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獨卻不寂寞

作者:嚴振邦  難度:★☆☆☆☆

 

生活的孤獨

  你孤獨嗎?

  可能你會說:「我剛剛才和朋友食過晚飯,上星期才和家人去了趟旅行,我不孤獨啊。」

  我們問別人孤不孤獨,好像都關於生活的方式。你的生活中有沒有同伴,跟你做各種各樣的活動?有人和我吃飯,有人和我去旅行,有人和我看電影,我就不孤獨。這一種對「孤獨」的理解,可稱為「生活的孤獨」。

為自己做決定

  但即使生活上不孤獨,在另一個層次,我們卻注定孤獨。

  面對自己的人生,我們可以不孤獨嗎?人生中,我們要做無數的抉擇,定奪自己要成為一個怎樣的人。你要做一個商人,還是要成為一個律師?你要做一個好人,還是壞人?這些選擇全都是自己做的,沒有人可以替你決定。就算你不做任何決定,讓環境推着你走,或者任由其他人替你說了算,最終也是因為你決定放棄自己做決定。所以說,就算不選擇,也是一種選擇。自己要成為一個怎樣的人,最終的責任只有自己要負,也只有自己能負。在面對自己人生這個層面,無論有多少好朋友,人是注定孤獨的,沒有別人可以代替你自己。

  當然不是想要成為一個怎樣的自己,你就能成為一個怎樣的自己。人生中總面對諸多限制,使我們做不了想做的事。我小時候想成為一個傑出的足球員,賣豬肉的可能也曾想成為一個偉大的舞蹈家,但因資質、教育、社會等種種限制,我們最終只能成為了現在的自己。縱使如此,面對人生的限制時,我們要怎樣做,這些決定本身也是我們為自己做,也只能自己為自己做。在限制下我們最終成為一個怎樣的人,除了自己,還可以由誰來負責?

面對死亡

  所以可以說,不只在做人生的決定時,我們孤獨一人──即使面對人生的限制,我們也是孤獨一人。談及人生的限制,最大莫過於死亡。死亡讓我們所有的可能都變成不可能,所以往往被視為人生的大限。但吊詭的是,死亡雖是人生的大限,卻又迫使我們想清楚自己想要過怎樣的人生。若我們有永生,有無限時間,那麼我們其實也不用努力思考自己生命裏要做些甚麼,甚麼才對我有價值。反正生命無限的長,我根本不用整體地去思考整個人生。然而,因為有了死亡,因為我們發現自己會死亡,我們都不得不去思考,在有限的人生中,我們想過怎麼樣的生活,做個怎樣的人。或者反過來說,我們也可以從生命的末端去問同樣的問題:「當你將要死亡時,回想自己的人生,你會想自己擁有一個怎樣的人生?」死亡雖為大限,卻迫使我們認真對待自己正在過的人生──這正正是死亡對我們的意義和價值。

  所以說,面對死亡這回事,我們都是孤獨一人。人皆會死,但每個人都只能面對自己的死。其他人死了,我們當然傷心。但這死亡,畢竟是他人之死,與自己的死亡是完全兩回事。只有自己的死亡,才是對我自己生命的真正限制,才能真正迫使我面對自己的人生。在面對自己的死亡這事上,我們是注定孤獨的。

存在的孤獨

  這種面對自己人生、自己死亡時的孤獨,與文首所說的「生活的孤獨」不同,是我們作為人注定要面對的。用哲學術語來說,我們可稱之為「存在的孤獨」。

  平時我們說孤獨,大多在說生活上的孤獨。我們都怕自己一人,所以生活上的孤獨一般都伴隨着淡淡哀愁。但這裏說的存在的孤獨,卻不是貶義詞,而只是對人這種東西的客觀描述。人就是要一個人為自己做決定,一個人為自己的人生負責,一個人面對自己的死亡。但我們不用哀傷,這沒甚麼可悲的,只是人本來就是如此而已。生活上覺得孤獨,我們可以努力地找個伴;存在上的孤獨,我們明白了,之後好好地思考面對自己的人生就好。

孤獨而不寂寞

  面對人生和死亡,是自己一個人的事。可是,這不等於我們不會有同伴。就像考試一樣,試卷還是要自己去做,試題還是要自己去面對,但整個溫習的過程,卻可以有無數的同伴一起努力奮鬥,互相支持,互相鼓勵。甚至在考場中,你也可以聽到同伴的打氣聲。所以即使我們孤獨﹙alone﹚,但卻不寂寞﹙lonely﹚。

  人生也一樣。就算每個人都要自己面對自己的人生和死亡,但我們卻可以關心身邊的人。這種關心,教感受到的人孤獨而不寂寞,也更有力去面對人生要自己面對的挑戰。

  中秋將至,才知道香港中文大學已辦了三年的「中大愛心月餅」活動,每賣出一盒,他們就會送出一個月餅給沙田/大埔的獨居老人,讓我們的關愛傳到這些老人家手上 。人可能注定孤獨,但我們卻可做點東西,讓其他人不再感到寂寞。﹙註﹚

中大愛心月餅活動︰http://www.cpr.cuhk.edu.hk/mooncake/

註:本文對孤獨、死亡和人生抉擇的看法,主要參考自海德格﹙Martin Heidegger﹚和沙特﹙Jean-Paul Sartre﹚的哲學。

 

 

 

 

 

 

 

 

 

 

 

Facebook Comments

嚴振邦

為人嚴肅,平常都正經八百,不苟言笑,對運動旅遊美食色情資訊等日常輕鬆話題和說廢話挖苦別人說髒話耍廢搞惡作劇等取樂子的活動可說是全無認識也無興趣更無能力,甚至常不屑那些飽食終日無所用心終日只懂大言炎炎侃侃而談的人,以至有「嚴肅」的別名。可惜小弟一登場往往氣勢太嚇人,年紀雖輕卻常遭誤認為叔父輩的人物,故又被誤以為叫「鹽叔」——一個叫「鹽」的大叔。有些不認為我江湖地位值得稱「叔」的人,也就只能叫我「呀鹽」了。

More Pos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