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松閣:馴化的假愛? 1

三松閣:馴化的假愛?

 誠邀您讚好我們的專頁,成為我們最大的寫作動力!  

作者:Samson     難度:★☆☆☆☆

 

  有云狗是人類最忠誠的朋友,永遠不會離棄你,以下是一則出名的事例:1924年,日本東京大學教授上野英三郎養了一頭名為「八」的秋田犬。八公每天都會在傍晚到澀谷車站迎接主人下班。一年後上野因病離世,然而八公依然風雨不改,每天到澀谷站等候主人歸來。最後八公堅持了10年,直至身故。此事後來廣為傳誦(更多次被改編成電影),澀谷車站前更有八公的銅像,記念其忠義。此等狗狗的忠誠行為時有所聞,亦往往令不少人感動,可是狗對人類的感情,其實算是真正的愛嗎?

  與大眾的意見相左,我認為狗狗對人類的感情,其實不太算得上是愛。理由在於任何被嚴重強迫下的感情,都不是真正意義下的愛,或充其量只是次一等的愛。要支持此立場,有兩點需要解釋:首先是狗狗對人的感情為什麼是被嚴重強迫所致;其次是怎樣衡量何謂真正的愛。

萬年「洗腦」 忠誠凌駕生物本能

  先就強迫的感情此點而論。愛狗的人或會反駁,他們從來沒有強迫其狗狗愛自己,但其實這不是個人層次的問題,而是從整體物種角度下的判斷。對動物演化史稍有認識的人都知道,狗狗這個物種本身並不存在,而是人類從狼改造馴化而來。大約在一萬年前,我們祖先為了生活,挑選一些較為溫馴、合群與服從的狼加以訓練,再選擇繁殖,不斷重複此程序,最後演化出狗狗此一物種,而狗的忠誠與愛正是我們刻意操控的結果。換言之,狗對人類的忠誠與服從、甚至於所謂無私的愛,在千年的馴化下已內化為本能,成為不由自主、無從選擇的盲目傾向,甚至於凌駕其生物最基本的求生本能。

  我在網上曾經看到這樣的故事:某農戶有朋友到訪,主人為了設宴款待,打算宰掉自家的黃狗來個狗肉鍋。於是農戶把黃狗喚來,一棒子打在頭上,黃狗頭破血流,不明所以,只好往山上跑,於遠處徘徊。此時主人再次叫喚,黃狗雖然驚恐,最後卻也服從命令歸來,結果當然是一命嗚呼。這個故事大概是假的,但我相信類近的事例一定存在,而且不在少數。天底下大概只有狗狗會不顧生命危險仍服從人類命令,試想像你這樣對待獅子的話,看牠不把你撕成兩半才怪。兩者的分別當然是由於狗是馴化動物,而獅子是野生動物。由此可見,狗對人類的愛很大程度是人類製造出來的產物,已是其無從選擇的本能。

愛的最重要本質:自由選擇

  狗的馴化是歷史事實,難以否認;但即使其感情是強迫所致,我們仍需要問:這種被內化強迫、無從選擇的感情,為什麼算不上是真正的愛?或許讀者不一定同意,但我認為愛的最重要本質之一(不是唯一)在於自由選擇。讓我以例子說明:假設你有一個甘願為你付出所有、熱戀中的男朋友。有天你發現他之所以對你一往情深,其實是你父親對他從小學開始就施以洗腦教育之故。至此你還會說男朋友真的算是愛你嗎?我猜想大部分人都會說不。要留意即使是洗腦教育,身為人類,你男朋友其實仍有自由意志,仍可能選擇不愛你,但在狗狗的情况,這種洗腦已進行了一萬年,成為其不可抗拒的生物本能!因此如果你認為男朋友的例子不算是愛的話,按理狗狗的情况更難稱之為真愛。

  可是細心一想,父母對子女的愛,或是戀人之間的愛,都有出於生物本能的部分,不見得完全自主,難道它們也不算愛嗎?這是個很有力的質疑,以下只能做兩點回應。首先是程度深淺問題。誠然,父母或戀人的愛有其生物本能的基礎,並非全然自決;但與狗狗的情况比較,強迫的程度實不可同日而語。正如方才洗腦男朋友的例子一般,父母或戀人其實仍有自由意志選擇不愛你,現實上也有不少虐待子女的父母和粗暴對待伴侶的戀人。反之,狗狗攻擊主人的例子當然存在,但就遠比忠誠服從的要少得多,這大概是狗狗情感被迫而來的最佳證明。其次,如果同意愛的最重要本質之一是自由選擇,那麼按自主程度而論,我們大可承認父母或戀人的愛仍不是最理想的愛。這種說法看似極端,卻非毫無道理。世人最為推崇,認為最可貴的愛,大都是一些捨己救人、超越本能的大愛,例如德蘭修女等。相較之下,順從母性或求偶本能的感情,不是低一個檔次嗎(當然父母或戀人的愛可以昇華,那是後話)?順此思路,狗狗這種嚴重被迫的情况亦自然更低一層。
信狗愛自己 化人主義作祟

  對很多人來說,承認狗狗對人的感情是被迫所致,並不容易。為什麼我們那麼希望狗狗(甚至於其他動物)會愛自己?其中很重要的原因是「化人主義」(anthropomorphism)的心態作祟。簡而之,化人主義是指用人的特質形容非人的事物,例如動物。人們將幻想投射在動物身上,認為牠們深愛自己,從而獲得情感的回報。問題是人類若用自己的想法強行解釋動物的沉默,其實只是霸權,並不能讓人更認真對待不能好好表達自己的動物。因此正確的態度是放棄「化人主義」,以具體物種相關的自然歷史、知覺與學習能力、生理結構為基礎,認真拓展對動物的理解。就算我們永遠不能直接經驗動物的感受或得知其想法,但至少可以掃除一些不恰當的假設。

狗不愛你仍無悔付出 才是真愛

  對於絕大部分愛狗之人來說,以上的質疑或許有點挑釁意味。要澄清的是,我無意說人和狗的感情就是全然虛假、一無可取。事實上每個主人與其狗狗具體的相處經歷而培養出來的感情,都是真實不虛的,狗狗亦無意圖與能力做情感騙子。但情感真實與否,與情感是否被迫,或情感是否可貴,雖然相關,卻不等同。更重要的是愛應該建立於真相之上,我們理應客觀評斷狗對人情感的本質與因由,從而思考清楚彼此的關係。退一步而言,其實就算狗狗只是被迫地愛你又如何?所謂愛到深處無怨尤,儘管明知對方並不愛你,卻仍無怨無悔地付出,才是最真摰可敬的愛。

 

延伸閱讀: 彼得‧渥雷本著,鐘寶珍譯,《動物的內心生活》,商周出版社,2017

原文刊於2019年1月20日《星期日明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