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毒室x港台電視部﹙一﹚】其實你不知道甚麼是殘疾

作者:嚴振邦  難度:★★☆☆☆

 

只是跟普通人不一樣?

  甚麼才算是殘疾,我們怎可能不知道?一般人有雙手雙腳,眼能看,耳能聽,口能言,身體行動自如。所謂殘疾,不就是跟普通人不一樣:健全的人有四肢,有些殘疾人士沒有;健全的人都有視力聽力語言能力,有些殘疾人士沒有。這樣看來,好像殘疾人士之為殘疾,就在於他們跟普通人不一樣。

  但我們想深一點,就發現問題並不這樣簡單。姚明身高七呎以上,也跟普通人十分不一樣;愛恩斯坦的智力也一定比平常人高很多,我們也從不會因為他智商高而視之為殘疾人士。只是跟普通人不一樣,並不等同殘疾。

能力不如普通人

  心水清的讀者,可能已經想到了:殘疾之為殘疾,本身就一定帶有能力不如一般人之意。只有因為身體的不一樣,使其部分能力不如一般人時,才稱得上是殘疾吧。英文「disabled person」就把這概念表達得更直白:殘疾人士就是欠缺了部分能力的人。

  所以盲人之為殘疾,不僅僅在於他跟常人不同,看不到東西,更在於看不到東西是一種能力的缺失,使其能力不如視力正常之人。這才是殘疾這概念的要點。

傷殘就只是源於身體?

  殘疾人士欠缺了某種能力,而這就源於他們的身體跟正常人不一樣 ── 這可以說就是我們平常對「殘疾」此概念的理解。一般來說,我們會覺得身體的不同,就是殘疾人士欠缺了某種能力的原因。換句話說,我們覺得殘疾乃基於生理條件(biologically based)。

  但這說法合理嗎?

  設想另一個可能世界:這個世界跟我們的世界很像,不同的是這個世界裏的人類太多是盲的,視網膜沒有感光能力﹙不過還有少數人類視網膜可以感光﹚。另一方面,這個世界的光對人類有害,如有感光細胞感應到這些光,就會引起疾病,不少人還會因而死亡。在這世界當中,我們可以想像到,視網膜有感光能力的,反而會被視為一種缺憾,甚至他們也會被視為「殘疾人士」,因為他們身體跟大部分人不一樣,而且會為他們帶來問題﹙如不他們若不小心張開眼睛讓光進入眼球,就會引致疾病﹚。

  所以,在我們世界裏面的盲人,在那個世界反而變成正常人。而身體有殘缺的,卻是我們這個世界裏的正常人。

  這個例子,說明了何謂「能力較低」其實並不是純然生理決定的。在不同的環境,不同的生理特徵就會有不同的高下。視力正常的人在這個世界能看東西是一種優勢,可是在上述這個世界就反而擁有了有毛病的眼睛,被視為能力較低。由此可見,若我們以能力的高低(或有無)來理解何謂殘疾,那麼殘疾就不是純粹由身體所決定,因為不同的身體特徵本身沒所謂能力高還是低,能力高低還必須相對我們所身處的環境來理解。在這個環境下有利的身體特徵,在另一個環境可以是負累。我們沒有辦法獨立於環境來說,某個有特定身體特徵的人算不算是殘疾,所以就算殘疾有基於生理條件之一面,也必定同樣基於環境條件(environmentally based)。

別人的殘疾,我們都有份造成

  殘疾與否取決於生活環境,但生活環境卻不僅僅是自然的生活環境,同時也有人為建立的一面。在上面的例子中,設想出來的世界裏光對有視力的人來說有害,在設定中還是自然環境的一部分。但在現實環境中,大部分的設定卻不是自然的。舉個例子,以前可能有不少人會覺得左撇子也是一種毛病,因為人類世界裏大部分東西都是基於方便右手使用來設計。剪刀等工具固然以右撇子的使用習慣來設計,使左撇子用起來不太靈活,甚至文字的設計也往往以右撇子的方便為先,叫人用左手執筆寫來十分彆扭﹙不論漢字還是西方字母都一樣﹚。凡此種種,雖然是人類建立的東西,卻是我們生活環境的一部分,也一同決定了身體與別不同的人擁有優勢還是劣勢。

  而且,問題正正出於此:因為所謂的「正常人」是社會的大多數,所以我們社會中物件設計以至制度安排,都按這些佔大多數的「正常人」來決定。在這些「度身訂造」的設計和制度下,「正常人」就自然比所謂的「殘疾人士」有更高「能力」。問題是, 這些「能力」並不純粹源於身體的不同,同時還建基於現實社會所有東西都以「正常人」作標準來考慮和設計。因為計設時只考慮了「正常人」的需要,所以這個環境本身就對正常人特別有利,也令「殘疾人士」能力變得更低。

