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西瓜冰談情說愛

作者:Yu Hui  難度:★☆☆☆☆

 

  幾乎每個星期六晚,我都會約一個朋友到家附近的糖水舖食糖水,今晚也不例外。這位朋友 ── 姑且叫他西瓜冰 ── 從哲學系畢業後,輾轉做過補習老師、倉務員、文員,後來又打算再讀書,但生活逼人,籌措不到學費,只好暫時打消這個念頭。畢竟,哲學家都要吃飯,現代沒有幾多個蘇格拉底。

  西瓜冰為甚麼叫西瓜冰?無他,因為每次在糖水舖聚頭,他都會點一杯西瓜冰,然後抽着煙,就在那兒坐一整晚。我好幾次怕被老闆娘趕走,惟有多點兩碗芝麻糊消費一下。

  今晚,甫坐下,西瓜冰就發現有位新來的女侍應。從樣子看來,大約二十來歲,烏髮大眼。尋常的 T-shirt 熱褲,掛撘在這位少女身上,卻顯得不尋常。西瓜冰注意到這位少女,馬上揮手要她過來幫我們點糖水。

  少女落完單,我便忍不住揶揄西瓜冰兩句:「怎麼了,看上人家了嗎?即管放膽追求啊。雖然你已經有女朋友,但我們讀哲學的,怎能輕易被『愛情就是要對伴侶忠誠』這樣的道德珈鎖束縛?對嗎?」

  常說西瓜冰為人離經叛道,今次他的反應也沒令我「失望」。聽到我這樣挑釁,他馬上扶正椅子,坐近了我兩分,一臉誇張的表情說:「你講得沒錯!『愛情』和『忠誠』在概念上跟本無關係!『愛情』所指的是人的一種情感。我們說『我愛上了一個人』,意思是我對這個人有種獨特的感覺。心跳加速、期期艾艾、最初面紅現在雙眼通紅等等的生理反應也是其次,更重要的是這個人在我們眼中就是變得與別不同,那怕是最無聊最平凡、甚至最嘔心的動靜神態例如捽腳趾挖鼻屎,都會變得可愛。我們會發覺自己已經不能自拔地被這個人吸引着,再不理性的事也會做也會想。你有沒有試過一個人在餐廳吃飯,卻幻想着與那個誰巧遇,相望而笑,發覺大家也是一個人,然後就一起吃飯?你不知道這件事發生的機率有多低嗎?你知道的!但你就是希望這會發生!還有,你有沒有試過花幾個通宵排隊買......」

  我打斷他道:「慢着!我知道愛情會讓人變得不理性,但這跟愛情應不應該包含忠誠無關吧?」

  西瓜冰續道:「啊,對。正如我所說,愛情最特別的地方,在於它是一種難以言喻、不能自控的感覺。它往往會排山倒海而至,要離開時卻可以不帶走一片雲彩。但說到底,愛情都不過是一種主觀的感覺,只不過這感覺比較強烈而已。但這種感覺並不包含『對伴侶忠誠』的要求啊!再講,我們不是常有這種經驗嗎?曾經深深愛上過的人,相處過一段日子後感情淡薄了,然後有那麼的一天,另一個她出現,讓我心如鹿撞,朝思暮想,但因為已經有另一半了,卻無法對她展開追求。這不是證明愛情這感覺可以對不同的人產生嗎?那我們又怎可能說『愛情』包含『忠誠』的要求呢?你說對不?」

  我馬上反駁:「不!」

  「你不同意我的論證嗎?」

  「不,我只想澄清我從沒你講那種經驗而已。」

  西瓜冰一臉不屑,不徐不疾地品嚐他的西瓜冰兩口,續道:「那不要緊,你沒這經驗,但很多人也會有,這已經足夠證明『愛情』不包含『忠誠』了。而你這種反例不過是兩者偶然契合罷了,事實上這兩個概念根本不應混為一談。」

