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毒室x港台電視部﹙二﹚】「我們」值得擁有更佳待遇嗎?

作者:嚴振邦  難度:★★☆☆☆

 

﹙第一篇:【荼毒室x港台電視部﹙一﹚】其實你不知道甚麼是殘疾

  難以否認,作為正常人,我們在社會上的待遇遠較殘疾人士為佳。就算只談找工作,在相關範疇有同等工作能力的殘疾人士,找起工作來也較我們困難得多。即使最後能找到工作,他們得到的待遇也往往不及「正常人」。

  公司聘請殘疾人士的經驗一般不多,一來怕不懂得怎樣安排合適的工作環境給他們,二來又怕這些殘疾會影響到工作,所以可以不聘用殘疾人士就盡量不聘用,一定要聘請的話,也可能要把人工壓得更低才行。反正殘疾人士不易找工作,壓低人工他們也難以反抗。

  在上述討論中,我們談的還已是在相關範疇和正常人有一樣工作能力的殘疾人士。因為身體傷殘,有一些殘疾人士其實根本不可能有跟正常人相同的工作能力,在這情況下,要收入足夠糊口本身已經很困難,遑論找到待遇不錯的工作。

資本主義邏輯

  若我們信奉資本主義市場至上的邏輯,上述情況可說是無可厚非。公司的存在就是為了賺錢,一個員工能替公司賺多少錢,公司便值得用多少人工來聘請他。殘疾人士可能要公司另作安排,增加管理開支﹙就算不用真的增加開支,很多公司也有這擔心﹚;另一方面,礙於殘疾,為公司賺錢的能力也往往不及其他員工。

  若我們用市場至上的邏輯來思考,則公司只可以付較低的人工給殘疾人士,看來十分合理。

……我們值得嗎?

  我們因為沒有殘疾,所以工作能力更好,所以能獲得較好的工作、更高的薪金,這的確是社會的現況。

  然而,我們可以反問自己:我們「值得」獲得比殘疾人士更高的薪金嗎?你可能會說:當然值得啊!我們作為正常人,替公司賺錢的能力較高,自然值得獲得得好的待遇啊。

變壞了的檸檬茶

  說到這裏,讓我們設想一個情況:有天早上上學的時候,小豬和小文兩個人一起到便利店買紙包檸檬茶喝。他們各自隨意在雪櫃中拿了一包出來然後付款。回到學校,他們便喝起茶來。小豬一喝,覺得美味非常,在這大熱天時能喝一包冰凍檸檬茶實在是爽死了。可是,小文喝了第一口,便忍不住吐了出來。原來小文買到的檸檬茶雖然沒有過期,但在制作途中因機器故障,已經變壞了。小文不單浪費了金錢,還喝不到他很想喝的檸檬茶,實在十分可憐。

  問題是,你認為小豬比小文更「值得」買中了一包正常的檸檬茶嗎?或者掉過頭來問,你會覺得小文比小豬更「值得」買中一包已經變壞了的檸檬茶嗎?

  似乎明顯地都不是吧。小豬和小文都只是隨機挑一包檸檬茶,而且兩包都沒有過期。小文並沒有犯任何錯誤,也沒有大意,使他「罪有應得」,活該買中一包變壞了的檸檬茶。另一方面,小豬也沒有多做甚麼,或付出甚麼特別的努力,使他特別值得買中一包正常的檸檬茶。他們之前所做的東西一模一樣,所以我們會說,他們沒有誰比誰更值得買了一包好的 / 變壞了的檸檬茶。在這情況下,只是小豬走運,小文卻運氣不好而已。

何謂「值得」?

  由此說來,所謂「值得」似乎跟努力相關。

  如果我努力溫習讓我考試得到好的分數,我們會說我值得拿這個分數,因為我曾經努力過。如果我努力工作而你沒有,那麼我比你多賺的錢可說是我值得的,因為這是我努力工作換回來的回報。但若我們分別在不同地方拾到一個錢包,我拾到的那個裏面有錢而你那個沒有,我就不可以說我比你更值得拾到有錢的錢包,因為這是純粹運氣使然,跟我們的努力無關。

生下來就沒有殘疾,我們值得嗎?

