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聖誕老人的哲學計劃 ── 聖誕老人存在

作者:嚴振邦  難度:★★★☆☆ 

  在荼毒室的威逼下,嚴振邦費盡心機,想出了四個論證來支持「聖誕老人是存在的」。終於可以滿懷信心地與大家說聲 Merry Christmas!

1. 本體論證(ontological argument)

  我們可以有「最完美的聖誕老人」這個概念,而「存在的聖誕老人」總是比起「不存在的聖誕老人」更完美。因為任何好的東西,它的存在總是比起它的不存在更為完美。正如存在的一百塊紙幣比不存在的一百塊紙幣好。所以「最完美的聖誕老人」這個概念本身一定包含「存在的」這個屬性。而因為「最完美的聖誕老人」這概念必定包含「存在的」這個屬性,所以最完美的聖誕老人一定存在。
 
2. 麥農論證(Meinong’s Argument)

  我們說「這個蘋果是紅色的」,是說這個蘋果擁有紅色這個性質。同樣道理,我們說「聖誕老人不存在」,說的就是聖誕老人擁有「不存在」這個性質。而如果並無聖誕老人這東西,他又怎擁有「不存在」這個性質呢?所以我們說「聖誕老人不存在」,聖誕老人首先要某意義下存在,他才可以擁有「不存在」這性質,故他必定在某意義下存在,不可能真的不存在。
 
3. 因果鏈指涉論證(Causal Reference Argument)

  一個名稱(name)的指涉對象,取決於其命名時究竟命名者把這個詞命名了在哪東西上面。就像一個爸爸,看到自己老婆替自己生了的小孩,就把他命名為「小綠」一樣,「小綠」自此以後就是這小孩的名字。可是,當命名的時候,決定了這名稱的指涉對象後,即使命名的時候我們以為我們是在替擁有某屬性的東西命名,但後來卻後來發現我們誤會了這東西的屬性,也不影響我們用這名稱的時候是指涉那個東西。就正如故事中的爸爸,若三十年後發現這小孩並非自己的兒子,當我們用「小綠」這名字時,我們還是在指稱這個小孩的——即使這「爸爸」一直以為他在「自己的孩子」改名字。所以,若我們一開始命名 Santa Claus 這名稱的時候,是實有所指的(比如指涉着以前的一個聖人Saint Nicolas),則即使他現在沒有再送禮物(甚至從來沒有送過禮物),其實他也還是 Santa Claus。而因為「聖誕老人」這中文就是 Santa Claus 的翻譯,故聖誕老人是存在的。
 
4. 存在就是意識到的對象

  說真的,甚麼叫存在?我在吃蘋果,我一口咬下去,這個蘋果當然存在了,不是嗎?我看得見這蘋果,我拿着蘋果的手也感受到這蘋果,我的嘴巴一口咬下去,感受到蘋果的爽口,舌頭也感受到蘋果的味道。這蘋果還可以不存在嗎?當然可以啊。你可以有對這蘋果的各種感官經驗,但這代表這蘋果在你的感官經驗以外存在嗎?會不會這只是你的經驗,但這蘋果卻並不存在?這想法似乎有可能。但我們又再想深一層,這若果是真的,那我們不就不可能知道有甚麼東西是真的存在?

  事實上我們只要想深一點,就會發現不是的。因為人類用「存在」這個詞,一開始去稱某些東西是存在時,其實也不外乎在指那些我們能意識到的東西。古人以前一開始用「存在」這詞時,其實不就是見到一些東西,就會說這東西存在嗎?所以「存在」一詞根本一開始就是指我們能意識到的事物,別無更深的含意。但要留意,感官的感知並不代表意識一樣東西的所有可能啊。很多人也覺得數字存在啊,但有人親眼見過數字嗎?不用見過啊!我們在計算時,每次都在想及不到的數字,這就是意識到數字了。所以不用感官,我們也可以意識到一樣對象。而當我們念及聖誕老人為甚麼不送禮物給我時,明顯就是意識到他了(雖然沒有見過),那他當然存在啊!

祝各位室友,聖誕快樂!

Facebook Comments

嚴振邦

為人嚴肅,平常都正經八百,不苟言笑,對運動旅遊美食色情資訊等日常輕鬆話題和說廢話挖苦別人說髒話耍廢搞惡作劇等取樂子的活動可說是全無認識也無興趣更無能力,甚至常不屑那些飽食終日無所用心終日只懂大言炎炎侃侃而談的人,以至有「嚴肅」的別名。可惜小弟一登場往往氣勢太嚇人,年紀雖輕卻常遭誤認為叔父輩的人物,故又被誤以為叫「鹽叔」——一個叫「鹽」的大叔。有些不認為我江湖地位值得稱「叔」的人,也就只能叫我「呀鹽」了。

More Pos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