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涉理論﹙二﹚:弗雷格的逆襲

作者:嚴振邦  難度:★★★☆☆

 

  上回講到,似乎名字的意思,就只是它所代表的那東西。當神仙B問呀俊「俊?你哪裏俊啊?」的時候[1],我們都知道神仙B一定只是以戲謔的方式嘲笑呀俊 ── 畢竟應該沒有甚麼人,會覺得叫「呀俊」的就一定英俊,叫「呀麗」的就一定美麗﹙雖然傻強好像真的是傻的[2],而妙麗又真的頗美麗﹚。我說「呀俊因為踢足球而走紅」,說的就是「呀俊」這符號所代表的東西 ── 這個叫「呀俊」的人 ── 因為踢足球而走紅而已,但跟這個人俊不俊一點關係都沒有。

  上一篇文章刊出後,很多朋友跟我說,這說的不是廢話嗎?我們誰不知道「雖然鳳梨酥中真有鳳梨,但菠蘿包裏面卻沒有菠蘿」?[3] 名字不就是個代號而已,真正的意思只是這符號背後所代表的東西。

  其實這事還真不那麼簡單,分析哲學的鼻祖德國哲學家弗雷格﹙Frege﹚就不這麼認為。他舉了三種不同的語言用法,並指出若我們把名字的意思簡單地看成就是它所代表的東西,則我們就解釋不了這些用法。因此,他認為名字的意思,不可能只是其所代表的東西。

  這三種常見的語言用法是甚麼呢?讓我跟大家逐一細說。

空名

  弗雷格舉出的第一種例子,就是空名﹙empty name﹚。所謂空名,就是那些並無指涉對象的名字。舉例說,假若「阿特蘭提斯」真的並無所指,則這就是個空名。[4]

  另一個有名的例子是「祝融星」﹙Vulcan﹚。十九世紀時,天文學家發現了水星的軌跡與他們預測的並不一致,所以覺得在太陽和水星之間應該還有一顆行星,因其引力而改變了水星的軌跡。[5] 法國天文學勒維耶﹙ Le Verrier﹚就把它命名為「Valcan」﹙因他其實以火神 Vulcanus 為名,所以中文譯作「祝融星」﹚。後來天文學努力尋找這顆理論中存在的行星,卻總也徒勞無功。直到愛恩斯坦提出了廣義相對論,我們才明白到,祝融星根本並不存在,只是十九世紀的天文學家不懂廣義相對論,才會錯誤計算水星的軌道,弄得以為還有一顆行星位於太陽和水星之間。因為「祝融星」這名字實際並無所指,所以亦是一個空名。 

  那空名為甚麼會對「名字的意思就只是它所代表的那東西」這說法構成挑戰呢?問題在於,當我們用這些空名時,我們會往往能建立出一些意思完整的句子。然而,若名字的意思就只是它所代表東西的話,則這些空名明明就沒有意思﹙因為它們並不代表任何東西﹚,而由它們所組成的句子按道理意思也不可能完整。例如,我們可以說:

(1a) 祝融星影響了水星的軌跡。

無論這句句子是真還是假,我們至少能夠明白它的意思。可是這就奇怪了,若「祝融星」真是個空名,而名字的意思就只是它所代表的東西的話,那麼﹙1a﹚這句句子的意思按道理應該等於

(1b) ______ 影響了水星的軌跡。

  ﹙1b﹚是不完整的句子。若有人突然跟你寫這樣的句子,你會覺得這句子意思並不完整,不明其意。可是,我們顯然能明白﹙1a﹚「祝融星影響了水星的軌跡」的意思,而且不會覺得這句句子的意思並不完整,那我們就不禁要問,這究竟如何可能?按「名字的意思就只是它所代表的那東西」這想法,「祝融星」在這裏並沒有意思,那何以我們還能夠用它來建立一句意思完整的句子?

  同樣問題,在「存在否定句」﹙Negative Existential Sentence﹚中就更加明顯。「存在否定句」指的是一些否定某樣東西存在的句子。舉例說

(2a) 祝融星並不存在。

就是一句典型的存在否定句。問題在於,我們不但完全明白句子的意思,而且當這類句子在談及一些不存在的東西時,它們都是真的句子。跟﹙1a﹚「祝融星影響了水星的軌跡」這種一般帶有空名的句子不同,哲學家對於這些句子是真是假並沒有共識;拿這句子去問沒有受過哲學訓練的大眾,也往往不易判斷是不是真。可是,﹙2a﹚ 「祝融星並不存在」這種存在否定句卻不一樣,因為不論哲學家還是一般大眾,都認同它是真的句子﹙因為祝融星真的並不存在啊﹚。但問題是,帶有空名的句子怎麼可能是真的句子?﹙2a﹚意思不應該只是和下面﹙2b﹚這句句子一樣嗎?怎麼可能為真?

