怯懦的教育局 ── 撐警喧擾中再次退縮,降服於權貴談何教育

作者:黎樂   難度:★★☆☆☆   

 

  大眾普遍都覺得教師於私人時間亦要注要言行舉止,這當然不等於說老師在課堂外不能有其個人立場。倘若老師在課堂外的時間仍然以知識分子的觀點評論事政,不但不應被批擊,反而應受讚賞 ── 如此顯而易見的道理,我們能明白,但一些親近權貴的人士總因立場相異而視若無睹。可惜的是,最近連香港教育局這個有責任發展本港教育、保護教育工作者免於不當攻擊的官方組織,非但不敢保衛教師,更束縛老師的言論。權貴之下,局方脅於淫威,詆毀老師的公共知識分子尊嚴。教師該當如何教育,談何啟蒙,又怎可鼓勵學生勇於求知(Sapere Aude)?

本無比喻,穿鑿附會

  香港專欄作者庫斯克是一名中學通識教師,他最近發表了數篇文章,由 1974 年的警察反廉政公署執法,談至心理學家菲利普.津巴多的「路西法效應」與哲學家漢娜.鄂蘭的「平庸的邪惡」想法,評論近日警察集會的各樣問題,力陳當今撐警立場論之弊害。觀乎庫斯克的文章,雖引用了二戰德軍受希特拉命令屠殺猶太人,卻無明示或暗示任何人有如德軍。相反,庫斯克在〈平庸的邪惡——從警察自比二戰猶太人說起〉一文中,將上述德軍與「路西法效應」實驗中的「平常人」並列,提醒我們不能以「只是在執行命令」為由而逃避反省,否則每一個人也可變為劊子手。

  這般的討論,其實在學術界早為人關注,並不是庫斯克所創,何以套用在香港的警權問題上,便等於把警察比喻成「納粹德軍」?難道學者每次引用上述例子便是把論述牽涉的人士比喻為德軍?難道父母親苦口婆心地提點子女不可殺人放火,便是把親生骨肉喻為殺人狂魔?胡亂指摘他人引喻失當,可說是荒謬至極,但團體《幫港出聲》卻似乎察覺不到問題,不但書面質詢刊登庫斯克評論的網上媒體《香港獨立媒體》,罔顧事實地批評庫斯克把「3.8萬警務人員比喻為納粹德軍」,更走到庫斯克任教的學校向當時人及校方詢問他是否視警察為納粹之一。《幫港出聲》作為傳媒理解力之低,教人錯愕,卻給庫斯克及學校造成絕不應承受的騷擾 ── 試想想,如果我現在因為《幫港出聲》的報導中提及了納粹德軍,便幻想他們把庫斯克與其任教的學校比喻成納粹軍,聯同其他媒體走去「詢問」《幫港出聲》中人及其工作組織之上司,那肯定是不當的滋擾,絕非如《幫港出聲》大言炎炎的「正常採訪」。

害怕自由,何以求知?

  遺憾的是,事件中教育局不但沒有充當保護教師的角色,局方發言人更指「社會對教師操守有十分高的期望,教師應注意言行,為下一代建立良好榜樣」。沒錯,教師操守相當重要,但我們對教育局的期望亦相當高,如此將問題推諉在庫斯克身上,實在令人失望。教育局是政府的官方教育機構,確保學生與老師於良好而安全的環境下教學相長,責無旁貸。更甚者,教育是一門啟迪心靈的工作,自由的教學環境為其必要條件,但近年局方每每受到政治威脅時,卻只敢向無權無勢的教師施壓,未見能為師生力爭教學自由。

  「教育是什麼」本是個大學問,不能在本文章詳盡探討,但若有人說教育是令人思想成熟的過程,相信無人反對。然則何謂「思想成熟」?教學自由又何故為必要?康德說,啟蒙即是人變得成熟並脫離他人牽制:

啟蒙即超脫自己招致的不成熟。所謂不成熟,指的是人不能在沒人旁人指導下運用自己的理解能力。如果不成熟乃由於自己沒有決心和勇氣而要依靠他人的指引,而非因為理解力之缺如,這種不成熟便由自己招致。勇於求知吧(Sapere Aude)!「果敢地運用你的理解力!」── 這便是啟蒙的格言。[1]

這種啟蒙,需要的只是自由 ……自由可容許人對任何事物展現理性之公共運用 ……「不要議論!」軍官說:「只可操練不要議論!」稅局的人說:「只要交稅不要議論!」神職人員說:「只要信不要議論!」…… 到處都在限制自由。[2]

康德認為成熟指人能離開他人的篏制,理解世上的種種事物。母親叫你當醫生,老師要你公開試拿滿分,政權要你為國獻身 ── 以上的要求,縱使出發點可能是好的,但若你自己不分析箇中對錯,盲目服從,便是不成熟。教育之其一要義,便是令學生能運用理性抉擇,不做無意志的羊群。教學自由之所以重要,不僅在於它讓教師可把不同意見攤開來討論,更在於它令老師可以有足夠空間幫助學生客觀分析何者對、何者錯,再讓學生自行下判斷(縱使立場與老師相左都沒關係),而不是教學生只能相信老師,更非服膺政權這個「他人的指引」,拜服於某君。自由的土壤才能萌生議論,理性分析開花結果,讓學生於思辯中親手耕耘,這是教育的理想。

