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民主政體下抗爭之理據:前線為何衝?抗爭者為何阻人返工?為何要罷工? 1

非民主政體下抗爭之理據:前線為何衝?抗爭者為何阻人返工?為何要罷工?

 誠邀您讚好我們的專頁,成為我們最大的寫作動力!  

作者︰嚴振邦  難度︰★☆☆☆☆

  反送中運動由六月中正式變成大規模的社會運動,至少近半香港市民有或多或少參與其中。這次運動跟之前不一樣,「和理非」和「勇武派」由互相指摘,變成了彼此配合,「不篤灰、不割蓆、不指摘」,一般的市民對勇武抗爭的接受程度大為提高。

  這在 6 月 12 日示威者衝擊立法會和 7 月 1 日成功破門闖入立法會兩次抗爭中可見一斑:在這兩日後,反送中的民意大體上並沒有倒戈,某意義來說甚至因此還贏得一些市民的支持。

  6.12 的抗爭可說是最為出師有名。立法會原定於 6 月 12 日通過送中條例,因此抗爭者在議會抗爭已沒希望攔下這條法案後,迫不得已只能在二讀當天圍堵立法會,甚至希望攻進議事廳,不讓議員進去開會。而 7 月 1 日成功攻進立法會,也可被視為極有象徵意義的一着。立法會權力理應來自人民,但現今立法會制度本來就不能代表人民,故人民重新攻佔立法會,並破壞一些抗爭者認為代表着壓迫的圖騰,也有其價值。同樣道理,也可用來理解後來包圍警察總部和中聯辦時的一些破壞行動,而這也獲大多數反送中支持者的諒解。

  但至近日,越來越多的反送中支持者開始不明白,現在勇武抗爭的目標是甚麼?尤其在元朗等沒有重大目標值得衝擊的地方,為甚麼勇武派仍然在勇武抗爭?這種勇武有甚麼意義?

  本文嘗試闡釋某些前綫抗爭者的說法,並說明一下為何這些說法其實有一定道理。我希望說到最後,大家會明白到,在這意義下,勇武抗爭的最終目標其實和罷工或堵塞交通等大型不合作運動一樣,並無二致。

  但我得在此首先說明一下:本文並不是要鼓吹大家認同或參與本文將會討論到的各種抗爭手法。本文要做的,是希望把背後的理路整理出來,促進大家討論,讓大家選擇。就算你反對也好,我也希望大家的反對能建基於對抗爭理念的一些最強義解讀,而不是把對方的說法變弱,然後打一個站不住腳的稻草人。

警察是政府的最終支持者

  在民主國度,人民要政府採納其意見的方法很多。不過最重要的,當然是數年一次的選舉,這使得政府不能硬推一些大半市民大力反對的政策,不然這執政黨下次選舉就會輸得一敗塗地。所以常言道,如果香港是真正的民主政體,一百萬人出來遊行後,政府基本上就要撤回條例了,根本就不會有後來的事。

  但在不民主的政體中,情況卻完全不一樣。無論面對多少民意反對,政府仍然可以強行通過其想要的法案,因為民意根本不能把政府拉下台。當和平的手段用盡,議會的抗爭走到盡頭,示威者往往只能走上街頭,用勇武的方法去嘗試阻礙議會開會,不讓法案通過。

  而這就帶出了警察在這威權管治中所扮演的角色。警隊一般會覺得自己政治中立,自己只是執行法律,維護社會秩序。有示威者堵路,甚至衝擊立法會,就是違反法律,而警察的工作就是阻止他們,把他們繩之於法。當然在警察心目中,這不過是執法,他們正在維護法紀。但我們可以想象一下,如果一個獨裁政權想要通過一條對自身有利,但卻會壓迫人民的法律時,警察去「維護法紀」執法,不容許示威者阻疑議會會議進行,那警察其實在做甚麼?顯然易見,警察正在替獨裁政府消除障礙,讓政府可以通過這些壓迫人民的法律。警隊可能覺得自己政治中立,就如很多香港警察也說「我不懂政治,不過你犯法就是不對,我就要制止你犯法」一樣。但這樣的政治中立,在不民主的政體下,卻等同於為政府護航,讓政府可以更容易通過對自身有利的動議。

  所以警察跟其他政府部門不同。其他政府部門如果有公務員不支持政府,當然也會影響到政府施政。但這跟警察大大不同。因為如警察不支持政府,那不僅影響施政,更重要的是政府會沒有能力強行通過一些遭市民大力反對的政策和法例。

  回想起 6.12 那天,其實警察下午時已成功完全清場,政府和建制派希望的話,當天絕對可以繼續會議,通過送中條例。雖然最後他們沒有這樣做,但他們絕對可以這樣做。為甚麼他們可以呢?就因為警察已用武力替他們清除了障礙,抗爭者都被警察拘捕或驅離現場。所以警隊作為軍隊外唯一可以合法使用武力的組織,其地位絕不簡單,因為他們可說是政權最大的武器,用以掃平最終的反對聲音。

勇武抗爭的目標

  所以說到底,在不民主政體中,政府根本毋需理會反對者的聲音。當然很多時候為了減少管治成本,政府還是會做做諮詢,小修小補一下要推出的政策。但若政府真的死命的要通過一些新法案,就算市民用任何方法阻繞,最終還是會被警察以「維持社會秩序,守護法紀」的理由清場。

