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力時,說個笑話紀念我

 誠邀您讚好我們的專頁,成為我們最大的寫作動力!  

作者:嚴振邦       難度:★☆☆☆☆

 

哭與笑

  有人說,去到最終,笑和哭其實是一樣的。

  我們哭,因為我們無力。面對人生許多失敗挫折,面對社會的種種不公義, 我們可能也曾掙扎過,更可能曾想過可以改變點甚麼。但到最後,卻往往只會發現自身何其渺小,世界根本不曾因此而更動過。更甚者,人生、世界有很多事情,根本不容我們着力改變。就算我如何努力,我也不可能改寫人必定有生老病死的命運。自然世界的天災,也不曾因我們的努力而改變過分毫。

  悲痛傷心時,我們會哭。因為我們無力改變甚麼。只能坐着哭。

  但有時哭太沉重了。若我們怎樣也是無能為力,何不笑着面對?我們若怎也改變不了世界的荒謬,那何不嘲笑一下這個無能為力的自己?哭是把自己整個投進事件之中,事情都放背上,無力改變就只好哭。但要笑的話,我們反而可以抽離一步,看着事情的荒謬,也看着自己的無奈,這樣我們才能擠出一個笑話來。退後一步,反而好像更能面對這些事情。

  就如面對死亡這大限,被判絞刑的犯人,在臨上絞架前,還是要指着絞刑架詢問劊子手:「你肯定這玩意結實嗎?」這樣下來,我們還較有力量去面對自己將要死亡的事實。任何天大的事,也可以一笑置之。

  因此,我們有了黑色幽默。

黑色幽默的力量

  我們因為無力而發笑,但吊詭的是,發笑過後,我們卻好像更有力量,去面對這一切。若最終我們真的能改變甚麼,憑着的,可能就是這種幽默力量,讓我們挺過一關又一關。

  所以在任何政治前景昏暗的年代,黑色幽默都特別多。黑色幽默沒有提供革命的熱情,但卻給予我們堅守下去的靭力。

  就像以前聽過前蘇聯的一個笑話一樣:

「蘇聯和英國的童話故事有甚麼不同?」

「英國童話的開頭通常是『在很久很久以前……』,而我們的則是『不遠了,不遠了……』」﹙諷刺蘇聯政府總是用遙不可及的共產理想來支持自己﹚

  蘇聯人就是要用這些黑色幽默,挺過政治高壓的年代。

不要給現實打倒!

  有人可能會問:若最終事情根本沒有改變的可能,黑色幽默不只是一種逃避嗎?你後退一步,笑笑這個自己,是否只是不想正面面對這沉重的現實?

  我想,生命總有很多不同面向的價值,有待我們發掘。能夠真的改變世界,把世界往好的方向拉,當然是好事。可是,就算我們做不到,至少可以把生命當成一件藝術品,表現出我們生命的美,也別具意義。

  看來,面對荒謬的社會和世界,我們仍可當成笑話來笑,不讓它傷我分毫。如斯態度,展現出我們高貴的個性:就算改變不了現實,也不容許現實把我打倒。這樣也可算是綻放出生命的一種美吧!

 

﹙本文為獲中英劇團邀請,討論劇作《備忘錄》一劇的主題而寫成,並刊於電子場刊之中,題目為《黑色幽默》。﹚

嚴振邦

為人嚴肅,平常都正經八百,不苟言笑,對運動旅遊美食色情資訊等日常輕鬆話題和說廢話挖苦別人說髒話耍廢搞惡作劇等取樂子的活動可說是全無認識也無興趣更無能力,甚至常不屑那些飽食終日無所用心終日只懂大言炎炎侃侃而談的人,以至有「嚴肅」的別名。可惜小弟一登場往往氣勢太嚇人,年紀雖輕卻常遭誤認為叔父輩的人物,故又被誤以為叫「鹽叔」——一個叫「鹽」的大叔。有些不認為我江湖地位值得稱「叔」的人,也就只能叫我「呀鹽」了。

More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