  庫斯克的文章警剔人不要被社會的氣氛或當權者的指令操縱,無論是學生還是警察,也必須不斷反省自己。他的行為非但不涉及操守問題 ── 庫斯克下課後仍運用理性痛砭時弊,正是康德所言的「理性之公共運用」 ── 更是恰如其分,因為他提醒我們不應覺得自己只是「執行命令而已」,就放棄了運用理性去思考事情的對錯。在這意義下,庫斯克正是在課餘時間身體力行老師的使命,鼓勵市民大眾勇於運用理性思考。教育局說他「應注意言行」,委實不知所謂。

教學經驗之談

  筆者有數年的大專教學經驗,此刻對教育局的取態反感,不是一時三刻觀察下的判斷,亦不相信是局方發言人的無心失言。早前港人熱議「港獨」,教育局局長吳克儉稱「港獨絕不正確」,不應在校內討論,「鼓吹港獨似有暴力傾向」。(必須先聲明筆者無意討論「港獨是否正確」,亦不會在此表態,有心人不必妄自猜度本人立場。)問題是,港獨正確或否,政府的立場往往只有「違反《基本法》所以港獨是錯的」之類的論點。然而,我們需要明白法律不等於道德,即違反法律不等於道德上不正確,否則便不會有「惡法」這個概念 ── 惡法之所以為惡法,正正因為法例違反道德,例如曾在美國實行的「奴隸法」。港獨是否不合乎道德,是倫理學或政治哲學須探討的問題,不能單純地憑符合法例與否判斷。

  如今問題是,學生有節有理地判斷港獨孰對孰錯時,根據吳克儉的說法,教師該如何處理?若然如他所言,不應與學生討論,則即是要中斷學生的論證嗎?學生或會問:「老師,為何我不能理性分析港獨是對/錯的?」此時,如果教育工作者只能解釋是教育局的指引,不容深入探討,則只是為綁住學生的思想,遏止學生成為「成熟」的人,那是何等荒謬,何等不專業?

  或許有人會說,吳克儉只旨在提醒教師不能「鼓吹」港獨,重點在於不能「鼓吹」,因為老師應客觀理性。如此反駁,卻是多餘。客觀理性是成為專業教師的必要條件,實不用牽扯港獨論之。若以為教師一談到港獨便會喪失理性,不外乎是個可笑的想法。

  筆者在學校任教倫理學及批判思考課程,難以避免利用香港時事例子解釋不同理論,亦要鼓勵學生應用所學分析問題,港獨為其中一個不時論及的話題。不知局長是否以為學生不會主動談論港獨而所有相關討論必定由教師提出,但這顯然不是事實。誠然,筆者不會在課堂上「鼓吹」港獨 ── 正如我不會鼓吹台獨、中共應統治台灣之類的論述,這不是由於它們正確與否,卻因盲目吹捧任何理論並非教育工作者應作的客觀分析。但是,「鼓吹」某立場是一個回事,根據道理來論證某立場應持守是另一回事。庫斯克的文章義理分明,退一萬步來說,就算他的結論是錯的,卻是客觀有力,與「鼓吹」無關,絕不應遭打壓。主流撐警人士從來未真正反駁庫斯克的論證,只不問情理群起攻之,敢問誰才是「鼓吹仇恨」的一方呢?

荼毒青年的「罪名」

  希臘古哲蘇格拉底與人討論哲學,得罪權貴,捲入政治漩渦而遭控「荼毒青年」和「不信服神」。身為《好青年荼毒室》一員,我不敢妄自與先哲比較,卻時刻提點自己學術自由的重要,亟需捍衛 ── 我們雖然為人輕佻,但這絕不是笑話。

 

注腳:

[1] “Enlightenment is the human being’s emergence from his self-incurred minority. Minority is inability to make use of one’s own understanding without direction from another. This minority is self-incurred when its cause lies not in lack of understanding but in lack of resolution and courage to use it without direction from another. Sapere aude! [dare to be wise] Have courage to make use of your own understanding! is thus the motto of enlightenment." Immanuel Kant. “What Is Enlightenment?" Practical Philosophy,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translated and edited by Mary J. Gregor, 1996.

[2] “For this enlightenment, however, nothing is required but freedom … namely, freedom to make public use of one’s reason in all matters … Do not argue! The officer says: Do not argue but drill! The tax official: Do not argue but pay! The clergyman: Do not argue but believe! … Everywhere there are restrictions on freedom." ibid.

 

Facebook Comments

One thought on “怯懦的教育局 ── 撐警喧擾中再次退縮,降服於權貴談何教育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