(2b) ______ 並不存在。

  若果「名字的意思就只是它所代表的那東西」的話,那麼上述那些有關空名的現象可以怎麼解釋?[6]

祝融星(vulcan)的假想軌跡

同義詞的互換

  一般來說,若兩個字的意思相同,按道理我們用一個字來代替另一個字,也不會影響它所組成之句子的意思。舉例說,「老公」跟「丈夫」是同義詞,我們會說因為下面﹙3a﹚和﹙3b﹚兩句只是這兩個詞的互換,所以意思一樣。也因為意思一樣,所以它們要麼同時為真,要同時為假,不可能有時候一句真而另一句假。

(3a) 我昨天跟我老公吃飯。

(3b) 我昨天跟我丈夫吃飯。

  因此,同樣道理,若兩個名字的意思一樣,那我們以其中一個代替另一個,按道理並不會改變句子的意思,而兩句句子亦必定同真同假。初步看來,這也十分合理。如﹙4a﹚和﹙4b﹚這兩句句子就有一樣意思,而且看來是同真同假。

(4a) 孔明是三國時代最有名的軍師。

(4b) 諸葛亮是三國時代最有名的軍師。

  這看來都好好啊。因為「名字的意思就只是它所代表的那東西」,而「孔明」和「諸葛亮」代表同一個東西,所以是它們是同義詞。因為它們是同義詞,自然﹙4a﹚和﹙4b﹚就會有同樣意思,故同時為真或同時為假。

  可是大家都知道,哲學家總是會搞些東西出來讓人不那麼好過。哲學家發現了有一些他們叫「命題態度句」﹙propositional attitude sentence﹚的東西,會出現反常的現象。所謂「命題態度句」,即是那些以「他認為……」、「他覺得……」、「他希望……」等描述人的心理狀態開始,之後再接一句子句﹙英文中通常是個that-clause﹚在後面的句子。聽起來很複雜,但其實一點也不困難。下面這三句都是命題態度句,相信大家一看就會知道甚麼是命題態度句。

(5a) 他認為地球是平的。

(5b) 他覺得自己是零。

(5c) 他希望世界和平 。

  命題態度句的麻煩在於,我們發現兩個代表同一個東西的名字,在命題態度句中,竟然不能互換!試看下面兩句句子:

(6a) 白水認為孔明是三國時代最有名的軍師。

(6b) 白水認為諸葛亮是三國時代最有名的軍師。

這兩句句子的意思一樣嗎?如果一樣,它們要不同時為真,要不同時為假。因為同樣意思的句子,必定在說一樣的東西,若果說的東西一樣,自然不可能一句句子說的東西為真,另一句句子說的東西為假了。所以它們必定有一樣的真假值。

  可是你們可能已經發現,上面﹙6a﹚和﹙6b﹚這兩句句子的真假值不一定一樣了。若果白水的歷史學得不好,他可能不知道孔明就是諸葛亮,還搞亂了孔明和孔融。所以白水可能認為諸葛亮的確是三國時代最有名的軍師,但孔明就只是個懂得讓梨的小伙子。這樣的話,那﹙6a﹚就是句假句子,而(6b)則為真,兩句句子有不同的真假值。這也代表了這兩句句子有不同的意思。

  若果「名字的意思就只是它所代表的那東西」的話,這怎麼可能?明明兩個名字代表一樣的東西﹙孔明這個人﹚,兩句句子的意思也應該一樣才對,但意思一樣的句子又怎可能有不同的真假值?[7]

等同句

  最後一種弗雷格提出的現象,亦是最廣為人知的現象。因為這是弗雷格所提出,所以有時又稱為弗雷格謎題﹙Frege’s puzzle﹚。

  我們可以看看一些宣稱兩樣東西其實是同一個東西的等同句﹙identity sentence﹚。例如弗雷格最著名的例子「Phosphorus = Hesperus」。「Phosphorus」在希臘文中,指的是早上能看到最光亮的那顆星,而「Hesperus」指的就是晚上最光亮的那顆星﹙這兩顆星在中文分別叫「啟明星」和「長庚星」,而在英文就叫「Morning Star」和「Evening Star」,不過因為某些哲學上的考慮,本文選用「Phosphorus」和「Hesperus」作討論﹚。後來希臘人發現了原來這兩顆星是同一顆星,亦即金星,所以其實 Phosphorus 就是 Hesperus。

接下來我們看看下面兩句句子:

(7a) Phosphorus = Hesperus

(7b) Phosphorus = Phosphorus

  因為「Phosphorus」代表的是金星,「Hesperus」代表的也是金星,所以這兩個名字所代表的東西是一樣的。如果「名字的意思就只是它所代表的那東西」的話,那麼﹙7a﹚和﹙7b﹚兩句句子不就有一樣意思?因為不論﹙7a﹚或是﹙7b﹚,說的不外乎就是金星這東西等於金星這東西,因此意思應該一樣。但這真的可能嗎?

