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抗作為權利

誠邀您加入我們的Patreon計劃,成為會員後登入網站即免廣告![可按此]

作者︰白水  難度︰★☆☆

  哲學家 Jason Brenan 以自衛理由作為抗爭的根據:假如我們受到不義的攻擊,即使是政府人員所為,我們也有理由武力反抗。另一位哲學家 Candice Delmas 就以義務(duty)來說明抗爭,認為基於不同的義務如公義的義務(duty of justice)、平等的義務等等(duty of fairness),會要求我們有責任甚至以較激進的手段如武力來抗爭,以維持社會平等、公義等。而其實自衛、義務等抗爭基礎以外,長久以來亦有論者會認為,反抗乃至革命其實是一種權利(right)。

  1776年的美國獨立宣言,早就明確表示了這一點:

  我們認為下面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 : 人人生而平等,造物者賦予他們若干不可剝奪的權利,其中包括生命權、自由權和追求幸福的權利。為了保障這些權利,人類才在他們之間建立政府,而政府之正當權力,是經被治理者的同意而產生的。當任何形式的政府對這些目標具破壞作用時,人民便有權力改變或廢除它,以建立一個新的政府 ……當追逐同一目標的一連串濫用職權和強取豪奪發生,證明政府企圖把人民置於專制的統治之下時,那麼人民就有權利,也有義務推翻這個政府,並為他們未來的安全建立新的保障。

  美國當年就是以武力反抗英國的殖民,最終走上獨立之途。立國之後,美國憲法具爭議的第二修正案就保障了民眾有管有槍權的權利,以制衡專制政府。

  宣言當中提到人生而平等、政權正當性和反抗的權利等想法,其實都可以追溯到洛克(John Locke)的政治哲學思想。以往我們相信君權神授——君主得到上帝的授權可以管治人民,而人民不得反抗。但是,隨啟蒙時期的人權思想興起,如洛克、盧梭(Jean-Jacques Rousseau)等就認為人生而自由平等。這種對人的理解要求政權需要是正當的。我們該問:到底為甚麼我們作為自由的人,政府有權管治我們,把諸如守法、交稅等不同政治義務加諸我們身上?這到底有何正當的理由可言?

  洛克就認為,沒有正當的政府管制之自然狀態(state of nature)下,每個人都是自由、平等而獨立,擁有生命權、自由權、財產權等自然權利(natural right),不容別人隨意侵害。而人的理性能讓我們知道自然律則(natural law),明白該做甚麼、不該做甚麼,所以會懂得尊重其他人的生命權、財產權等。然而,自然法仍可以被抵觸,我們的權利並不受保障,所以有可能會受到威脅。人之所以會同意政府有需要出現並且願意受她管制,是因為她的存在能保障我們各種權利,並且懲治那些無理侵害他人權利的人。法律機關和執法機關就是一些保障大眾權益的公權力機構。

  這說明了政府存在的正當性:雖然事實上有很多政權的出現都是因為軍事力量使然,但這不妨礙政府存在的正當理由。政府事實上如何出現,跟她理應為着甚麼理由而出現是兩回事。她以武力取得權力不等於就有管治的正當權力;若要有正當管治權,她就應該得到各個自由人的同意,以及能保障他們的權利。

  洛克就認為,假如政府無法履行它的職責,甚至反過來侵害人民的權利,這個時候她就是向人民宣戰,人民有反抗的權利,去重奪他們原本的自由,甚至建立一個可以保障他們的新政府。如之前提到的《美國獨立宣言》就提到人民有權「改變或廢除」她。而洛克亦解釋說:

  人進入社會的理由,是為了保障他們的權益,而他們選擇和授權予立法機構,是由於可能被制訂的法律和條列,能作為社會上每一個成員權益的屏障和圍欄,以限制權力和調節社會上每一個部分和每一個成員的專制……當立法者嘗試拿走或破壞人民的權益,又或者使他們成為專權之下的奴隸,他們就將自己和人民置於戰爭狀態之中……基於破壞了人民的信任,政府失去了人民原初基於頗為相反的理由而賦予的權力,政府就把權力重新交還人民,人民有重奪自由的權利……(《政府論》,§ 222)

  這就是說,政府的權力並非不證自明,而且亦非絕對。她能管治,是因為能履行有益大眾的公職,一旦無法完成則表示她無正當管治權力,人民亦毋須再服從政府。重奪原本就屬於自己的自由就是一種權利,人民有權反抗。

  也許我們一般會認為反抗政府就是反叛。但洛克表示,其實政權也可以是反叛(rebellion)。所謂反叛是指破壞了那些能障人民權益的法律和體制,可以由一般人造成,也可以出自政府之手。一旦政府自己破壞了恰當的法律和體制,她亦是反叛者。這扭轉了過往我們簡單認為主權在政府,反政府就是反叛的想法:主權道理上其實不在政府,而在於能保障大家的制度,她才是社會正當權力所在,所以反對它的才算得上是真正背叛。由此可見,要負起最大責任的一方就是政府,因為是她導致到人迫不得已要拿回屬於自己的權利,她才是引起紛爭的主事者。所以人民即使反抗,帶來混亂,亦不是罪魁禍首,我們必須理解誰才是背後的元兇。

  這些理論和宣言雖然已經上百年歷史,但其實仍然對今日尚在爭取自身權益的人有啟示和鼓舞作用。這不只說明了我們反抗的基礎,同時說明了每一個人之為人,一些最基本應該享有的權益,沒有一個人或一個政府可以以不義的手段凌駕於人們的自由和平等。而原來曾幾何時,就有偉大的思想家和珍惜自由的人大聲疾呼。

*洛克引文為作者自譯,而當中「property」一字包括各種權利和財產,姑且譯作「權益」。

原文刊於2020年6月12日《明報》﹚

白水

白木浮流水,白字做個水。見人不如見文,見文不如不見。

More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