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食物到情愛 1

從食物到情愛

 誠邀您讚好我們的專頁,成為我們最大的寫作動力!  

作者︰嚴振邦  難度︰★☆☆☆☆

 

  人生在世,欲望多得不能一一細數。有人想升官,有人想發財,但不知何故,食和色卻常並舉,代表它們是人類最基本的欲望。《禮記》有云:「飲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孟子.告子上》也曰:「食、色, 性也」,此故然顯示自古以來我們就認為飲食男女在人類欲望世界中何其根本,但在現代小說中,食物更進一步,常常成為愛欲情感的象徵和比喻。

讀張愛玲

  讓我們藉此機會,讀一下張愛玲。

  《紅玫瑰與白玫瑰》中,佟振保第一天去王士洪的家,就對王士洪的太太王嬌蕊動了心。振保和嬌蕊的戀情,就是在士洪家中的一餐飯開始。當時嬌蕊剛洗好澡出來,就穿着浴衣上飯桌。

王家的飯菜是帶點南洋風味的,跟振保平常吃的很不同。嬌蕊 […] 把火腿肥的部分切下了分給她丈夫。振保笑道:「怎麼王太太飯量這麼小?」 士洪道:「她怕胖。」 振保露出詫異的神氣,道:「王太太這樣正好呀,一點兒也不胖。」

  在飯桌上,振保這句對嬌蕊身材的讚美,可說是第一次與嬌蕊調情。當然在這一餐飯中,嬌蕊也表達了對振保的好感,所以才會叫他不要叫她做「王太太」。

  事實上,振保和嬌蕊很多關係發展,也是透過食物來開展。藉着食物,他們調起情來。
後來,嬌蕊和士洪在鬥嘴,而此時:

振保相當鎮靜地削他的蘋果。[…] 她出去不到半分鐘,又進來了,手裡捧著個開了蓋的玻璃瓶,裡面是糖核桃,她一路走著,已是吃了起來,又讓振保篤保吃。[…] 振保當著她,總好像吃醉了酒怕要失儀似的……

  因為嬌蕊給他的糖核桃,振保吃到醉了。到第二天,士洪到外地公幹,就只剩下振保嬌蕊兩人。他們關係更進一步,也關乎食物。

嬌蕊問到:「要牛奶麼?」振保道:「我都隨便。」嬌蕊到:「哦,對了,你喜歡吃清茶,在外國這些年,老是想吃沒得吃,昨兒個你說的。」振保笑道:「你的記性真好。」嬌蕊起身楸鈴,微微飄了他一眼道:「不,你不知道,平常我的記性最壞。」 振保心裡砰的一跳,不由得有些恍恍惚惚的。

因着嬌蕊記得他喜歡清茶,再微微飄了他一眼,振保的心就跳了。之後,嬌蕊拿了一罐花生醬出來。

振保笑道:「哎呀,這東西最富於滋養料,最使人發胖的!」嬌蕊開了蓋子道: 「我頂喜歡犯法。你不贊成犯法麼?」振保把手按住玻璃瓶,道:「不。」嬌蕊躊躇半日,笑道:「這樣罷,你給我麵包上塌一點。你不會給我太多的。」振保見他做出楚楚可憐的樣子,不禁笑了起來,果真為她的麵包上敷了些花生醬。嬌蕊從茶杯上凝視著他,抿著嘴一笑道:「你知道我為甚麼支使你?要是我自己,也許一下子意志堅強起來,塌得極薄極薄。可是你,我知道你不好意思給我塌得太少的!」兩人同聲大笑。禁不起她這樣的稚氣的嬌媚,振保漸漸軟化了。

  讀着這段對話,不只振保,連我的心也在跳了。嬌蕊和振保透過花生醬,討論犯禁的問題。嬌蕊問振保贊不贊成犯禁,當振保說不贊成,嬌蕊就楚楚可憐的叫振保替她犯一下,因為怕自己意志堅強起來,犯不了多少。這分明是明說花生醬,但暗說二人的關係。

飲食男女之間

  這種用食物來比喻調情,小說電影中屢見不鮮。但為甚麼我們要用食物來作喻?明代沈采說「飽暖思淫欲」,滿足食欲為甚麼又會與情欲有關?

