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實驗:從零開始的FF世界?

作者:L  難度:★★☆☆☆    

 

  「為何哲學會淪為很多人眼中的低等學問?」還記得之前有室友在樹洞問過這條問題嗎?豬文在回答時曾經討論到哲學是否不過是「吹水」,並且提到哲學研究所使用的方法有時令人難以理解,例如思想實驗。我想在這裡淺談一下究竟什麼是思想實驗。

  豬文說得沒錯,哲學家經常提出一些思想實驗,而這些思想實驗在很多人的眼中就只是一些很不實際、不太可能(甚至沒有可能)發生的事例,所以可能會給人一種印象,覺得哲學家都在討論一些憑空想像出來、和現實沒有關係的東西,感覺很「離地」。科學實驗就不同了,實驗的對象都是這個世界存在的東西,得出來的數據能幫助我們認識這世界的事物,甚至幫助人類改善生活,感覺「貼地」得多,是吧?

好心你班哲學家幾廿歲唔好咁多幻想?

  那麼,究竟什麼是思想實驗?用一句說話去說,就是使用我們的想像力去探討一些事物的本質的方法。這樣說可能令你摸不着頭腦,所以讓我們看看一個比較著名的例子來了解思想實驗大概如何運作。

  以下是 Lucretius (99 BC – 55 BC)對於空間之性質的思想實驗:先假設宇宙是有邊界的。試想像,你就在宇宙的邊界附近,而你現在向宇宙的邊界拋出一支矛,結果會是如何呢?Lucretius 認為,結果只可能有兩個:那支矛穿越了宇宙的邊界,或者反彈回來。如果茅繼續向前飛,那麼即是說本來所謂的「邊界」根本不是邊界,因為還有空間讓它繼續飛;如果茅反彈回來,那麼它一定是撞到了些什麼,所以本來所謂的「邊界」根本不是邊界,因為在「邊界」之後還有些東西阻止了矛繼續向前飛。Lucretius 所以作出結論,根據這思想實驗,宇宙是沒有可能有邊界的存在,所以空間是無限的。[註1]

  這個例子便擁用一般思想實驗的步驟:首先,我們設想一個情況,之後想想這個情況繼續下去,又或者想想在這個情況下我們做某些事,再看會發生什麼事,最後分析及作結論。思想實驗的目的在於,只運用我們的想象力來認識到某事物的性質 ── Lucretius 便嘗試論証空間是無限的。

  哲學討論經常會使用思想實驗,特別是例如在倫理學、語言哲學和心靈哲學。此外,自然科學(特別是物理學)也經常會使用思想實驗(雖然思想實驗在這些學科中的作用跟在哲學中不完全一樣),如相對論中愛因斯坦的電梯 [註2] 以及量子力學中薛丁格的貓 [註3] 這些著名例子。除此之外,其他學科也會使用思想實驗,例如經濟[註4]、歷史 [註5]。思想實驗在各學科及範圍皆有不同的用途,以下我淺談一下思想實驗在倫理學討論中的角色。

為什麼倫理學有這麼多 FF

  相信很多人也聽過火車難題(trolley problem)吧? 你在一架火車上,火車竟停不下來,而且將撞向五個人(他們是白痴嗎?火車來了還在影文青照),雖然你又能控制火車轉彎(司機在哪?),但轉了彎又會撞向另一個人(這些白痴是不會避開的),有幾多人會在現實生活中遇到類似的情況呢?如果我們都沒有什麼可能遇上這種情況,為什麼要討論這個空想出來的 FF (終極幻想)故事呢?

  首先,哲學家不是真的想討論在類似的情況下我們該如何做。哲學家設想奇特的思想實驗,其中一個重要目的是想測試我們的道德直覺。思想實驗的一個特性,便是使用比較具體事例,讓你可以想像自己身處其中,以便你繼續進行思想實驗,想像之後發生什麼事,或令你能決定會做什麼。例如,火車難題的設定就是想測試你的道德直覺是什麼:你會使火車轉彎殺一救五,還是什麼也不做看着五人死亡。

  為什麼我們要測試自己的道德直覺呢?因為哲學家想進一步分析,我們在進行道德思考時究竟是在做什麼。我們相信道德決擇並不是亂來的,而是有理可據。哲學家想知道,我們是以什麼因素來決定應該做什麼。在火車難題中,我知道你很想選「multi-track drifting」,但請忍一忍,我們沒有這個選擇:你只能殺一救五,或見五死不救。為什麼要這樣設定呢?因為這個火車難題的設定就是,只有兩個選擇,而選擇殺一救五的最佳解釋就是,比起見五死不救,殺一救五能夠救更多的生命。哲學家想知道,在做道德選擇時,人數是否一個重要考量。

