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毒室 X 信報】中大畢業生開專頁 將哲學生活化推入屋

誠邀您加入我們的Patreon計劃,成為會員後登入網站即免廣告![可按此]

Spread the love
﹙感謝信報訪問,原文刊於2020年8月12日信報﹚
  哲學深奧難懂,聽到有人大學想主修哲學,旁人多會勸他三思,不然前路茫茫,成立臉書專頁「好青年荼毒室 – 哲學部」的一眾哲學研究者,一直努力打破這些成見。
  專頁用哲學分析不同議題,從穿衣吃飯到社會時事都有,吸引超過8萬人追蹤,成員更主持電視節目,將哲學帶入屋,有學生真的受「荼毒」選讀哲學。
  當中4位成員鄺雋文(豬文)、李康廷(李四)、歐陽迪生(Dickson)、楊俊賢(鹽叔)是中大不同年代的哲學系畢業生,研究範疇不同,但有共同信念:哲學並非故弄玄虛,可以淺白易明,更為「貼地」。純粹的理論知識,在本地也能有市場。
  4個成員都是哲學研究者,卻各有專精,豬文專注中國哲學,仍在修讀博士學位,李四則研究歐陸哲學,已經博士畢業,Dickson研究的是後設倫理學,已經碩士畢業,鹽叔研究的則是語言哲學和心靈哲學,仍在修讀博士。整個組織的成員都是中大不同年代的哲學系畢業生,本身已經常聚在一起,討論哲學問題,4年前成立臉書專頁推廣哲學,原本只是寫寫網誌,從哲學角度回答各種生活上的疑難,豬文說:「每篇文章2000多字,想不到香港人這麼無聊,真的會看。」
  慢慢粉絲愈來愈多,他們也開始做起電視節目、電台廣播、網上直播、出書,更租場舉辦講座、書展等。不少人反映,喜歡他們討論哲學時開心輕鬆、充滿笑料的氣氛,豬文笑言:「其實我們平時聊哲學也是聊得如此高興,在香港的教育制度成長的人,未必感受過。許多人一想起讀書都覺得很沉重很悶,我們卻可以聊讀書聊得開心。」
希望改變人們舊想法
  在成立臉書前,他們看到網上已有不少哲學專頁,但很多都故作高深,他們決定反其道而行,講求淺易明白。李四認真地說:「他們好像寫一篇文的預設是讓你看不明白,我們則相反,希望改變人們對哲學的想法,不是別人看不懂就叫哲學,就叫勁。我們想更貼地。」
  修讀哲學,在主流價值中似乎是異類,但他們從中學開始已對哲學有興趣,開始思考人生無法解決的問題。然而人難免會被主流影響,他們的哲學路也走得曲折,李四選科時有感哲學難以「搵食」,因此選擇了理大設計系,讀下來發現這只是一門術科,真正的知識不多,有時要迎合客戶要求而放棄自己的美學專業,很不喜歡,「發現自己不太想搵食」。反而參加讀書組看了不少哲學書,很是沉迷,畢業後就進修哲學碩士及博士,現在在不同院校教書。「雖然如今也有做設計工作,但也不太喜歡,反而教書我很享受。」
  Dickson中學就讀名校皇仁,同學都只想做律師、會計師、醫生,他為了興趣選擇日本研究,已經被老師質疑。在大學選修了一門哲學通識課後,覺得許多辯論不應該如此簡單,然後自行看書,愈看愈有興趣,索性轉至哲學系,進修至碩士。
  鹽叔則相反,他就讀的中學不是名校,但同學都很喜歡在課程外深挖知識,讓他養成不斷反思的習慣。大學讀港大社會科學,工作了一陣子覺得不滿意,「我不是一個很實際的人,覺得學術比較適合我。」
  於是他又再考進中大修讀學士,主修哲學,從此一直研究,追尋哲學之路橫跨10多年,現在在大學教書的他不覺漫長,反而樂在其中。「哲學作為工作是很開心的事情,其他工作可能要別人給錢你才會做,哲學只是每天的討論,就如吃飯聊天,既可以研究、跟學生分享看法,又有錢收,是人生的最大祝福。」
沒有自律就不能畢業
  豬文則是從小被「人生有什麼意義」問題所困,是他們之中唯一一個一開始就主修哲學的,很渴望從中得到解答,第一個學期卻大失所望:「課程完全無關,還花了一個學期討論中國有沒有哲學,關我什麼事?(大笑)」認真讀下去後,他才發現知識範疇之廣,愈讀愈開心,「當初我的問題雖然沒有解決,我也沒有追問下去,對不同事物產生興趣,就不那麼困在一些沒有答案的問題。如今世界都是我的遊樂場,讓我發掘各種問題。」
