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學人的八千里路雲和月

 誠邀您讚好我們的專頁,成為我們最大的寫作動力!  

作者:白水  難度:★☆☆☆☆ 

只關風月

  記得有哲學系的前輩說過,我們總是牽住一些問題進入哲學系,然後帶着更多問題離開。哲學系確是個尋找答案的學系,只是在過程中,往往會產生出更多的疑惑。之後的問題可以關乎哲學,亦可以是關乎人生、成長和與他人相處。

  以下是一個唸哲學過來人的懺悔,他所帶走的問題無關哲學,只關風月——二十有多,三十將至,在香港唸哲學掙扎求存的八千里路雲和月。

他人就是地獄

  屈指一算,原來他已經讀了將近二十四年書了。當朋友都離開大學找第一份工作,他剛開始唸碩士。當朋友已經轉了第二份工作、談婚論嫁,他開始唸博士。當朋友事業已經上軌道,兒子也出世了一段時日,他才找第一份工作。朋友笑說他是一個永遠不會畢業的學生,因為即使唸完博士之後,他的工作其中一部分還是繼續唸書。

  朋友聚餐,話題離不開朝九晚五、加班沒有補水、上司的無理,還有轉工與否的煩惱。他往往在餐桌的角落靜心聆聽,畢竟他的世界沒有早出晚歸的時間觀,他亦根本沒有工作,也無從談及加班與轉工。有時談到一些工作辛酸,他總是搭不上話,朋友開玩笑說他當然不懂,因為活了這麼久也沒做過一份長工。說之者無意,但聽之者卻有心。

  他也笑說,升讀碩士博士有沒有獎學金的擔憂、寫論文時不斷見證因自我無能的自我懷疑,還有學術遊戲的艱辛,也不足為外人道,就只有圈中人才明白。雖然他感覺跟朋友的人生路有點分道揚鑣,但只不過是各自有一部分的生活不為對方理解,至少他們還有吃喝玩樂的共同話題,也可以暢談許多日常大小事。

我不是我

  有時跟圈中朋友談起學術,他總會帶點不安,特別是當聽到一些自己未曾學過的知識。他總覺得自己知得很少,彷彿有很多他應知的他都未知。畢竟人最怕比較,一旦比下去心裡總不是味兒,例如看見別人去某某名校唸博士、某人又在唸書時已經在期刊出了幾篇文,又有師兄一畢業就找到教授工作時。

  大概這城市講求實效和功利的心態,他也沾染了一點。有時他會問自己唸這麼多哲學有甚麼用。你寫的論文很可能全個世界最多只有一百幾十人閱讀,而且你的研究更很有可能跟地球運轉無關,過幾十年更甚是幾年後不過是廢紙。古之學者為己,今之學者為人,或者從一開始他希望自己研究的東西跟世界有關,其實就是個錯誤的想法,但理性的他卻難以制止自己的念頭。
  
好青年荼毒室

  幸好最後他找到一個救贖,叫「好青年荼毒室」(一個網上哲學普及平台,專寫哲普文章)。那兒喚醒了他對哲學的興趣,他跟一群有共同志向,又共同浮沉的師兄弟創室,並且一起寫自己有興趣的東西,一起讀大家都有興趣的書。他尚未能證實自己做的事有沒有用,但也許也有沒有用也不要緊了,因為他知道吾道不孤,除了師兄弟,還有幾萬「室友」對他所做的東西有共鳴。若緊持要談上用處,或許這亦算得上用處吧。

  在有「文化沙漠」之稱的香港能夠走到這一步,也算難得。好青年荼毒室今後將會在此繼續哲學,這篇無病呻吟的文章是專欄的開頭,但希望不會是結局,因為我們希望哲學的路可以在香港走得更遠。這篇文章就當是自我介紹,未來這專欄就不再談哲學路上的風與月,只談哲學。

專欄計劃

  我們總相信普及哲學的方式有很多,所以我們一直在試,看看在寫文章、講講座等方式以外,有沒有其他又好玩又有意思的方法。在這個專欄,我們就會有新嘗試。

  英語中有 question 和 problem 的分別,很多時的中文翻譯都會將兩者都譯成「問題」,但這樣就會失卻兩者各自的意思,現在暫且稱前者為「疑問」,後者為「疑難」。前者可以是出於好奇心,想探索某些問題,疑問需要的是答案 (answer),以滿足人類的求知慾望。後者卻是指我們生活的上種種困憂,可能是出自過往的遭遇,又可能是出自對未來的擔憂,而疑難需要的不僅是答案,更重要的是解決方法 (solution),令人生重回軌道。

  哲學問題亦可以作為疑問和疑難兩者,而當然很多時侯兩者是難以分辨的。這個專欄希望訪問各個有哲學疑問和疑難的朋友,看看他們到底是經歷過甚麼,所以對某些哲學探討好奇,甚或為之困擾,從而展示出某些哲學的探求可以怎樣與我們生活相關,我們又何以值得關心這些問題,一探不同人的人是因為怎樣的緣由而走上哲學之路,好讓哲學作為普遍問題落實到具體而殊別的人生。(這一篇「自白」或許就是一個示範吧)

  如果有人有哲學疑難,哲學真的能幫到他們解決問題嗎?還是哲學只能夠提供一個答案?哲學或許能告訴我不必怕死的理由,但不等於我就真的不再怕死。知道不應怕死跟事實上我怕不怕死還有段距離,知行不一定合一。哲學「有用無用」,亦是這個訪問計劃想要探求的一部分,就讓過來人親身告訴我們哲學的效能。

  哲學的疑問與疑難可以包括:生死、人生、愛情、形上學、知識論、政治哲學、動物倫理等等大大小小、各式各樣的議題。如果你有你的哲學疑問疑難,又希望跟我們分享,歡迎你聯絡我們的臉書專頁:「好青年荼毒室」,又或者以email的方式告訴我們:[email protected]

  訪問各位之後,我們也會不定期寫一兩篇與訪問課題相關的文章,介紹一下相關哲學問題在討論甚麼,大概有怎樣的回應,又或者找不同領域的專家,來對談一下,看看可以和哲學擦出甚麼火花,用不同角度切入問題。

  各位,哲學路上再見!

(原載於明報世紀版專欄《五無閒話——荼毒青年》)

白水

白木浮流水,白字做個水。見人不如見文,見文不如不見。

More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