  弗雷格認為,﹙7a﹚和﹙7b﹚的意思不可能一樣。﹙7a﹚對人類來說,是個重要的天文發現,天文學家不知要做多長時間的觀察,才能得出﹙7a﹚這結論。但﹙7b﹚這句句子雖然也是真的,但卻不是任何天文學的發現。我們根本不用做任何經驗觀察,也可以斷定﹙7b﹚ 這句句子為真。在這角度而言,我們能得知這兩句句子為真的方法十分不同,但若它們是同義的話,這又怎麼可能?進一步而言,「Phosphorus = Hesperus」是一句帶有新資訊的句子,如果我們告訴一些沒有學過天文學的朋友,他們會覺得得到了一些新資訊。可是「Phosphorus = Phosphorus」卻是句內容空洞的句子,若然我們跟朋友說「Phosphorus = Phosphorus」,我相信很多人都會不以為然,不覺得你告訴了他們任何新的訊息。但若「名字的意思就只是它所代表的那東西」,這又怎麼可能?兩句句子不應該帶着同樣的訊息嗎?

  弗雷格在提出了這三個現象後,嘗試指出「名字的意思就只是它所代表的那東西」雖然直覺上覺得很有說服力,但不可能是對的,不然我們就沒法解釋上述的現象。可是,反對了後,我們又能怎樣解釋這些現象呢?大家怎樣想?弗雷格又會怎樣說呢?請看下回分解。[8]

弗雷格(Frege)畫像

註腳:

[1] 語出香港電影《三五成群》,罕見以足球為主題的港產電影。

[2] 典出經典港產片無間道》。

[3] 菠蘿包,香港常見包點。有次筆者帶一群日本朋友往香港的熟食中心去吃飯,點了菠蘿包給他們試一下,誰知他們都吃過了,原來日本叫做「蜜瓜包」。不只那個包一樣,連「蜜瓜包」裏面沒有蜜瓜這點都一樣。

[4] 一個傳說中的國家或城邦,最早見於柏拉圖的《對話錄》。傳說中為大洪水所毀滅。以前學人多以其為真實存在,但現代考古學家多覺得這只是傳說,並不真實。

[5] 勒維耶也曾因觀察到天王星的軌跡不乎預測,於是推斷天王星之外還有另一行星。他計算好這行星的軌道、位置、大小後,再請柏林天文台在他預測的地方尋找這顆行星,最後天文台果真在他預測之位置的不遠處,找到這顆行星。這就是我們所知的海王星。所以祝融星一事可說是他食隨知味,想用同一方法發現一顆新行星。

[6] 這裏的空名,指用者本身希望指現實世界的東西,但最後卻原來並無所指的名字。跟「福爾摩斯」這些本來用者就不打算指涉現實世界中任何存在物的虛構名字﹙fictional name﹚不一樣。

[7] 除了命題態度句,有些哲學家認為還有其他句子會出現不容許互換的情況。為簡單起見,本文只討論命題態度句。

[8] 弗雷格本身並沒有直接提出這三個現象來反對舊有的理論,不過我們也可以用這進路來理解他的想法。

Facebook Comments

嚴振邦

為人嚴肅,平常都正經八百,不苟言笑,對運動旅遊美食色情資訊等日常輕鬆話題和說廢話挖苦別人說髒話耍廢搞惡作劇等取樂子的活動可說是全無認識也無興趣更無能力,甚至常不屑那些飽食終日無所用心終日只懂大言炎炎侃侃而談的人,以至有「嚴肅」的別名。可惜小弟一登場往往氣勢太嚇人,年紀雖輕卻常遭誤認為叔父輩的人物,故又被誤以為叫「鹽叔」——一個叫「鹽」的大叔。有些不認為我江湖地位值得稱「叔」的人,也就只能叫我「呀鹽」了。

More Posts

One thought on “指涉理論﹙二﹚:弗雷格的逆襲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