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邊個發明了家用?

作者:嚴振邦    圖:譚螢螢    難度:★☆☆☆☆

 

  My Little Airport問:「究竟邊個發明了返工?」──我想很多人也想知道:「究竟邊個發明了家用?」

  每個月賺的本身就不多,月尾都捉襟見肘;月頭回到家,還冷不提防遇到老媽子的「老問題」:今個月的家用呢?有時不禁在想,究竟家用是一樣什麼鬼東西?

付了家用=負了家庭責任?

  有些家庭真的有財政壓力,子女出來工作了,可以以家用來幫補一下家庭財政,當然也是一件美事。但家用的神奇之處,就在於不論你是中產還是基層,父母已退休還是每月賺的是你幾倍多,他們還是覺得你應該畀家用。不論你家有多需要那份錢,付過家用,你就像負好了家庭責任一樣。

  我有朋友,就曾因有點手緊,跟老媽商量某月的家用少交幾百元。他心想家中反正不缺錢,這個月少幾百元不是什麼大事吧。誰知老媽馬上氣上心頭,斷然說不。我朋友忍不住呻了兩句,還被教訓對家不負責任呀、不孝順父母呀等等,最好只好落荒而逃。

  究竟從何時起,我交了家用就代表了是個「孝順仔」?

羅蘭巴特說文化符號

  羅蘭巴特說,我們要理解一個社會現象,除了要了解事物的實際用途外,還需明白到它們其實也是個文化符號,代表着其他東西。

  摔交最初出現,有自衛的實際用途。但去到二十世紀的法國,羅蘭巴特就說摔角手的身體只是一個符號,象徵了正義戰勝邪惡是世界的自然秩序。觀眾愛看的不是摔交這運動本身(所以就算全都是假的也沒關係),而是這些文化符號和背後所代表的意念。

  情人節的玫瑰也是一樣。玫瑰本身的確十分漂亮,讓人賞心悅目。我們把花送給愛的人,最初就是想讓他看得開心。但慢慢地,我們愛收玫瑰不僅僅因其艷麗,還因為它代表着浪漫的愛情。送花就成為了表達愛意的符號。經過消費主義的洗禮後,玫瑰甚至進一步代表着情人節必定要透過消費來表達愛意這想法,花費愈大,愛就愈深。我們送上花束時,帶出來的訊息就遠比我們所想的多。

「畀家用」其實點只係畀家用

  畀家用其實也一樣。最初的時候,很多家庭環境不好,家用的確有幫助家庭的實際意義。但慢慢地,這在我們社會中就變成了一個符號,象徵着子女對家庭的承擔,更代表着子女對父母的愛。久而久之,畀家用就成為了「孝順」的代名詞。所以說,你每給一次家用,就等同跟父母講了一句「我愛你」、「我會孝順你」。

  一個文化,就由很多這些文化符號所組成,而不同文化,自然可以用不同的符號去代表同樣的東西。有次我跟外國朋友解釋畀家用在香港的意涵,他就覺得實在不可思議──怎可能用這麼市儈的方式,赤裸裸以錢表達對父母的愛?只能說,不同文化就是不同語言。就像我們用「蘋果」、英國人用「apple」去代表真正的蘋果一樣,我們用畀家用這符號去代表孝道,外國人就用不同的表達方法。要明白另一套語言,沒有經過日子的浸淫,實在不容易。

父母要的,又怎會是錢⋯⋯

  符號作為符號,當然有可能改變。粵語長片中的廣東話,發音就跟我們現在說的多少有點不一樣。但在符號改變之前,我們還是不能不用這個符號來表達某個意思。所以,既然在我們的文化中,畀家用代表着我們對家庭的承擔,那我們可能還是只能繼續下去(最多期待它慢慢地改變)。但下次畀家用時,我們可以畀得開心一點,因為我們知道,父母要的不是我們的錢,而是希望聽到我們說一句「我會好好孝順你」。

 

原文刊於 Refine Magazine

(https://www.facebook.com/refine.magazine/posts/1352835968141088:0)

備註:自今次起,筆者成功邀請到天材小畫家譚螢螢給本人的文章畫圖,實在十分榮幸,萬分感激。筆者非常欣賞譚螢螢的插圖,希望大家也喜歡 =] 

Facebook Comments

嚴振邦

為人嚴肅,平常都正經八百,不苟言笑,對運動旅遊美食色情資訊等日常輕鬆話題和說廢話挖苦別人說髒話耍廢搞惡作劇等取樂子的活動可說是全無認識也無興趣更無能力,甚至常不屑那些飽食終日無所用心終日只懂大言炎炎侃侃而談的人,以至有「嚴肅」的別名。可惜小弟一登場往往氣勢太嚇人,年紀雖輕卻常遭誤認為叔父輩的人物,故又被誤以為叫「鹽叔」——一個叫「鹽」的大叔。有些不認為我江湖地位值得稱「叔」的人,也就只能叫我「呀鹽」了。

More Pos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