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講故事:回應莫哲暐君

 誠邀您讚好我們的專頁,成為我們最大的寫作動力!  

作者:李康廷  難度:★☆☆☆☆

  編按上星期「哲學有偈傾」的主題是「從前有隻大灰狼」,我們請來了作家董啟章上來討論「講故事」的哲學。觀眾莫哲暐先生為此寫了一篇觀後感,而我們的節目主持李康廷也特地寫了篇回應。﹚

  莫先生你好,我是《哲學有偈傾》主持李康廷。多謝你對這個節目的支持,也感謝你提出的意見。

  其實我自己對這一集也不是太滿意,原因和你提出的差不多。這一集的主題原本是「故事的價值」,主要希望探討︰人為什麼需要故事、故事在人的生活中扮演什麼角色、人是否可以沒有故事等問題。然而去到節目後半,討論卻偏離了主旨,變成討論小說寫作技巧。我不是說寫作技巧不重要,而是如你所說,關於故事的意義其實還有很多地方值得討論。因為轉移了話題,結果這些問題都沒有深究。

  關於你提出的批評,我想作簡短的回應。

  首先要澄清,我沒有認為講故事是小說家的專利(我相信董先生和其他主持都沒有這個想法),我也不認為這一集有暗示過這樣的一個觀點。可能因為我們討論的例子大部份都是小說,又請了一個小說作家做嘉賓,才令你有這個誤解。事實恰恰相反,就我個人立場而言,我認為敘事是人類建構世界和自我的重要方式;我甚至認為敘事能力是使人成為人的必要條件。
我完全贊成莫先生你所說,故事是一種理解世界的方式,我們通過講故事 make sense of ourselves and make sense of the world。然而,這個立場在哲學上卻是需要論證的。我們在節目中將科學和故事並列,就是要指出故事在現代科學革命之後所面對的挑戰。如果自然科學是理解世界最可靠的方法,我們為什麼還要講故事?而這一集的目的(至少在我的原初計劃中),正正是要justify故事於人的生命具有不可或缺的地位。

  我和莫先生的分歧在於你的第一點批評︰「錯誤理解古代和現代、愚昧和理性」。

  如果我沒有誤解的話,你認為董先生不應該將古人視為愚昧,而將現代人視為已經啟蒙的、較理性的人。你更指出我們這一集的內容深受「人類啟蒙」這個主流故事的影響。讀到這裡我不得不大呼冤枉。我自己具有反啟蒙傾向,絕對不會認為人類歷史是一面倒的進步。然而我卻認為事實歸事實,在物理知識方面,現代人比古人優勝是難以否定的。古人用神話故事解釋自然現象(例如用宙斯解釋行雷閃電)是事實,而這個解釋是錯的也是事實。現代科學革命之後,人類逐漸改為用科學解釋世界同樣是事實。

  然而承認這些事實不表示我們因此就要將古人貶低,我相信董先生也沒有這個意思,相反,我們做的工作正正是要說明,古人這種用故事理解世界的方式並非一無是處。要堅實地確立故事的價值與地位,我們不能夠對科學的挑戰視若無睹。當科學取代了故事成為解釋自然現象最好的方法,故事還有什麼好說?它所說的又有什麼價值?我們必須要回答這些問題,才能夠真正的發現故事具有什麼科學不能取代的功能與價值。唯有如此,我們才能夠恰如其分的安置它,而不是盲目吹噓它的威力,或傲慢地將它視為無用的廢物。

  順帶一提,《哲學有偈傾》下一集將會討論歷史(5月14日),裡面也涉及講故事的問題,可以視為這一集的「鏡像」,我猜莫先生你也許會感興趣。

  再次感謝莫先生你的支持。《哲學有偈傾》這個節目的宗旨就是要推廣「傾哲學偈」的風氣,希望再讀到你評論《哲學有偈傾》的文章。

李康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