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緊急情況及政府倫理 – 從哲學角度探討「緊急法」

 誠邀您加入我們的Patreon會員計劃,成為我們最大的寫作動力!  

作者:L 難度:★☆☆☆

  自六月的「反送中運動」開始,經過了三個多月,示威遊行等抗議活動並沒有減退,警民衝突甚至有惡化的跡象。近日不少人關注香港政府會否使用《緊急情況規例條例》(緊急法)賦予特首絕對權力訂立任何規例,以試圖平息是次風波。公共緊急情況和世界各地緊急法的運用除了是法律和政治問題,近年也有不少哲學家討論相關的倫理問題。本文參考法律哲學家 François Tanguay-Renaud 的〈Making Sense of ‘Public’ Emergencies〉一文,嘗試探討當中涉及了什麼哲學問題。

什麼是公共緊急情況?

  哲學的其中一個首要工作,就是弄清楚關鍵字辭的意思。當我們說一個地方是處於緊急情況,究竟是什麼意思呢?

  所謂的緊急情況,就是突然出現了有可能產生重大傷害的危機,而如果想避免或減低傷害的話則需要在短時間內作出應變的情況。我們在個人的日常生活也有可能會遇上緊急情況,而且會視之為一個理由,作為我們做某些平時覺得不應該做的事情的辯解。例如,傷害他人是不應該的,但在緊急情況下因自衛而傷人則似乎沒有問題。本文的討論對象並不是這類個人的緊急情況,而是公共緊急情況。

  那麼什麼是公共緊急情況呢?不少人形容一個情況為公共緊急情況時,通常他們都是指當中涉及的重大危機是牽涉到很多人,甚至因爲牽涉範圍太廣大而令政府可以合理地採取緊急措施,包括宣布進入緊急狀態或實施戒嚴。例如哲學家 Tom Sorell 將公共緊急情況定義為整個地方或很多人所面對的緊急情況,而且這緊急情況通常是公共機構及其官員的責任。不過哲學家仍在討論如何為個人緊急情況和公共緊急情況劃下一條清晰的界線。這條問題的其中一個困難是因爲「公共」這個字的意思並不清楚。在不同的語境下,公共及個人的分別可以是指國家及非國家、公共物品及私有財產、或街道上及住屋內的分別。

政府有責任處理公共緊急情況嗎?

  為什麼在公共緊急情況下政府有責任去解決問題呢?有人認為,因公共緊急情況涉及範圍廣泛,政府及其官員比起其他機構及個人有更多方法及資源、更多的權力及資金、更多來自不同範疇的專業人士去處理問題。不過 Tanguay-Renaud 指出,這個原因並不能說明一個政府必然有責任去處理公共緊急情況,因為這需視乎某個政府的實際能力,如果該政府又窮又弱又或沒有能力處理個別公共緊急情況,那麼在這情況下或許個人或非政府機構更能處理該公共緊急情況。

  但 Tanguay-Renaud 並不認為政府在公共緊急情況沒有特別的責任,而這是基於一個政府所應該扮演的角色。他認為,一個政府的角色,就是要保障人民的重要自由及不同的機會,以及令人民可以透過不同的社會合作過一個可接受的生活。所以,政府有責任為人民提供一些所謂的公共物品,例如國防、警察、消防、公共衛生、公路、供水、教育等等。如果一個緊急情況是會危及政府為人民提供公共物品,則政府有責任去處理這個緊急情況,以恢復為人民提供公共物品。

在公共緊急情況下政府可以為所欲為?

  關於公共緊急情況的倫理學討論,其中一條最多哲學家關注的問題就是,在公共緊急情況下,道德對我們的要求會否有改變?例如,是否可以容許政府在公共緊急情況做一些平時不可以容許的事情?

  有哲學家,例如 Michael Walzer,並不認為在公共緊急情況下政府就可以做一些不道德的事情。在公共緊急情況時,就算政府可以做一些平時不可以容許的事情,也只是因爲我們在平時和在公共緊急情況時使用了不同對道德的理解。平時我們比較著重對人權的保障,有些事情必定不可以做;在公共緊急情況時我們較著重人類整體的福祉,看什麼方法對最多人最有利。所以,就算在公共緊急情況時,政府也不是不受道德的約束,其解決問題的方法必須是要以整體社會人民利益為依歸。

  可能有人認為,如果政府去盡力解決公共緊急情況的問題,我們應該對政府的道德要求寬鬆一點吧?Tanguay-Renaud 認為這剛好相反。例如,警察比其他人應該是能更好地應付各類的暴力情況,因為他們受過更多相關訓練、有更好的裝備、更遵守指令,所以理應更能好好地處理相關問題。所以,就算是在公共緊急情況時,我們對警察的要求應比起其他人更高,例如是否能冷靜、準確地解決問題,及不令情況惡化、不傷害無辜等等。政府也是一樣。當政府有更多人力物力去處理公共緊急情況,政府是有責任比一般人做得更好。所以,面對公共緊急情況,不代表我們應對政府寬鬆。

  有些哲學家認為,公共緊急情況會引致所謂的「道德黑洞」,簡單來說,即是道德規範的瓦解,環境迫得人們為了自身存活不再道德地對待其他人。如果某公共緊急情況真的會引致如此災難,或許政府可以做一些平時不可以容許的事情。但 Tanguay-Renaud 認為,這樣的公共緊急情況是十分罕見。絕大部分的公共緊急情況,都不會令法律系統或整個政府崩潰,更加不會引致「道德黑洞」,所以政府只需繼續跟隨其地方的刑法、刑事訴訟、執法系統等等已經能夠處理絕大部分的公共緊急情況。的而且確,在某些嚴重的公共緊急情況下,例如大規模的洪水,政府或需動用軍隊、接管一些私人機構,甚至限制某些人或團體憲法所賦予的權利,但這一切都需要合理的理由,和人民解釋為何這些方法是必要。否則,不合理的措施只會令人民產生恐懼,應該解決問題的政府反而變成問題的一部分。

  現時香港政府還未使用緊急法,但似乎已經在實行一些平時不會使用的方法。面對當下香港的情況,是否一個公共緊急情況?是否可以使用平時不容許的方法?還望香港市民及政府三思。

原文刊於2019年9月6日《明報》﹚

moralL

L,喜愛探討倫理學或道德哲學問題,即道德L. 在道德低谷思考還有什麼不道德的事情可以做.

More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