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臭,這是我活着的證據

 誠邀您讚好我們的專頁,成為我們最大的寫作動力!  

作者:嚴振邦  難度:★☆☆☆☆

 

年廿八,洗邋遢。但我不喜歡年廿八。

每年這天,我都會看一次<告白>。松隆子當然很漂亮,但我看的不是松隆子。我看的,是戲中一個叫小直的男孩。「很臭,這是我活着的證據」——他的一句說話,讓我聽到自己的聲音。

因為朋友說他是失敗品,所以小直殺了老師只有四歲大的女兒。為的,就是要證明自己可以比其他人更成功。其實我們當中,又有誰不是一件失敗品。每天努力的生活着,但世界又何曾因為我們而泛起過一分漣渏。何況說到底漣渏也只是瞬間的波瀾,終究都會究於平淡。若我們沒有在世上留下甚麼足跡,我又如何知道我在活着?

生活的重擔讓我們有種着地的感覺,米蘭昆德拉如是說。現代人不用每天為活着而努力,讓我們有了自由,但也讓我們不知自己要做甚麼。人的存在變得比空氣還輕。從小直的角度來看,若我努力的為為糊口而奔馳,我起碼也能從我成功的讓自己活着,來感受自己的存在;我成功的在世上留下了我的足印。但若我只是一件失敗品,我又能在世上留下點甚麼?彷彿我的雙腳都不再着地,跟世界沒有了任何關連。

只有徹底的骯髒,能讓我找到自己的存在。所有的骯髒,都是世界在我身上留下的痕跡。我走路揚起的塵,打在我身上,證明我在世上存在過。越臭,我越感受到自己的存在;骯髒,就是我活着的證據。所以我都不愛洗澡。我都喜歡骯髒。

年廿八,洗邋遢。但我不喜歡年廿八。因為洗去的,不只是污積,還有我自己。

後記:大家不用太認真啦,這篇只是我用來為自己的骯髒辯護而胡扯硬作的藉口,只圖博君一燦而已。我們每天做的事,就算再微小,身邊都有不少關心的人。大家又怎會感受不到自己的存在呢。當然這問題除了搞笑,也真有它哲學的一面,有機會另外撰文再跟大家聊聊。

嚴振邦

為人嚴肅,平常都正經八百,不苟言笑,對運動旅遊美食色情資訊等日常輕鬆話題和說廢話挖苦別人說髒話耍廢搞惡作劇等取樂子的活動可說是全無認識也無興趣更無能力,甚至常不屑那些飽食終日無所用心終日只懂大言炎炎侃侃而談的人,以至有「嚴肅」的別名。可惜小弟一登場往往氣勢太嚇人,年紀雖輕卻常遭誤認為叔父輩的人物,故又被誤以為叫「鹽叔」——一個叫「鹽」的大叔。有些不認為我江湖地位值得稱「叔」的人,也就只能叫我「呀鹽」了。

More Posts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