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有咩好睇?球迷理性嗎?

作者:豬文  難度:★☆☆☆☆

 

  睇波(觀看球賽),是很多人生活裡很重要的一部分。睇波對球迷來說,就像吃飯喝水一樣,是一種不可或缺的習慣。我身邊就有一位朋友是熱刺的忠實球迷。熱刺的比賽,他都堅持一場不漏地看完,而且是看直播。就算是多難得的聚會,在熱刺面前,也得讓路。對外人來說,當然難以理解;但對他來說,難道我們會為了見朋友不吃不喝嗎?

  睇波不單是種不可或缺的事,更是一種嚴肅認真的習慣。設想一下,如果有人同時支持曼聯和利物浦(我讀小學時身邊便有一個這樣的同學),又或者突然從曼迷變成利迷,這個人是會受到道德譴責,因為他背叛了球隊。這顯示了我們要求球迷有一種排他式的忠誠。比起對朋友,這種要求可能還要嚴苛。

  但這種現象理性嗎?為甚麼作為一個活在幾萬百千里遠的香港人,會對一班未真正見過面的球員有如此深厚感情呢?驟眼看來,兩支球隊也沒有誰比起誰更值得拿到勝利,為甚麼我們會如此放不開一個純綷任意的決定?這些困惑都指向着一個問題:「球迷邏輯」究竟是一回怎樣的事?

  首先,我想指出睇波這種活動需要學習。對運動比賽的欣賞能力,一如對酒、茶、音樂、畫的欣賞能力,要經過學習才能獲得。這是一種「aquired taste」。如果你沒有獲得這種能力,足球比賽在你眼裡只是「廿二個人追一個波,唔知做乜」(二十二個人追着一個皮球,不知在幹甚麼)。正如紅酒落在一個不黯酒性的人手中,只會落得「可樂仲好飲啦」的下場。因此,我們通常不只會說「我唔鐘意睇波」(我不歡喜看球),也會說「我唔睇波」(我不懂看球)。睇波,是要的,而此知識只有浸淫於這種活動當中才可獲得。換句話說,睇波的樂趣有時真的不能向外人道(正如聽音樂的樂趣無法理性客觀地向不聽音樂的人解釋)。若一個人連睇波的樂趣都無法體會,自然也無法理解球迷幾近瘋狂的投入。

  當然,我們可以設想一些冷靜的觀賞者:他們能夠理解觀看運動比賽的樂趣,但仍然無法理解球迷的痴狂。睇波是理性的,不代表做球迷是理性的。英國哲學家 David Papineau 在最近一本討論運動哲學的書便嘗試為這種「球迷邏輯」辯護。他認為我們很多時都會透過參與各種「計劃」,來賦意義予自己的生命。參與這些計劃,意味着我們建立起各種身分,並努力實現它們。完成這些計劃的價值是否客觀普遍?不一定,甚至我們之所以投身計劃當中只是純綷偶然,但這些計劃卻是我們人生的重要基礎。我為甚麼要關心自己的國家?純綷只是我剛好生於這裡。我為甚麼要如此愛護自己的孩子?也不是因為我的孩子客觀上重要過別的孩子,他更值得幸福。我為甚麼要支持曼聯?也說不出甚麼所以然。可是,撇開一切這些計劃與身分的話,我們的人生都會變得無趣乏味。

  如果睇波當球迷是非理性的話,看來我們關心很多其他事物都屬非理性。支持某隊球隊,其實就像愛國、愛家人一樣,沒有一個客觀的理由,但卻是不可或缺的,因為它們都是使人生變得繽紛的色彩。

 (原文刊於好集慣 https://goo.gl/FP5MgC

Facebook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