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毒室 x 港台電視部﹙三﹚】「常識」的壓迫

作者:嚴振邦  難度:★★☆☆☆

 

學會「常識」

  所謂長大,可以說就是學會社會中一套特定「常識」的過程。父母未必有明確地告訴你這套「常識」的內容,甚至他們自己也不為意這套「常識」存在。他們不一定為意,因為這套「常識」不是一些我們有意識地學回來的東西。不像是學校教的東西,沒有人會明確告訴你這套「常識」的內容,但這套「常識」卻在我們世界觀的最深層,我們往往未經反省就按它行事。

  這套「常識」常會把世界裏面的人分類,並告訴你甚麼人應該是怎樣的。「你是男孩子來的,要有點男子氣概,不能哭」、「女孩子多多少少也要注意一點儀容」、「他是黑人,音樂感應該很強」。「常識」往往以性別、種族、國籍等把人劃分成不同類別,並將不同類別看成「應該」是這樣、「應該」是那樣。

  但有趣的是,當我們有天突然發現了這些「常識」,並嘗試反問為甚麼它們是對的,往往卻打住了,說不出個所以然來。我們當然可以嘗試為這些「常識」辯護,例如說「這是男生的天性」、「社會上所有女生都是這樣的啦」等,卻沒法再進一步說明為甚麼這些是天性、為甚麼社會上很多人這樣做我們就要跟着這樣做。或者,就算是為這些「常識」辯護的人,自己也大概知道,他們都是首先相信了這些「常識」,才再後來找一些理由來支持它們。說到底,有很多這些「常識」根本就沒有充分理由支撐。

「常識」的壓迫

  所謂的現代化,可說是我們懷疑和拋棄這些「常識」的過程。無可否認,很多「常識」都會壓迫某一些人,要求他們按照這些標準來生活。舉例說,在很長的一段時間,女性都被認為不適合參與政治生活。現在的民主國家,在民主化的進程中,大部分都是先給男性公民投票權,後來才給女性。我們實在難以想像,瑞士這個民主得還保留大量直接民主制度的國家,要遲至 1971 年才給予女性投票權。這些阻礙女性參與政治的制度,往往源於一種有關女性的「常識」:女性主要關心家庭事務,政治和公共生活與她們無關。而為了爭取女性也可以得到同樣的政治權利,我們不能只是坐着等待「常識」的改變。你不努力去爭取和改變這「常識」,「常識」不會這麼乖巧為你而變。「常識」總是有着極大的慣性。

  「常識」的厲害之處,在於它不一定找別人來壓迫你,還可以令你自己壓迫自己。它會告訴女生,女生「應該」是怎樣怎樣的,使得女生自己也覺得自己「應該」要怎樣怎樣,不能不跟從。常說女生不應交過太多男朋友、不應穿得太性感,而對有過較多男朋友、衣着較性感女生的攻訐,從女生口中說的,就比男生有過之而無不及。對很多女生來說,她們不會覺得這是壓迫;反過來說,她們真的認同女生就應該是這樣,並由心出發,實踐「常識」。她們不察覺到,這些「常識」其實大大限制了她們對女性的想像,畫死了女性的可能。倒過來說,對男生也一樣。男生常常要求自己要有剛陽氣,面對困難也不能哭,其實也是「常識」限制了自己的可能。

對殘疾人士的想象

  我們對殘疾人士,又何嘗不是有一套既定的想象?跟性別、種族一樣,有些東西就算天生有所不同,但更多時候,往往是「常識」限制了他們的可能。「這些工作,殘疾人士做不來的。」當你心中覺得有些東西是殘疾人士做不來的,你必須反問:究竟有多少是他們真的做不來,還是只是「常識」告訴你他們做不來?

