這兩個有關愛情的立場是否站得住腳,讓我們了解多一點到底我們愛的是什麼。

愛情講條件?愛情的雙生兒兩難

  假設你正在喜歡一個人,你忽然發現原來他或她有一個雙生兄弟或者姊妹,無論外表、性格、行為舉止甚至是氣質,都跟你喜歡的人有八九成相似,唯一最明顯的不同就是你喜歡的人左手手掌上多了一點痣,所以你還能分辨二人。

  又若然你同意你喜歡的只是對方的種種條件,比方說外形和性格等等,那問題就是:你會不會同樣喜歡了這個跟他各方面都非常非常相似的雙生兄弟或者姊妹呢?

我不會愛上許多許多「你」

  如果是對方的條件令我們喜歡了他,那假設他有一個各方面都無比相似的雙生兄弟或者姊妹,我們也應該同樣會喜歡了這麼的一個他。也許我們可以接受一個人同一時間喜歡上兩個人,但一個人又可不可以同一時間喜歡上三個、四個甚至是二十個、二百個人呢?

  我們可以想像,假如科技進步到可以複製人類,有一個瘋狂的科學家偷偷的把你的愛人複製,以至出現了一、二百個跟你喜歡的人非常相似的雙生兒,而科學家還有本事把你喜歡的人的記憶、性格複製到他們身上,以致他們的樣貌、神態還有性格特質和你的愛人並無二致,那你又會不會喜歡上這一、二百個他呢?

  思想的實驗的重點往往不在於實驗可不可能,而旨在要大家思考假如真的有這樣的情况,你會怎樣面對,而箇中取態亦顯示了你的一些信念,並且可以從中檢驗它們,例如透過思想實驗指出你不同信念間的矛盾。假如你是喜歡對方的條件,按道理你也應該喜歡上眼前這上百個他,因為他們在各方面都是這麼相似。可是我們又好像很難接受自己可以同時喜歡了上百個他,儘管他們有多相像。那到底我們愛什麼呢?為什麼縱然有相似的條件,我們都不可能愛上所有的他?如此是不是說明了,愛情不能被理解成喜歡對方的條件,故我們所愛另有別處?

  這令得我們不禁想到條件在愛情裏可能根本無關痛癢:愛情其實是一種創造,不是對方有什麼美或好使我愛上他,而是我的愛令得他變得獨一無二地「美」和「好」。

愛情不講條件?愛情對象大改造實驗

  讓我們再想像以下的情况:假設你認為你喜歡的不是對方的條件,卻有一個科學家嘗試改變你心儀對象的種種條件特質,例如透過整形手術改變他的身體特徵,又透過藥物影響他的記憶,而且更用不同的制約方式改變他的性格行為。假如經過科學家的改造,他整個人各方面已經跟之前很不一樣,撫心自問:我們還會喜歡這個人嗎?

  這個思想實驗中的情况,跟心宜對象因車禍而毁容又或者因腦退化症而性情大變之類不同。這實驗並不是想考驗我們假如對象因嚴重事故而大大地改變了原有的特質時,還會不會愛他;這實驗想大家反思的是,既然有人認為愛情是不講求任何條件的,那對方沒有了之前的條件,又或者條件很大程度地改變了,會不會對我們有所影響。這不是一種堅貞與否的考驗,而是檢視愛情之中,到底對方的條件重不重要。

我也不會愛上不同的「你」

  也許我們最直接的反應就是直接了當答不會。我們很大機會本乎直覺地認為,我們很難再愛一個完全不同的他。假如有人堅持,對方的條件根本不重要,無論如何也不會影響我們對他的愛,那問題就是:到底我們愛的是什麼呢?那個人可以說已經不再是從前的他,但我們依然會喜歡,是不是任何一個「他」我們都可以喜歡?我們到底在愛些什麼?

  甚至乎,經過大改造的他其實已經難以辨認,我們很難保證當他之後回來再找我們,我們可以立即認出。假如我們連最基本的確定他就是同一個人也做不到,那我們又憑什麼說喜歡呢?又或者這樣堅持說自己喜歡對方,也很難說不是荒謬吧?

他不是他?

  可能有人又會認為,這個思想實驗是不成立的,正正因為他既然都不是他,當然沒有什麼喜歡不喜歡可言。但我們不妨這樣的想,如果有一個人沒有任何條件和特質,我們根本不能想像他到底是怎樣的,所以他之所以不再是他,原因正正就是他沒有了之前的條件特質——那就是說,一個人之為一個人,很大程度取決於他的條件特質,沒有了的話,他根本無以名狀。

  這就是說,我們喜歡一個人的時候,此對象並非空白一片,而是一個有血有肉,有自己特質的人,這是我們不可能忽略的。所以在愛情裏,條件並非毫不重要,因為我們的愛必定寄居於這個有特別條件的人身上,否則我們很難說明自己到底在愛什麼。所以這個思想實驗它起碼指出了非常重要的一點——愛情也一定程度地講條件。

愛情的矛盾:到底愛情講不講求條件?

  歸根究柢,愛情究竟是講條件,還是不講條件?從上述兩個思想實驗的檢驗中,好像指出了兩種對於愛情的理解都有各自的問題。假如愛情愛的是對方的條件,那就須接受我們有可能會同時愛很多個有類似條件的人,而這卻很難承認。但假如愛情其實完全跟條件無關,又似乎很難說明到底我愛的對方是什麼,我到底在愛些什麼。

  那愛情可不可能既講條件,又不講條件呢?就此看來,一時之間我們難以將上述的兩個立場毫不修改地融合,矛盾難免:假如我們所愛的就是對方的條件,那怎樣可以說愛情無關條件,對方獨特的價值並非來自他的條件,而是來自我們的愛?又假如我們認為愛情裏對方的獨一無二跟條件無關,那怎麼可以說愛情關乎對象的條件?初步看來,我們似乎都很難接受一種既講條件又不講條件的愛情。或許還有第三條路線,可能是一開始講條件,但之後條件慢慢變得不重要,但這種立場是否可靠,又須再進而思考反省——這就跟愛情一樣,都要逐步逐步經營。

不要怪責你的另一半

  不是每個人都有另一半,但若果有幸(或者不幸)有另一半,他或她都喜歡問你到底喜歡自己的什麼。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不要怪責對方沒有即時回應自己,因為這個問題從來不容易回答。我們甚至不清楚到底自己是不是喜歡對方的什麼什麼,還是愛根本不講條件,又有可能很弔詭地是某意義下講條件,在不同的意義下則不講條件,這都要待我們進一步探討,而有沒有這個機會就跟愛情一樣,都需要緣分。愛情從來都複雜,但還好有一點我們尚可以肯定,那就是無論投身愛情,或是理解愛情,本身都是有趣的事。

 

*原文刊於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二日明報
原文網址:http://bit.ly/2jkjf5O

Facebook Comments

白水

白木浮流水,白字做個水。見人不如見文,見文不如不見。

More Posts

4 thoughts on “我愛你我愛什麼?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