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大

作者:Kum Long Yin  難度:★☆☆☆☆  

 

  「自大」似乎是一個相對的詞,一個自大的人,定必認為他人比自己小,比自己卑微。若一個人生活在一座孤島,只有自己一人,那根本無所謂自大或謙卑。畢竟世界本來就是有其他人,生活就是沉溺於與他人關係之中,無論這些他人是重要之人、普通朋友、或者是過客,人世間本來就是如此。
  

  世上有兩種與他人相處的方式,一種是認為人可以與他人共存,可以平等相處,可以存在雙贏的可能;另一種是認為他人與我是一個敵對的方式,是非此則彼的,是你輸則我贏的遊戲。後者這種人我關係,為一種相對的形式,這種心態是成為自大的人的基礎。

  但自大的人是如何理解自己的呢?無可避免,人總是透過他人的目光來理解自己,自大的人就是認為自己在別人眼中十分偉大。但人畢竟不是別人,又如何得知他人事實上是怎麼想,並且進而知道他人怎樣想自己呢?可見這個他人眼裡的自己都是想像層面的,因此這個是想像出來的自我。

  人的眼中,別人就如一面鏡,人能從別人眼中觀看出自己的模樣;而自大的人,則認為他人的渺小,反過來映照出自己的偉大。

  雖則自大的人,以他人比自己卑微為榮,卻不敢失去別人,而且更會捨身保障比他卑微之人的存在,皆因他人是自我存在的根本理由。自大的人根本不可能失去他眼中的卑微之人,沒有他們眼中的弱者,自大的人則不能夠再假裝強者。

  這個過程明顯是一個循環的榨取方式:自大的人踐踏卑微的人,卻又要保證卑微的人不會離他而去。這儼如黑格爾所講的「主奴辯證法」,主人榨取奴隸,並且弔詭地要保證奴隸的存活。主人能夠成為主人,卻是因為奴隸的支撐而存在,主人則可以理解為奴隸的奴隸。從另外一個角度想,自大的人依靠卑微的人作為他們的心理支撐,以這種心態過活的人,實在比卑微的人更卑微。

  自大的人都深深墜入介乎自大與自卑的「壞循環」。眼光僅流於外在的形色世界,認為生活意義都源於外在的人,十分容易掉落「你輸則我贏」的人生遊戲。從自大與自卑,昇華到真正的自信,從來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或者,離開人我之間的比較,從自己開始建立出生活的意義,會不會是一個好的開始?

原文刊於 Refine Magazine.

Facebook Comments

Kum Long Yin

為人低調又低俗,但希望讀者不會覺得文章低能與低質;
興趣是歐陸哲學,現在研究的是與生物語言相關的課題;

很喜歡貓與兔,閒時會思考牠們究竟懂不懂人話,
一想到這個問題,便察覺還有很多論文要看,便頭暈眼花了。

More Posts

Follow Me:
Facebook

15 thoughts on “自大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