  我想了一想,覺得不妥,再反駁道:「你說『愛情』這概念包含一種主觀的情感,那當然沒錯,我不反對。但這並不代表這種情感就是『愛情』的全部啊!試想,如果一個人每天都對你說『我愛你』,但卻四處留情,就像你一樣,食個糖水也會調戲糖水小姐,那又怎能說那口中的是真正的愛情呢?」

  西瓜冰連忙糾正我:「我只是以欣賞的目光看糖水小姐,從沒調戲過她啊,別詆毀我!」

  今次換我嚐上一口芝麻糊,繼續我的論證:「就正如在課室中,學生有問問題的意欲,但這種意欲要表達出來,卻須要透過一些特定的方式,例如舉手。如果一個學生想發問,卻肆意高呼,那我們甚至會質疑這個學生並不是真心想發問,只是借想問問題這理由擾亂秩序,對嗎?這就是說,一種內在的情感,也必須依賴一些特定的外在形式把它表達出來,我們才能夠說這真的是那種情感。在愛情,情況也是一樣。所謂『愛情』,當然會包含那種令人歇斯底里的情感,但要使這種情感真真正正昇華成為『愛情』,我們就需要一些表達的途徑,讓自己和我所愛的人都能確定這種情感。而所謂『忠誠』,就是其中一種表達這情感的方式了。所以,我們所理解的『愛情』,其實包含兩個要素:愛的情感和對伴侶『忠誠』這表達方式。」

  西瓜冰聽罷,皺一皺眉頭,馬上反駁:「你說『愛情』需要一些特定的表達方式,這點我認同。但為甚麼這種表達方式一定要是『忠誠』呢?你大概是從你日常的愛情經驗中抽出這個關係吧。但正如尼采所講:『只有沒有歷史的東西可以被定義。』不問究竟就把『愛情』和『忠誠』兩個概念連結起來理解,根本就無視了箇中涉及的歷史因素。你的論證已經不自覺地預定了現代人的愛情經驗作為起點了!但你又有沒有想過其實以『忠誠』作為『愛情』的表達方式只是相當近代的事?先不說常有考察發現原始部落文明保留了包括『一夫多妻』、『一妻多夫』等的各種婚姻形式,單是看中國歷史,有很長的時間,社會行的正正是『一夫一妻多妾制』。社會容許男人多妾,不就是說明你所講的愛情的感覺容許『對伴侶忠誠』以外的表達方式嗎?由此看來,『愛情』的感覺需要特定的方式表達,但到底甚麼才是恰當的表達方式,卻無絕對的標準。不同的社會環境容許和要求的表達方式可以南轅北轍,『忠誠』極有可能只是我們這個現代社會偶爾接受的其中一種方式罷了。不過你高考讀的是理科,說到歷史,你只是門外漢,多講你也不會明白的了。尼采最討厭的就是你這種人!」

  我深深地吸了口氣,睜大雙眼,一臉無奈地說:「說歷史我及不上你這文科仔,但我還是不能接受『愛情』不要求『忠誠』這看法……愛情的感覺中,不也包含了一種把對方視為最與別不同、最獨一無二的存在的情感嗎?從這種情感出發,不就可以推出『對伴侶忠誠』的要求嗎?再者,你說的歷史也要再仔細分析啊:『一夫一妻多妾制』不也還是標榜一夫一妻嗎?也有人說這婚姻制度的存在跟家族開枝散葉關係更大,你拿它來比附愛情,不太恰當吧!不過,我就暫不跟你在這些細節上辯論了;你只要答我一句,你敢在你女朋友面前再演你剛才的雄辯滔滔嗎?你敢把你的論證向她重覆一次嗎?」

  「……」

  「哲學家都是這樣,在討論時辯才無礙,回到現實都是要跪低!」

 

 

*圖片來源:http://www.punaw.com/chenggonganli/fangchanxingye/70.html
* 特別鳴謝 西瓜冰

Facebook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