  在這背景下,早陣子有勇武派前綫抗爭者在網上講述他自己的理念,就可以理解。這前綫抗爭者表示,前綫抗爭者的目標在於每一次都增加警方清場的難度,並認為說不定最終有日警方會清不了場。不少討論都質疑這名前綫抗爭者的說法,認為看不到每次增加警方清場的難度本身有甚麼意義。

  我想,這抗爭者的說法,應該要放在警隊在政府管治中的作用來理解。現在政府可以強硬通過任何受市民大力反對的議案,因為若有任何阻礙法案通過的抗爭,最終政府都可以用警察來清場,確保議案順利通過。而若抗爭者能增加警方清場的難度,這就代表着政府能利用警隊去確保議案通過的可能變小。若最終去到警察真的無法有效清場的情況,則代表着政府失去了利用警隊來確保議案通過的能力。藉着警察,政府原本根本不用考慮反對聲音。但若現在警察不能有效清場,那就代表抗爭者有足夠的籌碼,能迫政府「埋枱」討論,不能自己想通過甚麼就通過甚麼。

  所以,即使近日的衝突中,其實很多時候抗爭者都沒有要衝擊任何目標,但他們都決不輕易離場,有時候甚至會反攻推前守線,理念可能正正在於不容警察輕易清場,以求最終達至有與政府討價還價的能力。

為甚麼要阻礙其他人返工?

  上述這個勇武抗爭的理念,當然有可議之處。例如甚麼時候才可以用這個方法抗爭?當中抗爭者的犠牲是否值得?在勇武抗爭中是不是真的全無底線?若有,底線應劃在哪裡?這些問題都值得我們討論。

  但當我們明白到這種勇武抗爭的理念,其實我們發現這跟大型和理非抗爭的理念實在是如出一轍。舉個例,這兩個月出現過數次抗爭者不合作運動──阻礙地鐵車箱關門,癱瘓公共交通。很多人說,你抗爭找林鄭去,不要來阻我上班。這帶出一些重要問題:為甚麼你抗爭要阻礙我上班?而我又沒有得罪你,你這樣阻我上班合理嗎?

  若我們明白上述勇武抗爭的理念,那麼我們可以把同樣道理應用到和理非抗爭上。一直以來,不民主政府的最大問題是它沒有聽取民意的需要,而這些不合作運動就是要增加抗爭者的籌碼,讓政府有需要讓步。誠然,只是短暫堵塞一兩條地鐵線,或一兩天的巴士慢駛引致道路擠塞,不會造成多大的影響。但正如勇武抗爭初時會給警察輕易清場一樣,這些不合作運動也要有個升級的過程。當過程慢慢提升,由塞一兩條線變成塞六七條線,由慢駛一兩日變成常態慢駛,不滿的不只市民,還包括大商家,這樣的話,政府的壓力就會大增,最終有了討論與讓步的需要。

  當然,這過程當中一定會有無辜市民受影響。但我們可以問,有哪一種抗爭手法,沒有人會受影響?可能阻礙地鐵開出真的侵害到你的權利,但比較勇武抗爭抗爭者所受的傷和犠牲,比起通過法例後受壓迫的人民要付出的代價,遲到上班的傷害實在是小太多。有可能這是必要之惡,是社會進步必需要付出的小代價。

為甚麼要罷工?

  說到這裡,我相信大家都明白到,罷工其實道理也一樣。令社會不能正常運作,增加抗爭者的籌碼,使政府有需要讓步。

  而這在香港這金融商業社會,罷工當然會帶來最大的衝擊。若我們真能長期罷工,政府會承受的壓力將會是最大。更重要的是,罷工不會令人受傷,卻為政府帶來比其他方法都大的壓力。如果你覺得讓人受傷不能接受,那你可以接受以罷工的方法來向政府施壓嗎?

沒有壓力,政府會聆聽嗎?勇武和和理非的同體雙生

  我們知道,每一種抗爭方法都會有人受害,也各有利弊。我不知哪一種最好,哪一種最合適。我想做的,是把各種方法的理念都盡量說明清楚,讓大家想想哪一套可以接受,哪一套最合理。我不是說我們只能選其中一套,始終今次運動的口號「兄弟爬山,各自努力」也有其道理。

  但我想指出的是,其實不論勇武還是和理非抗爭,走到最終,可能也是同一回事。

  政府理應由人民賦權產生,但在現行制度下,人民太弱而政府太強,如果不增加人民的籌碼,政府根本連認真對待我們意見也不需要。一百萬人出來遊行,政府的聲明就等於一個「閱」字。面對這樣的政府,在大是大非處,我們用合適的方法來迫使對方有需要聆聽人民的聲音,看來是合宜之舉。

封面底圖︰《Time

原文刊於 2019 年 8 月 3 日《明報》。因為字數太長,原文刊於《明報》時經過刪剪,這篇為未經刪剪的版本。

非民主政體下抗爭之理據:前線為何衝?抗爭者為何阻人返工?為何要罷工? 2

嚴振邦

為人嚴肅,平常都正經八百,不苟言笑,對運動旅遊美食色情資訊等日常輕鬆話題和說廢話挖苦別人說髒話耍廢搞惡作劇等取樂子的活動可說是全無認識也無興趣更無能力,甚至常不屑那些飽食終日無所用心終日只懂大言炎炎侃侃而談的人,以至有「嚴肅」的別名。可惜小弟一登場往往氣勢太嚇人,年紀雖輕卻常遭誤認為叔父輩的人物,故又被誤以為叫「鹽叔」——一個叫「鹽」的大叔。有些不認為我江湖地位值得稱「叔」的人,也就只能叫我「呀鹽」了。

More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