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青年荼毒室」荼毒工程大剖析

 誠邀您讚好我們的專頁,成為我們最大的寫作動力!  

作者:嚴振邦       難度:★☆☆☆☆

  收到《明道文藝》的邀稿,這期的主題還要是「不能輸的書寫力——看部落客直取人心的創作秘訣」,我們真的受寵若驚,也愧不敢當。不過既然《明道文藝》的編輯對我們信任有加,認為我們的經驗有值得分享之處,那我們就即管拋磚引玉,厚著臉皮,說說我們的經驗。

吃飽撐的嗎?好端端幹嗎辦荼毒室?

  在文章開頭,不得不先向大家坦白:其實辦「好青年荼毒室」真的是挺忙挺累人的。以工作量來算的話,最繁忙的時間我想跟多打一份工差不多吧。我們十三人,每人都各有正職,不論正在工作或是讀研究所,在做完自己的事後,還要兼顧荼毒室,說實在有時真有點吃力。既然如此,我們又為何要自討苦吃,做些注定「吃力」但卻很多時候「不討好」的事?

  我們當中,其實每個人也因著不同的原因辦荼毒室,所以嚴格來說,荼毒室也沒有一個正式的「宗旨」。不過大體來說,推動我們成立荼毒室的原因,約略有以下幾點。

  第一個原因,可以說非常簡單、純粹,就是我們很喜愛哲學,覺得很有趣,所以想將自己喜愛的東西推廣出去,介紹給大家。

  第二個原因,在於其實我們也發現很多人本身就對哲學有需求。有些時候,讀者明確知道自己需要多點哲學,可惜苦無門路。好像我們其中一位編輯豬文,就常說自己從小到大都受很多哲學問題困擾——那時候他當然不知道這些東西叫「哲學」——甚至會去到睡不著的地步。到他長大了點,發現了原來有一個專門研究這些問題的學科,多讀一點後,就發現太有趣了,欲罷不能,可惜礙於資源所限,很多哲學討論往往沒有好的方法入門。豬文就說,如果他小時候發現了「好青年荼毒室」,一定如獲至寶,在這裡流連忘返。他辦荼毒室,就是希望可以為小時候的自己做點事。

  當然,時代也令香港人對哲學有更大需求。香港社會慢慢地離開賺錢至上的階段,新一代的香港人明顯更關心金錢以外的價值。沒有了金錢作為唯一標準,我們就不得不思考哲學問題:人生苦短,我們應該追求些什麼?更重要的是,近十年間香港社會變化甚大,政治問題讓我們不得不一起思考香港的未來。怎樣才是好的社會?在社會未來不明的年代,香港人不得不一起去思考哲學問題。在這世代,人人都想學點哲學。

  此外,我們某些成員認為香港以至整個華人世界,正在建立公民社會,讓公民一起參與公共事務。但可惜現時我們的社會仍然不甚成熟,在公共討論中,立場宣示的多,以理服人的少。我們認為,講道理、擺證據,放下自身立場,聆聽對方論點的討論文化,可說是公民社會的基石。雖然自知可做的不多,但我們知道這正是哲學最重視的地方,故仍希望可以略盡棉力,透過推廣哲學,為建立這個社會風氣而努力。

  而最後一個原因,就跟我們的定位有關。事實上,除了「好青年荼毒室」,香港和臺灣本身也有不少哲學普及團體,那我們為何還要參一腳呢?在我們看來,這些團體水準可說是良莠不齊。有一些頗受讀者青睞的,寫的文章要麼故弄玄虛,晦澀難懂,但反而讓讀者覺得文章很有深度,要麼錯漏百出,行內人都不敢恭維,但一般讀者卻無從分辨。當然也有一些做得很好的團體,認真嚴謹,不過學院味道還是較重,不易吸引對哲學本身沒有興趣的讀者。這時候,我們看一看自己,發現我們其實都是一些怪咖:平常說話言不及義,屁話連連,行事都有點出格,但自問又有點風趣逗笑;但討論起哲學上來,卻又認真得不得了,常常為了討論,爭論得臉紅耳赤,吃完飯還流連街頭不回家。這樣加起來,正好可以以新的方法來推廣哲學:一方面我們力求嚴謹,以我們在學院所學,將認真的東西介紹給大家,另一方面又力求貼近大家生活,用輕鬆、自嘲、搞笑的方式和讀者交流,盡量做到莊諧並重。覺得其他團體有不足之處,並由此建立自己的定位,可說是我們成立的另一初衷。

 

如何連結網路讀者,並讓他們進入哲學世界?