  若我們認同只有努力過爭取回來的東西,才算得上是值得擁有的話,便會發現其實很多天賦我們都不值得擁有。我們天生的運動天分、思考能力等,都不是努力爭取後才獲得的東西。我能夠擁有這些天分,只是運氣好。

  反過來說,先天的殘疾人士也不「值得傷殘」。他們從來沒有做任何選擇,也沒有做錯過甚麼事,一生下來,身體就已經有殘疾。所以我們可以說,他們不值得傷殘,只不過運氣不好,使他們天生就是殘疾人士。

  從另一面講,正常人也不比天生的殘疾人士更值得擁有健全的身體。我們每個人就像去買檸檬茶的小豬和小文一樣,隨機地挑選,只是我們作為正常人,運氣較佳,抽到了正常的那包;天生的殘疾人士就像小文,走了背運,選了一包變壞了的。我們誰都不比誰更值得擁有健全的身軀,全部都只是運氣。

社會資源分配

  按資本主義邏輯,作為正常人,我們為公司賺錢的能力較強,所以我值得獲得比殘疾人士更好的待遇。但這說得過去嗎?我們賺錢能力比殘疾人士強,只因為我們運氣好,天生下來擁有健全的身體,而先天的殘疾人士運氣不好,抽中一個不健全的身體。既然正常人和殘疾人士的賺錢能力差距,正好源於身體上的差異,那麼我們可以說,據此賺回來的錢,我們也不值得擁有。我們有能力賺到比殘疾人士更多的錢,都只是運氣使然,與我們的努力一毛錢關係也沒有。

  從殘疾人士的角度看,他們也沒有做錯過甚麼,但卻天生要受到社會較差的待遇,這其實十分不公平。

  因此,有一種叫「運氣平等主義」﹙Luck Egalitarianism﹚的主張,認為一個公義的社會,應該盡量減少運氣所帶來的不平等。而因為先天的殘疾人士只是運氣不好,所以社會應該有責任幫忙消除殘疾所帶來的不平等。

  當然,在具體實踐上有很多困難之處。但我希望,大家起碼要明白,我們能賺比殘疾人士更多的錢,只是運氣使然。在這角度而言,我們應該盡力幫助殘疾人士,減少社會中人與人之間的不平等。

 

 

註:這系列文章為荼毒室與香港電台合作,鼓勵大家思考傷健議題的計劃的一部分。哲學提供思考的平台,而香港電台電視部亦正籌備一個思考的空間,讓大家去探索傷健議題。《能者舞台非凡夜 2017》是以傷建共融為目標的大型綜藝晚會,是次演出會從心靈和思考的角度出發,以錄像、舞蹈、音樂、歌曲、音效及燈光等多種舞台效果,呈現世界的變化和喧囂,並提出對生命的內省和思考,拉近人與人之間的距離。整個演出,彷彿是一次靈性之旅。

活動地點: 伊利沙伯體育館(三樓:主舞台/二樓大堂:演前多媒體互動展覽)
演出日期: 2017 年 9 月 8 日(星期五)晚上 8 時
     (演前多媒體互動展覽由晚上 6 時開始)
播出日期: 2017 年 9 月 17 日(星期日)晚上 9 時至 10 時 30 分
港台電視 31 及 31A 播出
http://www.rthk.hk/tv/dtt31/programme/galaextraordinaire2017
StageofAbility2017.eTVonline.hk

Facebook Comments

嚴振邦

為人嚴肅,平常都正經八百,不苟言笑,對運動旅遊美食色情資訊等日常輕鬆話題和說廢話挖苦別人說髒話耍廢搞惡作劇等取樂子的活動可說是全無認識也無興趣更無能力,甚至常不屑那些飽食終日無所用心終日只懂大言炎炎侃侃而談的人,以至有「嚴肅」的別名。可惜小弟一登場往往氣勢太嚇人,年紀雖輕卻常遭誤認為叔父輩的人物,故又被誤以為叫「鹽叔」——一個叫「鹽」的大叔。有些不認為我江湖地位值得稱「叔」的人,也就只能叫我「呀鹽」了。

More Posts

2 thoughts on “【荼毒室x港台電視部﹙二﹚】「我們」值得擁有更佳待遇嗎?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