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電話讓我們逃離地獄

作者︰嚴振邦  文章意念:豬文  圖:譚螢螢  難度:★★☆☆☆

 

  常說現在科技進步,一人一手機,成為了人與人之間溝通的障礙。吃飯又好,一起去旅行也好,常見友人各自各玩電話,選擇跟遠方的朋友聊天,卻忘記了眼前的這個有血有肉的人。玩電話自此就成了現代人的壞習慣。

  難以否認,有時玩手機的確讓人與人之間多了點隔閡。不過今天想跟大家談談,玩電話這習慣為甚麼也有好的一面。

他人即地獄

  法國哲學家沙特曾說:「他人即地獄。」在一個沒有他人的世界,我就是世界的主人,我有絕對的自由,想怎樣就怎樣。就像有時家人去了旅行,獨自留在家中,做甚麼也沒有人理會的感覺。世界是屬於我的。

  但他人的出現,就會把我的世界奪去。用沙特的講法,人本身就是「面向他人的存在」(être-pour-autrui):我其實知道,自己一舉手一投足,都會給他人評價。我和他人的關係,並不只是由「我」看世界的觀點所構成,當中還包括了他人看我的觀點。在我看他人時,我當然是「看」的主體,他人只是我看的對象,但同一時間,我們也知道,他人其實也在看我。這時我就只成為了他所看到的對象,我不再是世界的主人。

  沙特(Sartre)用「鎖鑰孔偷窺他人」的例子來說明這種經驗:我在鎖鑰孔中偷窺別人時,若不被發覺,對方彷彿受我所控制,這個世界是屬於我的。然而,我一旦意識到這行為可能被其他人所看見,支配世界的滿足感就頓時消失於無形,換來的只是羞恥和驚恐。我知道,自己會成為別人眼中評價的對象。

  我沒有了原本那種絕對的自由。他人奪去了我的世界,「他人即地獄」。

我的行為,總有被別人評價的可能

  沙特這裏並不是想說「他人」必定是壞的。他人當然有很多很重要的地方:沒有他人,我們也沒有愛、沒有關懷、沒有分享 ── 這些都是美好人生所需要的。沙特這裏只想說,人做任何事情,本身都預設了別人可能看見和評論,所以根本沒有一個完全由我所控制的世界。

  所以做人有時真的挺累。我不僅要顧及自己想怎麼樣,每做一件事,我都知道可能會有其他人看到。除了關心自己,還要考慮其他人的觀點。在公共世界生活,從來都很累人。

電話讓我們自覺逃離別人的目光

  玩電話雖然有時阻礙了人與人之間的溝通,但有時卻是逃離別人目光的工具。試想想在街上撞見一個「半生不熟」的朋友,要跟他一起走一段路。很多人都會覺得是個疲倦的經驗,故有時裝作看不到更好。這時候玩一下電話,反而不用他闖進你的世界,讓自己抓住了自由。

  搭巴士地鐵時也一樣。身邊全都是人,做甚麼也不自在,總覺得有人在看着你。玩一下電話,就像一個逃生出口,逃離他人,找回自己的世界。

  雖然我們不可能永遠離開他人,但玩手機卻讓我們鬆一鬆,抖一抖。在這方面來說,無聊時掏手機出來玩一下,也可以算是種好習慣。

 

﹙原文刊於好集慣 https://goo.gl/tr3yXq

 

 

Facebook Comments

嚴振邦

為人嚴肅,平常都正經八百,不苟言笑,對運動旅遊美食色情資訊等日常輕鬆話題和說廢話挖苦別人說髒話耍廢搞惡作劇等取樂子的活動可說是全無認識也無興趣更無能力,甚至常不屑那些飽食終日無所用心終日只懂大言炎炎侃侃而談的人,以至有「嚴肅」的別名。可惜小弟一登場往往氣勢太嚇人,年紀雖輕卻常遭誤認為叔父輩的人物,故又被誤以為叫「鹽叔」——一個叫「鹽」的大叔。有些不認為我江湖地位值得稱「叔」的人,也就只能叫我「呀鹽」了。

More Pos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