有趣的風格和取材

  我們想讀者走進哲學世界,用的方法主要跟我們的定位有關:輕鬆搞笑而不失嚴謹認真。到我們的粉絲頁一看,會發現除了哲學文章外,還有很多跟哲學有關的笑話、惡搞,甚至會用一些哲學理論來自嘲找不到女朋友。就算哲學文章,我們也有很多以漫畫、電影等流行文化切入,來討論哲學問題的文章。讀者初時可能只因帖子有趣好笑或對討論的漫畫有興趣而點進去,但慢慢地卻發現自己已走在思考某一哲學問題的路上。更重要的是,他們不只是覺得從文章中學到一些東西,而是喜歡我們這個群體,覺得我們這群人有意思,樂於繼續留意我們的動向,甚至慢慢產生了歸屬感。這對我們持續推廣哲學十分重要。

清晰而嚴謹的內容

  於此同時,我們卻堅持無論內容多麼輕鬆,我們都必須確保文章內容清晰而準確,而且達到一定的哲學水平。我們認為,作為普及哲學團體,我們寫的不是學術文章,受眾因對題目認識不深,因此我們必須以最清晰的語言讓讀者明白複雜的哲學理論。有些人可能覺得讀不懂的文章才有深度,因此很喜歡似懂非懂地看哲學文章。但我們深信哲學的魅力正在於能以清晰的語言來表達深刻的思想,我們完全明白某個理論在說什麼,並因此而拍案叫絕。這一要求對寫給新手的哲普文章就更加重要。

  除了清晰的語言,我們的理論內容也要確保不能有錯,並要求作者能於文章中展現到一定程度的哲學思考,讓讀者可以真的感受到哲學思考是什麼一回事。

  為了做到這些要求,我們做了兩個決定。首先,我們不做邀稿和接收投稿為主的平台,刊出的文章基本上都是我們十三人和一些友好的作品。邀稿和接收投稿當然可以讓文章的數量大增,也減輕我們的工作量,不用自己下筆寫這麼多,但就不容易維持一定質素。

  另外,我們設立了內部編審機制,每一篇讀者讀到的文章,都一定要通過編審才能跟讀者見面。每一篇文章寫好後,都要首先通過我們內部兩位內容編輯的其中一個。內容編輯不僅是確定文章內的理論沒有錯漏,還會給作者意見,以求文章能展現出一定的哲學反思、表達方式讓讀者容易理解、文章的寫法能吸引讀者。例如內容編輯看到作者有某些哲學立場,可能會提出一些常見的反對要求作者回應;發現有表達不清楚的地方,會提出更好的表達方式;有時想到更吸引的寫法,更會建議作者以另個角度去討論問題。通過了內容編輯一關後,文章才會落到文字編輯手上,由他理順文句,確保沒有病句和錯別字,並使文句變得更加簡潔。我們認為,語文水平也十分影響讀者的閱讀體驗。

社群經營

  除此之外,我想強調的是,其實寫文章只是其中一個方法。我們的定位不是一個哲普文章供應者。我們正在經營一個推廣哲學的團體,凝聚一群「室友」,慢慢形成一個社群。大家來不只是來看文章,同一時間也喜歡我們這個組織,對荼毒室有歸屬感。所以除了文章外,我們很著重跟「室友」的互動交流。差不多每個月,我們都有辦講座,在現實世界和大家見面。就算是寫文章,我們也透過「哲學樹洞」這環節讓讀者留下哲學問題,由我們來回答。我們又開設了「度身訂造書單」計劃,由讀者告訴我們有興趣的哲學問題,我們再找相關專家來回信和開書單。

  我自己印象很深的還有兩件事。第一是荼毒室有一個叫「樹洞live」的網上哲學節目,我們久不久會在臉書開直播,讀者直接打電話來聊天、提哲學問題,由我們直接回應。意想不到的是,收視還算不錯。另一個是「哲學旅遊節目」,在英國一連三天開臉書直播,帶讀者去到英國幾個跟哲學有關的景點,除了依舊嬉笑胡鬧外,還在那裡介紹相關的哲學。出來效果竟然不錯,還有留英的室友到來一起參加,實在是喜出望外。