  學術之路不易走,競爭激烈,獎學金難求,研究上要做出突破也很難,但豬文表示,研究哲學是打工以外的「least evil選擇」。研究生活簡單,只是閱讀、思考、寫作,但閱讀量極龐大,相關書本成千上萬,都要讀通,博士研究往往要花上數年才有成果。李四讀了8年畢業,而豬文和鹽叔則讀了5年,仍在奮鬥中。豬文笑一笑說:「畢業難在於你有沒有自律。沒有就不能畢業。」鹽叔補充:「沒有人理你,所以更要逼自己去每天思考和寫作,這是最難的事情。」
  而他們成立「好青年荼毒室──哲學部」,其實也無法幫助研究,鹽叔更笑言會「有拖累」。但他認為,專頁的工作除了是補學院研究的不足,也是補自己生命的不足,透過跟更多人交流,他們能打破大眾「哲學無用」、「哲學難明」的成見,讓更多人體會到哲學的意義。雖然受不少人歡迎,但也有人質疑他們「把哲學說得太淺」。
  鹽叔表示:「我不覺得說的東西特別淺,因為教碩士課也是這些內容,只是少了複雜的背景資料。」豬文補充:「你自己去看書未必都能讀懂,只是因為我們讀明白了,消化了好久,才寫出讓人容易明白的東西。」鹽叔回應:「還是有很多人喜歡哲學故弄玄虛、似懂非懂的感覺,好似愛情中曖昧那樣,不能完全掌握,神秘莫測,才會怦然心動。但我們覺得這些都是戇居,他們不明白哲學魅力所在。」就如他們的組織會址黑板上所寫成立的宗旨:「嚴打學棍,杜絕文青」,他們拒絕一切虛偽的知識。鹽叔強調:「我們不會被這些蠱惑,而是想讓多些人了解到:好的哲學不是這樣的。」
  他們專頁上比較難消化的哲學文章,都有動輒數百乃至上千人讚好,港人比過往更關心哲學,或多或少與社會轉變有關。當氣氛愈來愈絕望,人們更想尋求哲學的思考和討論,去理解和應對當下一切。許多人都以為哲學能提供答案,但研究哲學多年的他們笑言,哲學反而可能讓人更困惑,尤其讓人不斷反思何謂真理,到最後可能什麼都難以信服。Dickson表示:「可能不會有什麼實質成果,但也並非壞事。」鹽叔指出,哲學並非心靈雞湯,不一定讓人找到心靈救贖和安心的看法。「如果真正的救贖不存在,就真的沒有。人生太複雜,沒有簡單的答案,只是哲學幫我們將問題挖深些,不再只有表面的觀點,跳出狂熱的盲信,甚至發現一些意料之外的問題。」
哲學角度看社會運動
  最近他們寫成新書《大時代的哲學》,用哲學分析種族、民主、宗教、愛情、威權、抗爭等概念,助人在這困頓氣氛中反思更多。但他們坦言,過去一年,其實哲學思考也未必幫到自己。
  李四坦言自己仍困於復仇和寬恕的情感抉擇中,「從前我是和平主義者,所謂冤冤相報何時了,好像寬恕比報仇好,但原來對自己和社會都並非好事,尤其當有些事不能輕易原諒時,復仇也許在道德上是被允許的。」
  豬文也開始質疑,哲學每每將人的智慧和理性放到最高點,是否必然?從前他受哲學薰陶,交朋友也是非聰明人不可,但經過去年的風雨後,卻覺得勇氣比智慧更難得,尤其在如今的高壓環境下,更難超越龐大恐懼堅持去做所相信的事。「當我意識到自己太沒有勇氣,又真正體驗和見證許多人的勇氣後,也讓我愈來愈推崇(他們)。」
  鹽叔的觀念並沒有大改變,反而因為能親身經驗只屬理論的事件,覺得感動。「例如沒有大台的社會運動原先只存在於某些哲學理想,洪席耶說在社會運動中有大台,就會產生不平等,他認為政治不應如此,應該是每個人意見交錯,最終形成改變世界的力量。這次社會運動真的沒有大台,更如鄂蘭所講的action in concert,所有人攜手合作,形成一個流暢的運作,挑戰既有秩序,重建一個我們想要的世界。這種抗爭方式甚至輸出至其他地方。無論最後成功還是失敗,但現實中出現過這件事,已很奇妙。」
撰文:張綺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