  思想實驗還有很多功用,除了用來正面地提出某個說法,也可以用來反對。例如,相信不少人認為在道德思考中數量是個重要的考慮,但又是否唯一的考慮呢?傳統的效益主義可能認為是,道德的唯一考慮就是快樂數量的整體最大化。但有哲學家反對這種想法,並提出思想實驗佐證。

  試想,假設某醫院有五個病人,分別急需心臟、肝臟、脾臟、肺部和腎臟移植,而且他們五個都不能再等下去,要救他們就須立刻開始做手術,但現在沒有可用的器官可以給他們。然而,剛好現在有一個人健全的人在醫院,他的心肝脾肺腎又剛好適合移植給那五個病人,這個情況下,你會殺了這健全的人去救那五個人嗎?如果你的道德直覺說不應該這樣做,這顯示了你認為雖然這情況可以殺一救五,但仍有其他的考慮因素去決定我們應該如何做。在這個情況下,因為其他因素我們不應該殺一救五。那麼這個其他因素是什麼呢?有不少哲學家認為,就是我們認為不應該犧牲一條無辜的生命去換取其他人的生命。

  哲學家提出像火車難題或移植的思想實驗,並不是真的想探討如果我們遇上類似的情況應如何認對,而是想找出道德思考背後的理據,例如數量的考慮,以及不能犧牲無辜的人的生命等等。找出了這些理據,哲學上有助建構倫理學理論,日常上也為我們提供了道德指引,因為這些理據在其他的情況下也是適用的。所以,不要說什麼如果醫院殺一救五了會令人對醫院失去信心,所以醫生不應該殺了那健全的人,而火車難題沒有這個問題……我們不是真的想討論這些!

 

 

註腳:

註1:不要這麼快被 Lucretius 這個思想實驗所說服,因為其實我們可以想像空間是同時有限但無邊界。可能空間就像一個球體,就像地球:你在地球上環遊世界是不會去到地球的盡頭的,但地球仍是一個有限的球體(思想實驗老是常出現)。

註2:愛因斯坦提出,假設在一條無限長的電梯槽中,有一架電梯斷了鋼索而不停下跌。這個沒有窗戶的電梯,內有乘客及一個鉛球。因為這乘客和電梯一同以相同速度向下跌,所以電梯的地面沒有給予裡面的乘客任何反作用力,故這乘客就沒法感受到自己的重量,即是「失重」。對於這位乘客,感受到到自己處於失重狀態有兩個可能:一是電梯在電梯槽中正在向下加速,而乘客及鉛球正跟着電梯一同加速。另一個可能是電梯位於沒有萬有引力的地方,他和鉛球都是處於靜止的狀態。愛因斯坦認為在電梯內,我們無從分辨電梯及鉛球是靜止或以同等速度下降,並推測這兩種狀況下的物理定律一定完全相同:在電梯內,重力的效應與無重力狀態下的加速度相同,這就是「等效原理」。

註3:根據量子力學「哥本哈根詮釋」,在我們觀察原子及次原子粒子之前,它們的狀態其實由很多個互斥的狀態「疊加」而成,而沒所謂粒子正在哪一個狀態之中。但當我們觀察它們時,就干擾了其狀態,使其立即從這種量子力學所描述的特性轉變成傳統物理的特性,讓其突然變成只在某一特定的狀態之中。 薛丁格設想,一隻貓被鎖在一個箱子中,內裡有個毒氣瓶,在量子粒子處於某一種特殊的狀態下毒氣瓶會破裂,但若該粒子處於另一狀態,則毒氣瓶完好無損。將箱子封閉,根據哥本哈根詮釋,因為還沒有觀察者去觀察它,所以此粒子的量子狀態是兩種狀態共存的情況,也就是說毒氣既是已從瓶中放出,又被封存在瓶中,也因此,箱中的貓同時既是活,也是死。薛丁格這裡指出了哥本哈根詮釋於宏觀物體會產生與物理常識之間的矛盾。

註4:例如,Frédéric Bastiat 曾提出一個破窗比喻:假設一家商店的櫥窗被打破了,店家花了六法郎去換上新的玻璃。Bastiat 認為,我們不會反對這會為裝玻璃的人帶來六法郎收入,但我們不會因為為玻璃業帶來生意及金錢流通而認為打破商店櫥窗是一件好事。這個比喻說明為何修復破壞支出的金錢對社會沒有得益,並且指出機會成本如何無形中影響經濟活動。

註5:有些歷史學家認為,了解歷史時,只是理解因果關係並不足夠,而是要能夠說出在不同條件下有可能發生但違反現存事實的事件,我們更需要思想實驗去解答歷史中的假設性問題。

 

Facebook Comments

moralL

L,喜愛探討倫理學或道德哲學問題,即道德L. 在道德低谷思考還有什麼不道德的事情可以做.

More Pos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