  「殘疾」必由能力高低來定義,帶出了一個常常被忽視的事實:其實殘疾人士之為殘疾,正常人也有份做成的。如果社會中的所有設施和制度設計,都是首先以盲人、聾啞人士、行動不便的人來作為首先考慮的使用對象,在這情況下,能力較低很可能卻是我們現在所說的「正常人」。舉例說,如果社會大部分人皆為盲人,可能電視、報紙等傳媒就不會出現,而電台卻會一直成為主要的訊息傳播平台。如果主要的訊息傳播只依靠聲音,那麼或許盲人在工作能力上跟本不會和視力正常的人有這麼大的差別。

  當然我不是說身體傷殘這回事純粹由社會構造出來。究竟生理和社會文化在殘疾人士之為殘疾這件事上的角色有多重要,到現在還是哲學中熱議之問題。但我想指出的是,即使客觀的身理構造仍然是構成殘疾的重要因素,所謂的正常人在這事上仍有一定影響。如果社會不是按「正常人」的身體來設計一切東西,那麼「殘疾人士」和「正常人」的能力差距不會這麼大,而他們也不會這麼「傷殘」﹙在某些情況下甚至可能會沒有了能力差距,不再算得上是「傷殘」﹚。所以說,其他人的殘疾,「正常人」都有份促成。

多數人的暴政

  換言之,這可以說是一種「多數人的暴政」。因為某種身體結構的人數量最多,使得社會所有東西都按他們的身體特徵來設計,進一步令他們有能力上的優勢,也教「殘疾人士」變得更「傷殘」。在歷史上,「正常人」可能並不是有意欺壓跟他們身體結構不一樣的人,但因為「正常人」人數眾多,所以歷史就不自覺地往對他們有利的方向走。

  這篇文章要做的不多,只是想指出,所謂殘疾,不純粹是身體上的問題,而同時間是一種多數人對少數人的壓迫。社會走到這裏,我們很難要求所有東西推倒重來,不再以「正常人」的身體結構為設計的標準。但至少,我們要知道,所謂「傷殘人士」的不幸,我們也有份參與造成。我們千萬不要以認為他們「本身」就能力較低的態度來看待他們,同一時間,也應盡量在制度上確保未來所有設計,也能配合全部人的需要﹙而不是只以「正常人」作指標﹚,使「殘疾人士」因此而受到的欺壓減到最少。

註:這系列文章為荼毒室與香港電台電視部合作,是鼓勵大家思考傷健議題的計劃之一部分。哲學提供思考的平台,而香港電台電視部亦正籌備一個思考的空間,讓大家去探索何謂傷健。《能者舞台非凡夜2017》是以傷建共融為目標的大型綜藝晚會,是次演出會從心靈和思考的角度出發,以錄像、舞蹈、音樂、歌曲、音效及燈光等多種舞台效果,呈現世界的變化和喧囂,並提出內省和思考生命的重要,拉近人與人之間的距離。整個演出,彷彿是一次靈性之旅。

活動地點: 伊利沙伯體育館(三樓:主舞台/二樓大堂:演前多媒體互動展覽)

演出日期: 2017年9月8日(星期五) 晚上8時

     (演前多媒體互動展覽由晚上6時開始)

播出日期: 2017年9月17日(星期日) 晚上9時至10時30分

港台電視31及31A播出

http://www.rthk.hk/tv/dtt31/programme/galaextraordinaire2017

StageofAbility2017.eTVonline.hk

Facebook Comments

嚴振邦

為人嚴肅,平常都正經八百,不苟言笑,對運動旅遊美食色情資訊等日常輕鬆話題和說廢話挖苦別人說髒話耍廢搞惡作劇等取樂子的活動可說是全無認識也無興趣更無能力,甚至常不屑那些飽食終日無所用心終日只懂大言炎炎侃侃而談的人,以至有「嚴肅」的別名。可惜小弟一登場往往氣勢太嚇人,年紀雖輕卻常遭誤認為叔父輩的人物,故又被誤以為叫「鹽叔」——一個叫「鹽」的大叔。有些不認為我江湖地位值得稱「叔」的人,也就只能叫我「呀鹽」了。

More Posts

3 thoughts on “【荼毒室x港台電視部﹙一﹚】其實你不知道甚麼是殘疾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