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讀室】卡繆的《薛西弗斯的神話》

作者:Yu Hui      難度:★☆☆☆☆

 

  卡繆(Albert Camus)的文學成就,可說是最為人熟悉:他是 1957 年諾貝爾文學獎的得主,著有《異鄉人》、《瘟疫》等小說與《卡里古拉》等劇作。但除了是文學家,卡繆亦是一位重要的哲學家,而「荒謬」就是他的哲學思考中描寫得最深刻的課題。卡繆的文學作品大都從不同的面向展示他如何反省「荒謬」,《西西弗斯的神話》則是公認為最能直接表述他哲學思考的作品。要了解卡繆的思想,除了要閱讀他的文學作品,從中細味他的荒謬世界外,我們亦不妨細讀《西》一書,看看承托着他荒謬世界的,是一種怎樣的思想。

  《西》以一句擲地有聲的話展開:「只有一個真正嚴肅的哲學疑難,那就是自殺。」卡繆相信,唯有此疑難真的對人生重要。我們如何解決這疑難,從根本上決定了人生的方向,甚至人生的有無。

  為甚麼人會自殺?為甚麼我們願意捨棄快樂、名譽及地位,抱擁虛無?從卡繆眼中看來,這一切都是「荒謬」作祟。荒謬是一種無以名狀的感覺,在人生的每個時刻、片段,皆可能襲來。但在云云的荒謬經驗中,卡繆看出了一個結構:一方面,人總有一種「理性的鄉愁」,想為自己所置身其中的大千世界確立理所當然的意義;另一方面,這個世界卻總超越我們理性的界限,總要在某時某刻向我們剖白:我們終不可能為這世界任何事物找到存在理由和根據。意識到這種無力感的一刻,荒謬就誕生。人要解決這營繞不去的的感受,所以選擇自殺。

  卡繆以西西弗斯的故事,更形象化地點出人的這種荒謬處境。西西弗斯被天神懲罰,要把一塊巨石從山下推到山頂。但當巨石被推到山頂,它就會因為本身的重量滾回山下。西西弗斯於是便要走回山下,再把巨石推上。日復日,年復年,永無止境。

  對卡繆而言,西西弗斯推石,就好比人生:兩者一樣徒勞,一樣荒謬。但有趣的是,卡繆說,在這徹底荒謬的世界,西西弗斯(和我們)亦不必選擇自殺。相反,《西》以「我們必須想像西西弗斯是快樂的」作結。此話何解?各位不妨在讀過此書後,給自己一個解答。 

﹙原文刊於 linepaper

封面圖片︰ Dante, Gustave (1890)

Facebook Comments

Yu Hui

無法容忍自己的平庸。興趣是了解比自己聰明的人想了些甚麼。

More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