  透過這些活動,我們希望讀者不只是讀者,還覺得自己是「室友」,是荼毒室的一分子。只有這樣,荼毒室才會更有生命力,才可以更持久更有效地把哲學推廣給大家。

建立作者形象

  荼毒室終究是由我們十三人組成,所以我們也希望讀者看我們的文章時,不僅覺得自己在看荼毒室的文章,還覺得自己與文章作者有交流。因此我們也希望讓讀者了解到我們是十三個個體,各有自己的看法和風格,而跟讀者交流的正是我們十三個人。因此我們沒有限定文章題目,雖然每個作者都要在一定時間內交文章,但題材沒有限制,作者以自我風格寫出感興趣的題目就好。久而久之,讀者慢慢地認識到不同作者,甚至可以透過文章就知這是誰的作品。

  在文章或直播節目中,我們也常指名道姓地拿其他作者來開玩笑,一來這樣的我們最自然﹙我們平日就這樣相處啊﹚,二來藉著展現我們最真的一面,大家也可以了解到我們的性格,讓我們不僅僅是一篇篇文章的作者,還更像大家的朋友。最終讓我們有更多機會跟大家說說哲學。

文章難度分級

  最後,做知識普及工作往往會遇到目標讀者不清的問題。如果文章寫得太淺,中階的讀者就找不到適合的東西;如果寫得太深,初入門的要麼讀了一會兒才發現自己讀不明白,要麼誤以為自己讀懂了,胡亂運用。當然我們可以專注於只寫入門級或者中階的東西,但這會局限了我們的目標讀者。

  為了解決這問題,荼毒室的五星分級制度應運而生。每一篇文章,我們都會在開首處標明其難易度,讓讀者一目了然。如是者,一來讀者更易找到適合自己的文章,二來我們也更放心可以寫一些較深入的東西,不怕誤導初入門的讀者。

困難與展望

  在香港這片土地,長久以來公眾對文化和學術沒有很大興趣,遑論哲學這些聽起來更抽象的東西。大眾對哲學的誤解甚多,聽到「哲學」,可能以為你是算命的,厲害一點的會以為就是心靈雞湯,教人追求快樂人生。也有不少人以為哲學只是些言人人殊、沒有高下可言的個人意見。這些誤解都令哲學普及工作更難成功。

  之前香港曾吹起了一股哲學風,短時期內有幾個從事哲學普及的團體相繼成立﹙雖然有些覺得自己不完全是做哲普的工作﹚。這熱潮下,留意哲學的人一時間也多了起來。不過現在熱潮慢慢退去,我們又剩下些什麼呢?

  記得荼毒室成立之初,我們都認定了這是一件數以年計的工作。第一年能得到這樣的關注,我們喜出望外,但更重要的,是持之以恆,把這事好好的幹下去。熱潮退了也好,香港一般對哲學有很多誤解也好,唯一的解決辦法,就是努力好好的做下去,以求慢慢建立起穩固的基礎。尤其在臉書越來越不利文章發佈﹙尤其是有一定長度的文章﹚時,我們更要努力去探求另一些推廣哲學的方法和渠道,以求減輕臉書帶來的衝擊。

  香港前途未明,新一代的香港人也明確的離開了金錢至上的價值觀,重新找尋自我。這個年頭,香港更加需要哲學,我們也有更多工作可以做,更多空間可以去探索。這是最好的年代,這也是最壞的時代。

﹙原文刊於臺灣《明道文藝》雜誌2018年5月號﹚

嚴振邦

為人嚴肅,平常都正經八百,不苟言笑,對運動旅遊美食色情資訊等日常輕鬆話題和說廢話挖苦別人說髒話耍廢搞惡作劇等取樂子的活動可說是全無認識也無興趣更無能力,甚至常不屑那些飽食終日無所用心終日只懂大言炎炎侃侃而談的人,以至有「嚴肅」的別名。可惜小弟一登場往往氣勢太嚇人,年紀雖輕卻常遭誤認為叔父輩的人物,故又被誤以為叫「鹽叔」——一個叫「鹽」的大叔。有些不認為我江湖地位值得稱「叔」的人,也就只能叫我「呀鹽」了。

More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