罷課與抗爭──寫在十一月三罷行動前夕 1

罷課與抗爭──寫在十一月三罷行動前夕

 誠邀您讚好我們的專頁,成為我們最大的寫作動力!  

作者:Samson  難度:★☆☆☆☆

 

前言

  本文是因應 831 事件後發起的三罷行動期間,我於 2019 年 9 月 9 日在香港中文大學的一個罷課公開講座的筆錄。內容主要是關於當時罷課與抗爭的一些反思,例如手段、目標、策略的有效性等等。本來覺得時效已過,不打算公開,但得知十一月底大眾將再次發動三罷,或許是時候重提上次罷課與抗爭的經驗,雖無新論,仍希望收溫故知新、拋磚引玉之效。

罷課的目標與方式

  先談大專學界罷課時的考慮。首先,罷課的目標是甚麼?看各大專院校的罷課關注組文宣,他們聲稱罷課一般有三個目標:

  • 透過罷課給予大學行政壓力;
  • 空出時間參與抗爭;
  • 製造社會輿論壓力,推動罷市罷工。

  三個目標何者最重要?當然最好是三樣都能成事,但如果只能選一,你們覺得首要目標應該是什麼?而如果要達到一,罷課要做什麼?要達到二,又要做甚麼?達到三呢?我們應該朝著目標去做相應的措施,而不是盲目地做或不做。我希望在這裡梳理一下我們正在做甚麼,有甚麼可以改善。

  假設罷課是想給予大學行政壓力,手段似乎就是很多人不上課,但這其實是不會給予大學行政壓力的。從來大學都有很多人不上課,但不見得有什麼影響,所以如果想令大學有行政壓力,僅僅不上課是不夠的。那還要做甚麼?首先,罷課人數要非常的多,現在很明顯不夠人;再者,罷課同學必須同時不考試,甚至休學,那麼就應該會有行政壓力。問題來了,倘若要罷考休學才有效果,有多少同學會做呢?退一步說,就當你們罷考休學,使大學有行政壓力,那又如何?又不是政府有壓力。為甚麼一開始的時候大家覺得大學有壓力,政府就有可能讓步呢?有沒有人想過?我的想法是要看看這是甚麼政府,如果是德國政府,罷課的確有機會令政府讓步,但這個是香港政府,答案是不言而喻的。換言之,整個問題在於你們現在做的東西是不會對大學造成壓力,而且即使大學有壓力,也不見得因此能影響政府,所以我認為罷課的第一個目標意義不大。

  第二點,空出時間參與抗爭。這個目標的重點是參與抗爭,而不是空出時間。所以有兩件事情要注意,首先要真的有足夠的抗爭活動存在,並且你們要認真投入參與。現在有很多罷課的同學其實並沒有足夠投入抗爭,當然抗爭不一定是上前線,做後勤文宣也是可以的。可是以我所知,很多罷課的同學只是在家睡覺而已。好聽一點是罷課,但實際上只是走堂。不過這不能完全怪學生,首先因為罷課氣氛淡薄,再者可以參與的活動似乎不夠多。但無論如何,如果罷課的時候你是認真參與抗爭的話,我覺得這個目標是合理的。

  有很多同學覺得罷課最重要的目的是第三點,製造輿論壓力,使更多人罷課、罷工、罷市。但如何能夠製造輿論壓力呢?必要條件是讓社會各界知道罷課行動,就像最近的中學生罷課,早上站在校門外,讓社會大眾看見。可是現在大學生罷課的模式大多是不上課,然後在家做文宣(因為通常週末才有大型活動),或一群人回到大學課室參加公民講堂。這些校園室內活動全部大眾都不易看到,看不到自然製造不了輿論壓力。有很多沒有罷課的學生說,每天上課其實都不覺得中大有甚麼不同,原因就是同學沒有將罷課這個行動公諸於世。大家要明白,社會大眾不容易接觸大學文宣,沒太多方法知道同學在做什麼,不罷課的同學也感受不到氣氛或壓力,所以我們要走出來,讓大眾看到。如果只是每天躲在課室聽公民講堂,聽多三個月也是沒有用的,因為沒有人知道。

圖片來源:香港電台

「罷課不罷學」適得其反

  為什麼每當學界罷課,總喜歡舉辦公民講堂? 大概由於很多同學仍抱著一種「罷課不罷學」的心態所致。雖然公民講堂或電影會本身有其教育意義,亦可免卻外人對學生「罷課只為躲懶」的口實。但假如根據之前第三點,即罷課是以製造輿論壓力,推動三罷為前提下,舉辦公民講堂或電影放映會最終只會適得其反,原因有二: 第一,正如剛才所言,大部份的公民講堂都是室內活動,大眾不易看到。第二,「罷課不罷學」容易給外界,以至不罷課同學一種只是「轉換學習模式/地方」,其實「一切如常」的感覺,營造不到三罷抗爭的迫切氣氛。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我不贊成沿用雨傘運動以來「罷課不罷學」的模式走下去。倒不如多一點戶外的大型抗爭活動,讓所有人看得見,效果才會顯著。