  現今科學發現,吃到美味的食物和享受到愉快的交歡,我們大腦會有着相近的神經反應。在大腦中負責情感反應的邊緣系統﹙Limbic System﹚中,性愛和食物的刺激會引起的反應相近。所以,可能因此一者的滿足,會特別容易刺激另外一者。

  而這也解釋了為甚麼我們總愛用食物來比喻性和愛情:性和愛情的歡愉,在大腦神經的層面,本身就和享受食物的滿足感相對接近。

吻的現象學

  神經科學讓我們理解多了食物和性愛的生理關聯。但我認為,這麼多文人雅士總愛以食物來比喻情愛,還跟我們的主觀感受有關。

  吃東西和情愛的經驗,有一部分是類通的,這也使我們常對兩者有相近的聯想,以致於遇到對的對象,甚至會有把對方「吃掉」的衝動。這當中的關鍵,在於我們的嘴巴。

  嘴唇和舌頭,是我們身上極敏感的地方。我們用嘴巴吃東西,也用嘴巴來親吻,而這兩種這麼難忘經驗,可能有一些有趣的共通之處。

  讓我們想一下,我們吃到美食是個怎樣的經驗。首要的,是跟這種食物融而為一的感覺。我們看東西時,那物件明顯是一個有別於我的東西,是我現在在看的對象。我看着前面的桌子,斷不會以為它是我的一部分。桌子就是桌子,我就是我。可是,進食卻很不一樣。吃到美味的和牛,感受就像是它的味道在舌頭中散發出來,慢慢地充滿了我整個人。我慢慢不再感受到這塊牛肉,只漸漸地感受到它帶給我的味道;我開始分不出這塊牛肉和我的區別,好像它成為了我的一部分,它就是我,我就是它。直到我把它吞進肚子裏,真的成為了我的一部分。

  這經驗,竟然跟親吻是如此的相像。吻下去的那一剎,就像觸了電一樣,心在跳,唇覺得溫暖。慢慢,我們不再感受到對方嘴唇的質感,你知道你在吻,但卻開始忘記自己原來在吻。嘴唇不再在感受對方的唇,卻更像是兩個人連通的接點,跟對方融在一起。你覺得你在他之中,他又在你之中,分不清是你是我。你覺得你還是自己,卻不再是一樣的自己。透過親吻,大家變成了對方的一部分。

情愛:從自己出發,再回到更豐富的自己

  黑格爾說,愛情是從我出發,然後離開我,走向非我,然後再回到我自己的過程。這個回來的我,卻不再只是原本的我,而是個更整全的我。這個對愛情的理解,當然是跟愛人相處時的共同經驗,不過就算在親吻中,也可以感受到一樣的循環。

  吃東西和親吻,原來有着這樣同似的經驗結構。一個忘記自己,最後變成更豐富的自己的過程。無怪乎作家總愛用食物來比喻情愛和性,也難怪基督教傳統會以蘋果作為情愛歡愉的象徵:說不定不是阿當和夏娃偷吃後,蘋果成了禁果,它才代表着情愛和誘惑;反過來,可能正因為美味的蘋果令人聯想到歡愉的情愛,上帝不想阿當和夏娃有這些感受,才把蘋果定為禁果。

 

﹙原文刊於2019年2月號《號外》﹚

封面底圖︰電影《破事兒》劇照

從食物到情愛 2

嚴振邦

為人嚴肅,平常都正經八百,不苟言笑,對運動旅遊美食色情資訊等日常輕鬆話題和說廢話挖苦別人說髒話耍廢搞惡作劇等取樂子的活動可說是全無認識也無興趣更無能力,甚至常不屑那些飽食終日無所用心終日只懂大言炎炎侃侃而談的人,以至有「嚴肅」的別名。可惜小弟一登場往往氣勢太嚇人,年紀雖輕卻常遭誤認為叔父輩的人物,故又被誤以為叫「鹽叔」——一個叫「鹽」的大叔。有些不認為我江湖地位值得稱「叔」的人,也就只能叫我「呀鹽」了。

More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