  同樣地,這種「常識」也植根於殘疾人士自己的心中,讓他覺得這些工作自己做不來,還是留給健全人士做好了。他自己可能也甘於做好這套「常識」給予他的角色,抺殺了自己的諸多可能和潛能。

  之前李四寫有關輪椅籃球漫畫《Real》的文章,正好用來說明這問題。在《Real中,當主角戶川十分執著輪椅籃球比賽的勝負時,Tigers 籃球隊的隊長田中就對他說:「戶川,你以為這麼執著於勝負,會令自己看起來很有型嗎……那種事……留給四肢健全的人去做吧。贏了和輸了有甚麼分別?反正我們都殘廢了。」這一段充分顯示了「常識」的宰制:「常識」不僅限制了健全人士會怎樣理解殘疾人士,同時「常識」也限制了殘疾人士對自己的想像。運動就不是殘疾人士應該從事的活動 ── 我們身體傷殘了,運動這些要利用身體來競爭的活動就不適合我們。就算真的要做運動,也是玩玩就好,何必這麼認真?這「常識」強到了一個地步,當田中看到一個嘗試認真對待運動的殘疾人士時,也會忍不住嘲弄他,告訴他我們是殘疾人士,運動世界不屬於我們。

  「常識」限制了田中對自己的想象,令他察覺不到自己的諸多可能。誰說殘疾人士就不可以認真從事運動?為甚麼我們要甘心這樣限制自己?

  在這裏,我得強調我不是說殘疾人士想自己做甚麼就可以做甚麼。殘疾的確可能限制了他們某些發展。但我想說的是,這些限制已經夠多了,我們不應再透過「常識」加入更多的制宰。如雙腿殘廢的殘疾人士,身體限制的確使他們不能以雙腳走路,是生物層面的限制。然而,如果我們再由此推進一步,認為殘疾人士就不應認真打有競爭的籃球比賽,則是我們在生物層面上額外加添的社會限制。可是,殘疾人士運動也可以很有意義,勝負也可以十分重要,這種因為「常識」而生的局限其實並不必要。如果有些東西的確有限制,這些限制會在我們作不同嘗試時慢慢顯現;我們要避免的,是在這些限制真的出現前,就斷定某些限制一定存在。倒頭來,這種假定反成為了限制。

何謂偏見

  「歧視」/「偏見」的英文「prejudice」,原意就是「pre-judge」,指還未觀察就下的判斷。要打破社會對殘疾人士的偏見,第一步就是讓殘疾人士從這既定的「常識」中走出來,我們不要還未看清楚就先作判斷,覺得殘疾人士應該是怎樣怎樣的。這些未看清楚就已經才作的判斷,抺殺了他們種種可能。

  而殘疾人士自己,也千萬不要受制於這套「常識」,而抺殺了自己的種種發展空間。套用《Real》中的一句說話:千萬不要輸給這個世界的「常識」。

 

 

﹙第一篇:【荼毒室x港台電視部﹙一﹚】其實你不知道甚麼是殘疾

﹙第二篇:【荼毒室x港台電視部﹙二﹚】「我們」值得擁有更佳待遇嗎?

註:這系列文章為荼毒室與香港電台合作,鼓勵大家思考傷健議題的計劃的一部分。哲學提供思考的平台,而香港電台電視部亦正籌備一個思考的空間,讓大家去探索傷健議題。《能者舞台非凡夜 2017》是以傷建共融為目標的大型綜藝晚會,是次演出會從心靈和思考的角度出發,以錄像、舞蹈、音樂、歌曲、音效及燈光等多種舞台效果,呈現世界的變化和喧囂,並提出對生命的內省和思考,拉近人與人之間的距離。整個演出,彷彿是一次靈性之旅。

播出日期: 2017 年 9 月 17 日(星期日)晚上 9 時至 10 時 30 分
港台電視 31 及 31A 播出
http://www.rthk.hk/tv/dtt31/programme/galaextraordinaire2017
StageofAbility2017.eTVonline.hk

Facebook Comments

嚴振邦

為人嚴肅,平常都正經八百,不苟言笑,對運動旅遊美食色情資訊等日常輕鬆話題和說廢話挖苦別人說髒話耍廢搞惡作劇等取樂子的活動可說是全無認識也無興趣更無能力,甚至常不屑那些飽食終日無所用心終日只懂大言炎炎侃侃而談的人,以至有「嚴肅」的別名。可惜小弟一登場往往氣勢太嚇人,年紀雖輕卻常遭誤認為叔父輩的人物,故又被誤以為叫「鹽叔」——一個叫「鹽」的大叔。有些不認為我江湖地位值得稱「叔」的人,也就只能叫我「呀鹽」了。

More Pos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