  總的來說,觀乎現在的罷課模式,問題在於目標不清晰與手段不徹底,對大學不會造成甚麼壓力,即使大學有壓力,對政府亦沒什麼影響; 同學空出時間卻不多參與抗爭。所以罷課最終的合理的目標似乎應該是帶動社會輿論三罷,但要推動三罷風潮,罷課就要讓群眾看到,而不是躲在室內。另外三罷必需持續一段長時間才有用,三罷一、兩天是無意義的,情況有如絕食八小時,毫無效果,更可能白白損耗民氣。

  平心而論,以香港的情況,達成全民三罷的機率是低的,不過我覺得要盡做,有幾多做幾多。可是要如何實行?坦白說,我只懂概念分析,沒什麼具體策略提供,但我們或許可以參考最近引起大眾關注的中學生罷課行動。為甚麼他們能受到社會關注?當中固然有體制的原因,因為中學從來都是很壓抑的,所以一有風吹草動,家長與社會就很震驚;更重要的是中學生們公開地做一些反抗行動,那怕只是和理非式的拉人鍊。

  再者,中學生表現勇敢,即使校長放警察進來,他們都堅持行動。由此推想,大專學界也許可以仿傚這些行動。比方說,大學生可以於各大學的主要出入口示威,甚至阻礙部分通道,製造不便,如此所有大學師生都不能逃避視線,沒有罷課的師生經過時都會感到壓力甚至猶豫,這樣就能營造罷課的氣氛。而且只要這些地方的人夠多,影響大學出入,就會有人報導,就可能製造輿論。縱然全港大罷工比較難實行,但至少讓三數個行業或大學聯合罷課罷工,逐步建立氣氛與壓力,全民三罷才可能成事。

抗爭手法的不同級別

  接下來分析一下抗爭的問題。抗爭的目標其實不用多說,就是五大訴求。既然目標是五大訴求,所謂有用的意思就自然是令政府有壓力,使政府讓步,接納訴求。那麼,怎樣的手段才有用?大家又可以接受到哪一個級別的抗爭手法呢?先姑且為抗爭手法分級如下:

等級 具體手段
1。 和平而守法 ✓  遊行

✓  集會

✓  罷工罷課

✓  拒絕執法與政府人員生意

2。 和平而不守法 ✓  佔據公眾地方

✓  不交稅

✓  阻塞重要設施

3。 武力而不守法 (對物不對人) ✓  破壞公共設施

✓  破壞執法與政府人員財產

4。 武力而不守法 (只攻擊相關人仕) ✓  攻擊執法與政府人員

✓  還擊政見不合者

5。 武力而不守法 (攻擊相關與不相關人仕) ✓  攻擊執法與政府人員家屬

✓  攻擊平民 (恐怖主義)

  此圖代表抗爭手段的不同程度: 從守法到不守法、由和平到武力、從攻擊死物到攻擊相關人員。按此第一級為最溫和的和理非,第五級則是激烈勇武派。

不同級別的考慮

  由此分類,有數點值得思考。首先,大家有沒有發現,在以上分類中,武力必然就是不守法,沒有武力而守法的選項?為甚麼?因為一般而言,國家是唯一可以合法而主動地使用武力的機構。我們只有一個情況可以合法使用武力:自衛。除此之外,平民是不能合法使用武力的,這是無奈的現實。

  其次,最近很多人說:「是你告訴我和平是沒有用的」。歷經二百萬人遊行示威而政府不為所動後,大抵已經沒有人還會覺得第一和第二級別的和平行動有用了。但事實是否如此?先論第一級別: 和平而守法。其實當中依然有些有用的手段,只是我們做不到: 三罷!(那些不做警察生意,不和警察做朋友的行動,就自行判斷吧,我個人認為是有效的。)而就第二級別:和平而不守法而言,手段包括佔領,阻礙重要設施和不交稅等等。佔領行動在雨傘運動已證明沒什麼效果了,但不交稅呢? 想像有 20% 香港人不交稅,政府將會十分麻煩。所以要想清楚,其實和平又有用的手段仍有不少。但我們通常很快就覺得一整個級別都沒有用或有用,這樣下定論太快了,我希望大家再想清楚。

  由第三級開始就進入武力抗爭的階段,例如破壞公共設施。有沒有同學是不能接受破壞公物的?其實攻擊死物仍可再區分為破壞社會公物和破壞相關人員的財產兩個次級別。如果有人擔心破壞公共設施會令民意逆轉,那麼大家會不會接受破壞相關人員的財產?例如政府官員的樓或車等?這樣做又有沒有用?

  最後請留意第五級別: 武力而不守法,甚至攻擊一些不相關的人士。這裡同樣可再細分兩個次級別,第一,攻擊執法和政府人員的家屬,第二,攻擊一般市民。其實如果以攻擊不相關人士來達到某些政治目的,已算是粗疏定義下的恐怖主義了。大家認真想一想,是不是真的能夠接受? 我們抗爭的底線應該如何劃定?

  以上的圖表無疑只是一個很簡單的分類,現實情況當然更複雜。但總的而言,每個人都會接受某級別為抗爭手段的上限。那麼問題就是,為什麼只接受該級別,而不是更低或更高一級呢? 大家應該想清楚為甚麼自己的底線定在這個位置,不要人云亦云。

  最後讓我總結重點:第一,其實有些和平的抗爭手段還是有用的,只是我們未能做到;第二,無論你接受怎樣的抗爭級別,請大家務必想清楚背後的理據,不要盲信某些主張,要找到支持自己堅持的理由,運動才可以持續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